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三国之大秦复辟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二章 鬼才之计
    七成。

    这是一个最保守的数字,对于郭嘉而言,其半生之中从未有过百分之百。

    七成,就等于全胜。

    一个合格的谋士,其所言都会留有余地。不会一句话,便将退路堵死。

    正所谓,天恩浩荡,君威难测。伴君如伴虎的道理,天下人都知晓。

    而谋士五境,最基本的便是谋己。作为一个谋士,若连自己的生命都保全不了,何来谋人、谋兵、谋国、谋天下?

    运用自己的谋略,让自己活下来、并且活得有价值,这是成为一个谋士最基本的条件。

    是故,“谋己”是谋士的第一层境界。

    郭嘉是一个谋士,更是号称鬼才,其智慧深不可测。自是早就精通谋士五境,通晓谋己之道。

    自信而不自满!

    七分,这便是一种保护。是郭嘉骨子里的谨慎,以及后天小心翼翼。

    月华清冷,自天空倾洒而下。将天地万物,一下子染成银白色。炊烟袅袅,被风不断吹散,火苗点点,零星不断。

    一行六千人,落于宿荒野。简单的饭食,半生不熟就争抢着下咽。

    此时天色越发黑暗,月亮也逐渐西移。

    “五更了。”

    眸子一闪,一抹光亮从中掠过。郭嘉站起身来,望着天空中越来越远的月亮,道。

    五更是一天之中最为黑暗,也是人类最为放松之时。这个时间点,其人睡眼惺忪,处于无防备状态。

    一宿了,郭嘉楞是睡不着。望着漫天繁星,以及清冷月华,呢喃,道。

    “主公,青州不易,汝何难为之!”

    数十万黄巾,是一笔可观的资源。可成军,亦可屯民。这一点,郭嘉自是清楚。

    只是郭嘉更加明白,促成此事,其难度不吝于上青天。青州与凉州之间,横跨冀、并、司隶三大州,有六千余里。

    数十万黄巾,无论是跋涉,还是迁移,都将是一大问题,更是一个难题。

    “军师。”

    “哗啦。”

    典韦眸子睁开,一轱辘儿从地上翻身而起。虎目圆睁,其内精光闪烁。

    “恶来,汝看。”

    郭嘉一笑,指着天际,道“此时此刻,五更已过,大军理当速行!”

    “善。”

    典韦虎目一缩,道。因为相熟,其更为熟悉郭嘉,对于其之才,了如指掌。

    从长社开始,大军一路向东,一切计策皆出于郭嘉之手。典韦对于郭嘉,自是信服。

    此刻郭嘉一言出,大军齐动。

    “驾。”

    胯下战马猛催,向前疾驰而去。火把滚滚,其上火苗升腾。在官道上一路向东,就像一排排鬼火。

    火焰升腾,不时的窜起。其忽高忽低,漂浮不定。

    “呼,呼,呼”

    大风席卷,迎面吹来。天空中,旌旗招展,在火把的倒映下,鬼影重重。

    “希律律。”

    战马嘶鸣,其卖力的狂奔。六千步卒,骑术根本就是硬伤。一路向前,马不曾停蹄,却未走出多少。

    天际浮出一抹鱼肚白,顷刻间,将黑暗尽数吞噬。一下子光明重临人间,将天地照亮。

    “报”

    一声呼喊,自远处而来。

    “驾。”

    手中马鞭扬起,然后狠狠抽下。胯下战马吃痛,向前疾驰而去。

    “急报。”

    骑士一路疾驰,嘴唇干裂。隐隐约约,有着血丝弥漫而出。

    “呼、呼、呼”

    战马喘着粗气,其口鼻间冒着白烟。载着骑士,其心有余而力不足。骑士身上,信囊染血,隐约有些暗红。

    “吁。”

    两道喝声,一同响起。两匹战马,几乎就在同一时间落蹄。典韦虎目一挑,大喝,道。

    “呈上来!”

    虎目圆睁,其威风凛凛,隐约间有一种大威严。

    “诺。”

    骑士顾不得喘息,伸手将背上信囊取下来,递给了典韦。

    “咕咚,咕咚,咕咚”

    几大口水下肚,快要干的冒烟的咽喉,得到滋润,有了一丝好转。几个大喘气,骑士终于顺过了气。

    “咔嚓。”

    双手用力,一下子将信囊捏烂。典韦从中取出信件,确认无误后递过去,道。

    “军师,汝观之。”

    “嗯。”

    郭嘉一点头,将信件接到了手中。其眸子里精光掠过,有一丝亮光隐藏。从骑士一出现,郭嘉就在注视。

    眸子一直未动,视线也从未转移。翻开急报,郭嘉神色一凝,最后变得慎重了起来。

    “奉孝兄,所为何?”

    瞧见郭嘉变色,典韦心里猛的一沉,逐问,道。

    “高唐方向,魏良屠城。”

    郭嘉神色复杂,语气有些轻微的颤抖。一城百姓,少则数万人,多则十数万。

    一下子被杀,这样惊天噩耗。实在太过于凄惨,让郭嘉也为之震动。

    “高唐一县,先有太平道虐杀,为祸一方。后有魏良,大开杀戒。一下子将城中百姓杀绝,其鲜血染红高唐河水,尸骨堆积如山。”

    “嘶。”

    典韦眸子里,尽是惊恐。他没有想到,魏良那个白面青年,骨子里尽是如此冷血。

    屠城,那是数十万生灵的血债。

    两人对视一眼,郭嘉神色一动,道“与此同时,根据黑冰台消息,主公于一日之内,袭破安德县城。”

    “安德黄巾赵四海,举军而降之。主公择其青壮,尽数充军。”说到这里,郭嘉眸子一闪,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典韦,道。

    “一时间,主公麾下大军,已至一万余。此时此刻,正折返,兵向平原县城。”

    手中枝丫划动,地面上形成一个简易的地图。郭嘉指着地图,道“平原县各地,高唐被魏良击破,安德已落入主公手中。”

    “其余各地,黄巾势力弱根本不足为惧。此时此刻,我军便是一把利刃,是重中之重。”

    “我军若何?”

    典韦很疑惑,他愣是没有听明白,郭嘉所言。

    瞥了一眼典韦,郭嘉,道“我军当以煊赫之威,多立旌旗,制造出大军甚众之势。以主公之威,一路推进,迫降黄巾。”

    “只有如此,我军才能第一个进入平原县,夺取首功。”

    郭嘉眸子璀璨,亮如星月。其用枝丫指着地图,侃侃而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