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三国之大秦复辟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三章 大军进驻此城,可否?
    “嗯。”

    典韦虎目一亮,其对于郭嘉所言,十分赞同。身为军人,自是对于输赢看的深重。

    大军同时而出,如今嬴斐兵破安德,收降五千黄巾,正在沿途清扫而来,兵锋直指平原县城。

    而且魏良,更是以一千魏武卒屠其城。以累战之兵,迅速扑向平原县。

    人这一生,就怕比较!

    有了两者的战绩对比,典韦心生不快。相比之下,他们一事无成,简直就是渣。

    沉吟了许久,典韦,道“此事就依奉孝所言!”

    于是乎,一时间大军之中,旌旗遮天蔽日。六千大军,一下子变成了仪仗队。抬眼望去,尽是西域大都护的旗,在半空中飘荡。

    不得不说,郭嘉观察力当真敏锐。其从言语之间,便已经察觉嬴斐的赫赫神威。其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战神大名。

    对于当前黄巾,祸乱八州之际。天下间,人心晃晃,嬴斐这个不败神话,自然而然就是一股清流,足以安定民心。

    树立旌旗,一路向东。郭嘉等人声势浩大,兵锋犀利无比。沿途而东向,其兵威天下无双。

    一时间,小股黄巾闻风而降。一路向前,典韦的大军越发壮大。

    平原县城。

    其地建筑物古色天香,给人的第一眼感觉,本身便是一种沧桑,一种厚重。

    那是无数时光的洗涤,浩瀚岁月的变迁,经过夜夜冲刷出的底蕴。

    “吁。”

    一把勒住战马,郭嘉望着平原县城,其眸子里光芒万丈。

    “恶来。”

    “军师?”

    典韦虎目轻挑,眼中有一股大兴奋,正在闪烁,根本无法压制。其一路跋涉千里,受尽了磨难,此时此刻,大军终于是抵达了目的地。

    “派出使者!”

    郭嘉双目之中,精光四射。手指前伸,指着平原县城,道。

    “诺。”

    典韦点了点头,其转身,道“陈狗剩儿。”

    “将军。”

    狗剩儿踏前几步,朝着典韦,道。其神态恭敬,隐约间有一抹慌张。

    瞥了一眼狗剩儿,典韦大喝,道“以汝为使,前往平原县城。”

    “诺。”

    狗剩儿目光如炬,躬身,道。两军相交,不斩来使。这是一条战争准则,泱泱华夏几千载,就只有一两个人例外。

    狗剩儿连退几步,然后转身离去。此时此刻,大军距离平原县府,只有五十里。进退不得,正是一个安全的距离。

    立于此地,可攻来敌,又可以防备前敌。

    “城外何人?”

    王儒神色一闪,朝着守城士卒,道。其望着城外旌旗招展,气势浩大,心生向往。

    “观其旌旗,乃西域大都护。”

    “嘶。”

    吸冷气声,此起彼伏,一时间不间断的响起。西域大都护,连战皆捷,正是因为如此,其之名太盛。

    城头之上,几个人正在交谈。王儒眸子里精光掠过,对着众人,道。

    “此时当如何?”

    郭嘉的出现,让王儒一惊。其眸子里杀机滔天,犹如不要钱的白开水,一下子泛滥。

    “据坚城以死守!”

    王儒身后,一白衣青年,道。其眼中精芒四射,隐隐约约敌意深藏。

    “韦德,汝何意乎?”

    韦德突然开口,将众人一惊。王儒转头询问,道。

    据城以死守,这并非当下良策。如今面前的并不是乌合之众,更不是黄巾。而是西域大都护,敦煌郡守嬴斐。

    其百战百胜,铸就了无双威名。在浩荡天地间,风头无量。

    王儒心知,一旦大军据坚城而守,嬴斐必厥城。到时候,必将发生擦枪走火。按照嬴斐一贯的作风,其必然大兴杀伐。

    一旦如此,吃亏的只能是自己!

    届时,一旦平原县城被击破。则天下为之动荡,必然有无数人,人头落地,一时间,血流成河。

    “未识真假,不宜开城!”

    “嗯。”

    点了点头,王儒有一些释然。他不得不承认,白衣青年的解释有一定的道理。眸子闪烁,其中有旌旗倒映。

    王儒大喝,道“李其。”

    “郡守。”

    瞥了一眼李其,王儒脸色一沉。沉默了片刻,道“大军分次进食,其后迅速把守四门,提防敌军袭城。”

    “诺。”

    左思右想,苦苦思虑之下,王儒最终还是选择了一个稳妥的方法。其被困一月之久,王儒极其渴望见到光明。

    被困良久,其对于周围极其敏感。对于一般人,并不信任。

    “大人。”

    正在王儒,眸子里神光暴涨之时。一士卒走到城墙上,道。

    “汝有何事,言之无妨!”

    眸子炯炯有神,盯着来人,充满了希望。李大虾隐晦的打量了一眼众人,道“有使者前来,欲见郡守。”

    “带上来。”

    没有多余的话题,其言简单而直接。王儒眸子里神光纵横,其欲一见对方,以窥真假。

    “诺。”

    “西域大都护麾下,特遣使者陈狗剩儿,见过郡守。”

    第一次见面,陈狗剩儿神色平淡,丝毫也未怯场。而对面的李大虾,其神态恭敬,甚至于有些卑谦。

    而王儒神色一变,深深看了一眼陈狗剩儿,道。

    “汝不必多礼。”

    一连数串的追问,王儒终于确认了陈狗剩儿的身份。两者因相遇而欢呼,一时间,士气有些高涨。

    “大人,大都护有言,大军进驻此城,可否?”

    相互寒暄,加深了了解后,陈狗剩儿虎目圆睁,紧紧的盯着王儒,道。

    “此言甚善!”

    经过一番思量,王儒神色凝重。他清楚自己别无选择,此时此刻唯有一条道走到黑,答应使者的要求。

    王儒清楚,此刻自己一旦拒绝,必将引起滔天大波。到时候,就不再是遣使者而是大军,全速推进。

    所以不论是于情于理,还是身家性命。王儒此刻,都该接纳大军入城。

    “开城门!”

    一声大喝,带着不情愿。王儒一声令下,只听见“咯吱”一响,平原县城的大门,正在缓缓洞开。

    “恶来。”

    “军师。”

    眸子里杀机一闪,郭嘉冷喝,道“由汝领一千大军作前锋,若遇阻拦,不论何人。皆可斩杀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