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三国之大秦复辟 > 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 一语泯恩仇
    “诺。”

    典韦声音极大,语气之中隐约包含着一些兴奋。其虎目一闪,转头大喝,道。

    “左曲,随本将入城。”

    “诺。”

    巨大的欢呼声,整齐划一。就像经历过排练一般,一样的有氛围,节奏感十足。

    “哗啦。”

    一千大军,一下子朝着平原县城涌去。其速度极快,动作迅敏。王儒神色变得难看,其眸子里难言之色一闪而逝。

    王儒踏前几步,拱手,道“平原郡守王儒,见过大都护。”

    王儒神色恭敬,望着郭嘉的目光,带着一丝尊重。

    嬴斐一路崛起,此刻拥有皆凭借实力可得,亲手去索取。这一切,就像一个传奇,极其励志。

    王儒一代大儒,自是弟子过千,桃李满天下。嬴斐年少成名,自是值得人尊重。

    “哈哈”

    轻轻一笑,郭嘉脸上尴尬一闪而过。其顿了顿首,纠正,道。

    “大人此言差矣,嘉非大都护也!”

    下了马,郭嘉神色中出现一抹尊重,那是下级对于上级的天然恭敬。这是儒家所倡导,等级观念深入人心。

    王儒身为一介大儒,一地郡守,食两千石。其官位之高,与嬴斐相同。郭嘉虽贵为一军之师,但,两者在地位上并不等同。

    “不必多礼,汝非大都护乎?”

    眸子一闪,一抹厉色深藏于眼底。王儒有些气愤,其心里暴怒。

    抬起头瞥了一眼遍地林立的旌旗,一种欺骗的感觉冲上心头。

    “大都护转战安德,正于途中。大人不必挂怀,其旦夕便至。”

    歉意一笑,郭嘉眸子清冷。对于此事,其并未内疚。

    战场之上,大军争锋,战机一闪而逝。抓不住,就会从指尖溜走。更何况,孙子兵法有云。

    兵者,诡道也。

    用兵之道,只在于胜负输赢。

    “请。”

    眸子一闪,怒色被压下。王儒暴怒却不能言,面对此事,其只能藏于心底,有苦自己吃。

    “大人,先请!”

    郭嘉一笑,伸手,道。方才摆了王儒一道,令其暴怒。此时此刻,郭嘉只好放低姿态,以博好感。

    王儒在前,郭嘉随后。两人一前一后,朝着城中走去。郭嘉转身,其眸子闪了闪。眸光之中,意图明显。

    王儒的心态变化,其有所察觉。对于平原县汉军,郭嘉并不信任。更何况如今天下大乱,正值危急时刻。

    任何可能都会发生,郭嘉不得不谨慎。特别是此刻,嬴斐不在,一切大事抉择皆落于其肩上时。

    “哗啦。”

    “哗啦。”

    “哗啦。”

    五千大军,得郭嘉示意。朝着平原县城奔去,一下子便将四门把守,彻底的接管了平原县。

    这便是军队的力量。以下面上,便可以有恃无恐。

    绝对实力带来的碾压,是任何事物都无法补填的。就像此刻一样,郭嘉以六千大军,仗嬴斐之势,就敢无视一郡之首。

    “汝何意乎?”

    立于地,王儒暴怒。看着典韦的举动,其压制的怒意,再也控制不住,一下子爆发了。

    炽烈的怒意,就像山洪一样爆发。闸门被开,聚积的势,一下子泄出。其凌厉无比,有席卷天地之锋锐。

    郡守府前,一千兵丁林立,将其团团围住。以典韦为首,堵住大门。看到这一幕,王儒怒了。

    “退开!”

    一声大喝,徒然炸裂。郭嘉眸子一缩,顿时感觉头都大了。典韦这一手,就像一把利剑将王儒撕裂。

    其内心的暴虐,一下子有了地方宣泄。王儒虎目中,怒色高涨,眸子一闪而逝,大喝,道。

    “围起来。”

    典韦刚要说话,就听见王儒的厉喝。冰冷的杀气硬生生将典韦的话打断,一时间,气氛紧张,剑拔弩张了起来。

    “噌。”

    “哗啦。”

    平原郡守卫,手中兵器紧握。眸子里有着点点凌厉浮现,盯着郭嘉等人,不善之色,越发浓郁。

    “哗啦。”

    杀气盈野,郭嘉麾下大军纷纷而动。两军瞬间对立了起来,其眸子里杀气腾腾,在最后一瞬间变得赤红。

    “唰。”

    四目相对,其中精光闪烁,犹如刀剑一般,在空中相撞。

    “叮。”

    刀剑相撞,肃杀迭起。这一刻,双方皆心生杀机。两方大军,持刀兵相对,大有一言不合,就开杀的架势。

    “希律律。”

    乌骓打了一个响鼻,震动天地。一下子将双方目光吸引,剑拔弩张之势,顷刻而解。

    “围起来,谁敢异动,就地射杀。”

    “诺。”

    万人应诺,声震长空。

    “驾。”

    马鞭死命的挥下,战马仰天长嗥。两千魏武卒瞬间出动,一下子朝着两方围困而去。

    与此同时,步卒齐动。大军渐成合围之势,缓缓向前逼去。

    “主公。”

    郭嘉神色一松,心里的压力泄下。嬴斐至,此事必一笑泯恩仇。两军的对持,将成为一个笑话。

    “大都护。”

    久居朝堂之上,王儒骨子里虽存儒家凛冽之气。但是数年的熏陶,让其圆滑无比。闻郭嘉言,眸子里精光掠过。

    “嗯。”

    点了点头,嬴斐星目一挑,看向了一眼剑拔弩张,相互对持的大军。其眸子里厉色一闪而过,大喝,道。

    “退下。”

    “诺。”

    一万余大军,唯唯诺诺。听闻其言,缓缓朝后退去。

    一人,几句话。

    顷刻间便将一场危难化解,两军争锋,相互对持,剑拔弩张之势,瞬间化为乌有。这便是嬴斐,其势滔天。

    言出法随!

    这一刻,嬴斐威严更甚。星目之中,杀机与怒意交替,有些明灭不定。

    看着郭嘉与王儒,其久久未言。眸子里掠过精光,此时此刻嬴斐心中纠结无比。俱为臂膀,舍弃谁都不可以。

    郭嘉是一军之师,大都护府的老臣。而王儒身为一郡之主,并不隶属其麾下。无论是谴责谁,都弊大于利。

    “主公,此乃平原郡守,讳王,名儒,乃天下大儒,声名著于海内。”

    六只眸子,相对而视。半响之后,郭嘉眸子一闪,道。局势凝固,郭嘉身为下属,只好开口解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