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三国之大秦复辟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 武夫当国
    “嗯。”

    点了点头,嬴斐哈哈一笑,道“两位皆朝廷栋梁,方才之举,实不智也。”

    “刀兵无眼,一旦两军相互攻伐。此地必将血流成河,届时尸骨堆积如山。此事责任重大,一旦传扬出去,则后患无穷矣!”

    嬴斐语气平淡,并未暴怒。但其言语之间,严厉无比。一股肃杀,犹如冰渣一般,彻骨冰寒。

    “此事,乃儒之过也!”

    王儒心绪难平,只是望着嬴斐,其违心而言,道。

    嬴斐瞥了一眼王儒,其眸子一闪,转头看向了郭嘉。王儒心有芥蒂,根本就未掩饰,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出。

    “主公,约束军士不严,嘉愿领罪!”

    郭嘉顿首,一番话轻飘飘落地,让王儒与嬴斐为之一愣。特别是嬴斐,其嘴角抿起一抹笑意。

    这便是智者与大儒的区别,两者的回答,简直就是千差万别。

    王儒的回答,一如既往,有着儒士的执着。而郭嘉的回答则巧妙无比,一下子将罪责推到了士兵身上,将自己推的一干二净。

    “此事就此作罢,郡守请。”

    “大都护,请。”

    眸子一动,一抹亮光掠过。嬴斐转头喝,道“萧战。”

    “主公。”

    “领大军驻扎,以协周全。”

    两军关系复杂,就像针尖遇到了麦芒。彼此之间,有一种针对。嬴斐示意萧战领军执法,以防突变。

    “诺。”

    萧战离去,其虎目中疑惑丛生。嬴斐的军令太过于匪夷所思,下的莫名其妙。

    郡守府内。

    嬴斐,王儒,郭嘉等人俱在。复杂的神一闪而逝,几个人神色难明,一时间气氛凝固,皆无言。

    “奉孝,汝入青州已久,对黄巾之势势,有何见地?”

    一句话,将几个人的目光拉进,众人一下子看向了郭嘉。闻言,其眸子一闪,拱手,道。

    “黄巾大势已去,正是我等建功立业之时。嘉请主公以大军驻守平原,发布告示,以招降之。”

    “若有不遵之辈,遣大军讨伐之。以雷霆万钧之势,铁血镇杀!”

    “嗯。”

    点了点头,嬴斐眼中冰冷无比。念头复杂,其转头,道。

    “地图。”

    “诺。”

    萧战取出地图,“哗啦”一下子铺开。一张局势复杂的九州地图,映入眼帘。嬴斐星目发出光,道。

    “一顿棒子,给一颗枣子。当真是无上也。”

    手指在地图上划动,其星眸中光华掠过,嬴斐抬起头,看着郭嘉的双目,道。

    “奉孝,若黄巾降,其者甚众,当若何?”

    青州黄巾逾百万,一旦闻风而降。一时间必将自己困于青州,使之不能纵横天下,驰骋疆场。

    “百万黄巾只是一个谣传,其数必不足百万。而且黄巾大军老弱病残与青壮共存,根本不能称之为军队。”

    郭嘉眼中射出一抹亮光,十分璀璨。其神色一凝,抬起头,道。

    “一旦黄巾降,择其青壮以成军。同时遣散老弱病残,以存青州。如此一来,青州黄巾逐平,其地生产亦无拖累。”

    “嘶。”

    倒吸一口凉气,嬴斐眸子缩了一缩。他不得不承认,郭嘉其智惊天,更是对于人心的把握敏锐无比。

    这一点,嬴斐十分佩服。其一瞬间,便将黄巾之势,捋的一清二楚。

    “嗯。”

    点了点头,嬴斐对此深以为然。郭嘉之言,正应其时。不仅有理由说服王儒,也可以给朝廷一个交代,更是一下子减轻了嬴斐的负担。

    与此同时,面对嬴斐势力暴涨,其他人也只能哑口无言。

    瞥了一眼两人,嬴斐神色一动,对着王儒,道“王郡守学富五车,才华横溢。招降令,将由汝书,若何?”

    “诺。”

    王儒神色一变,其拱手笑,道。他知道,嬴斐出言,自己无论如何也逃不掉。与其被迫,不如坦而受之。

    “驾。”

    一匹赤红的战马,绝尘而去。其身上一健硕的壮年,略微有些肥胖。壮年身后,大批的铁骑跟随。

    尘土飞扬,在骑兵身后带起一道长龙。旌旗招展,一飞熊图案刻于其上,其势张狂,张牙舞爪。

    一股暴虐气息,扑面而来。

    “岳父。”

    李儒催马赶至,朝着董卓,道。其神色匆忙,带着丝丝恭敬。

    “吁。”

    一把勒住战马,董卓脸色一挑,其眸子一缩,道“我儿,所为何来?

    董卓圆脸抖了抖,望着李儒时一脸笑意。对于这个二女婿,董卓极其满意,李儒不像大女婿牛铺,只是一介莽夫。

    李儒足智多谋,其在董卓崛起之路上,帮助良多。正是因为如此,董卓对于李儒感官极好。

    “岳父大人,密卫消息,西域大都护嬴斐,兵出青州,已经占据平原郡,正在对黄巾逐一击破。”

    “与此同时,曹孟德于南阳,击破黄巾张曼成部,一时声威无两。曹操三战三胜,其已率军北上,直逼广宗而来。”

    “而且四世三公之袁绍,其于洛阳而出,领兵三万,兵朝广宗。”

    “嗯。”

    董卓神色一凝,眸子里闪过一抹沉重。对于曹孟德,袁绍等人,其并不惧怕。真正让董卓担忧的,则是嬴斐。

    相对于袁绍等人,嬴斐太犀利了。其兵锋所向,皆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与这样的人争战功,董卓心有戚戚然。

    “文正,此去汝有何策?”

    董卓眸子一动,朝着李儒问计。这是一次机会,只要把握住,其才能逆天而起。在文人横行的世界,武夫当国。

    “岳父汝不必多虑,我军浩荡,飞熊军战无不胜,更有陛下旨意在,官至东中郎将,总督广宗战事。”

    “无论是西域大都护嬴斐,还是曹操,四世三公的袁绍,一旦其至广宗,必将听岳父将令。”

    “那怕是战功赫赫如嬴斐,还是四世三公背景雄厚的袁绍,其都不得不从之。岳父不必惧也。”

    董卓眸子一缩,思考了片刻,道“然也。”

    他虽是武夫,却也有自知之明。无论是袁绍,还是嬴斐。其所凭借的只有刘宏的圣旨,与军中的资历,才能给于震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