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仙家农女 > 正文 第三百二十章 谁克谁
    看到大丫都冲上去了,作为男子汉,二柱哪里还呆得住,一招手,“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带着同样热血沸腾的欧立志就冲了上去。

    四打一,就算林小山媳妇的战力再飙悍也扛不住了,更别说大丫兄妹俩可是学了长生拳的,就算还没学到家,收拾她那也绝对绰绰有余。

    不一会,婆媳两人便被打得摔成一堆,等收到寒初雪神识传音老鱼头通知赶来的村长等人赶到的时候,除了已经被吓得傻站在一旁的小石头毫发无伤,林寡妇婆媳俩人已经被打得猪头似的,完全看不出原样来了。

    看到自家新出炉的两寡妇被打得浑身是伤的,村长也怒了,“住手,永柏家的快住手,你们这是在作啥,在作啥。”

    恰好,秀娘也打累了,她的身体毕竟还有些弱,抡了这么久的大扫把,体力有些不支了,于是撑着扫把直喘气。

    她一停手,吴玉珍也跟着停手去扶她了,二柱和大丫见娘亲喘得挺急促的,也担心她会出什么事,一个帮忙扶着,一个伸手接过那大扫把。

    他们虽停手了,但被打狠了的林寡妇两人一时半会也爬不起来,见村长来了,更是趁势趴在地上嗷嗷的叫痛。

    林寡妇习惯的就嚎了声,“小山呀……”

    还没等她嚎完,正往回走的秀娘霍的一个凤回头,“你给咱闭嘴,再敢在咱家叫魂,咱就打死你。”

    嘶!

    从没见过如此飙悍的秀娘的村长等人,全体倒吸了口冷气,永柏媳妇这是咋了?

    琴姨忙上前走到她身边,“阿秀,这是咋回事?”

    秀娘跟她的感情向来要好,而且一直以来有什么难事、有什么委屈都是跟琴姨说的,所以一看到她,顿时像受了委屈的孩子似的,立马红了眼眶,指着地上的两人打着哭腔道,“阿琴,你说咱家可有对不起他林小山一家的,这一大早的,她们居然带着小石头,披麻戴孝的跪在咱家门前来哭丧。”

    本来还气愤异常的村长等林氏族人,脸色顿时精彩了,看着地上那婆媳两个又气又恼,这两人年纪都不小了,咋就干下这不是人事来的呢。

    本来还以为自家侄子理亏的寒大爷爷和寒永远,一把推开前面的村长等人,走到寒永柏身边,转身就瞪着村长,“姓林的,这事你们林家要给不出一个说法,这事咱们没完。”

    二柱气愤的跳到寒大爷爷身边,气呼呼的道,“大爷爷,这事绝对没办法完,您不知道,今天咱小妹在屋里本来好好吃着早餐的,她们在这外面一跪,小妹立即就吐血了,到现在都还没醒,福安堂的李大夫把了半天脉硬是没找出病根来,后来还是善天观主说,小妹这是被恶煞冲撞到了,还有咱大哥,昨天本来还好好的,结果突然就卧床不起了,咱爹让善天观主帮咱家好好算了一算,原来是有人在克咱家,大哥和小妹就是被她们冲撞到的。”

    说着,二柱气愤的往地上的两人一指。

    本还想赖在地上装可怜的林寡妇两人可装不下去了,寒永柏家这是想倒打一耙呢,她们要再不说话,以前所有的盘算可都得落空了,还无白无故的白挨了一顿打。

    小山媳妇立马就吓了起来,“二柱你这小兔崽子在说谁呢,谁克你们了,照咱说,明明说是你们家在克咱们,之前一切都好好的,小山上了这么多回元宝山从来没出过事,你们家今年刚发起来,咱家小山就出事了,你们要不给出个交代来,就是想完咱们也跟你们没完。”

    林寡妇顺势又哭喊起小山来,却不知道这种作为现在是秀娘最忌讳的,当下秀娘火了,指着她们就要开骂,寒爹爹却抢先一步拦住了媳妇,就在林小山媳妇以为他终于想服软的时候,他却圆瞪着一双眼睛,恶狠狠的瞪着林寡妇。

    “林大娘,这是寒家,你要哭就回你林家去哭,认为小山命苦你就去你林家的祖坟去嚎,你要是再敢在咱家门前叫魂,别怪咱寒永柏拳头不认人。”

    如果村长他们没来之前,林寡妇是巴不得寒永柏动手的,便现在已经来了这么多的人,寒永柏又把话放在这了,她如果还不识趣的逼他动手,那就是打死也没谁可怜她的,于是这妇人立马收声了,只是仍有些不忿的低声抽泣着。

    寒爹爹也不再管她,头一转,看向了村长,“村长,二柱的话你也听到了,咱不管她们为啥跑到咱家来哭丧,咱家的娃被她们冲撞到了是事实,如果你们今天不处置了她们,给咱两个娃一个交代,别怪寒永柏翻脸不认人。”

    寒爹爹虽然性子有些直,但不代表他傻,这两个妇人无缘无故跑到自家来哭丧,不管她们出于什么目的,都绝对不会是好事,所以他干脆抓着这一点,就像上回寒初雪对付林小山砍自家竹林一样,咬死不松口。

    村长果然有些头痛了,别看寒永柏平日好说话,但他毕竟是经常上山打猎的人,这脸一虎起来还是挺有气势的,让村长看了不免有些心虚,当然这也因为林寡妇两人做出来的事的确不经人讲究,让他想护也护不下手去。

    林寡妇一看情况于己不利,眼珠子一转,当下就抱着胸口唉唉的叫了起来。

    林小山的媳妇听到婆母的痛呼声,下意识的就忙蹲下了身,俯身推着林寡妇道,“娘,你咋了,你这是伤哪了?”

    林寡妇冲她使了个眼色,嘴里仍在叫着,一副虚弱的口吻道,“小山媳妇,咱怕是不行了,你可得好好养大小石头,那可是小山惟一的根了。”

    这俩人配合不知演过多少回戏了,林小山媳妇很快便会意过来,立时娘呀的大叫一声哭天抢地起来,“你可不能死呀,小山已经没了,留下咱一个妇道人家和小石头一个几岁大的娃,这让咱娘俩咋活呀。”

    两人一唱一和之下,村长等人的脸色果然又变了变,不管怎样,小石头是林小山那支惟一的根苗了,这林寡妇和她媳妇是两个未亡人,寒永柏家把人打成这样,确实有些过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