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仙家农女 > 正文 第三百五十章 再去开阳
    寒爹爹的眉头不由紧皱起来,若真是这样就绝对不能把寒玉祈引荐给罗老爷,与其看着他们害了整个寒家,他情愿那一家子就呆在村里种地,了不起真的过不下去的时候,自己帮一把就是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在寒爹爹心里压根不觉得当官是多么好的事情,尤其是看到邱从丰的下场后,他更觉得其实在村里当个农民更好,自己家往上几代不都是农民么,一样子孙繁盛,可瞧瞧那邱从丰,不过当了个官就落得全族绝种了呀,所以他完全不觉得自己这样断了寒玉祈的仕途是多少残忍的事。

    其实从寒爹爹出门,就一直以神识注意着的寒初雪如何会不知道他在寒秀才家经历了什么,但她没阻止,也以神识影响着钟坚不让他插手,任由那些人蹦哒把那丑陋的嘴脸彻底的暴露出来,要的就是断了寒爹爹会帮寒玉祈一把的可能,真想继续往上走,他们凭自己的本事便是了,想靠自家跟罗家的关系走捷径就别作梦了。

    看两个孩子的神色都不太好,寒爹爹忍着气没再多说什么,三叔他们做得再不对,到底是长辈,在小辈面前说长辈的坏话终归是不好的。

    秀娘装作没事的笑道,“好了,天色也不早了,玉孝明早还要上学呢,二柱、大丫赶紧带他们到你们房里休息去。”

    大丫和二柱会意,一人拉起一个,又是哄又是安慰的把人拉去休息了。

    待他们离开后,寒爹爹终究没办法安心,“秀娘,老五夫妇走得那般急,玉华的情况只怕不太好,要不、要不咱追去看看?”

    虽然老说两家断了亲,到底是一起长大的亲兄弟,真的出事了,寒爹爹也不可能无动于衷的,再说自家弟弟的家底他多少是有些底的,就算真存了些钱,只怕都让玉华带去考试了,剩下的肯定不多,现在孩子也不知道伤得如何,又是在开阳那啥都要钱的大县城里,万一伤重了,只怕连看大夫的钱都会给不起,这不是要生生的耽搁了娃的伤吗。

    寒爹爹自己就吃过这苦头,所以很能感同深受,也就更担心了。

    清楚他个性的秀娘,低叹了一声,“也好,只是现在天色已经晚了,还是等天亮再走吧,咱给你准备些银子之前二丫吃剩的人参也带上,说不准能用得上。”

    “哎。”听媳妇没反对,反而替自己啥都想到了,寒爹爹开心的应了声,只是让他等到天亮,他本就是个急性子,这真有些等不下去,但看媳妇一脸坚持的模样,他又不知怎么开口。

    最后还是寒初雪看不下去了,虽然她之前不太待见寒永竹夫妇,但这两人这段日子安份多了,寒玉华更是懂事多了,再说就是看在寒玉孝那小萌娃的份上,她也不能不管。

    “爹,还是我陪你去一趟吧,万一伤了骨头什么的,我还能帮一把手,娘,有我在,您就放心好了,保证早去早回。”

    听说小闺女要一块去,寒爹爹顿时乐了,小闺女那一手接骨功夫他可是亲身体验过的,虽说痛了些,但比任何一个大夫郎中都来得有效,有她在,玉华的伤可就不用担心了。

    “好,秀娘,咱就带二丫去一趟,肯定很快就回来了。”

    从这到开阳再快一个来回也得好几天,能有多快,秀娘气笑不得的嗔瞪他一眼,却也知道硬让他等到天亮,也确是个折磨,只得点头应允,“玉华身上有伤,五弟他们又过去了,你们怕是要把两辆马车都带去才行。”

    寒初雪朝她神秘的笑了笑,“娘,既然要赶时间,那马车就不带了。”

    秀娘有些懵了,赶时间还不要马车,难不成小闺女认为走路会比坐马车快吗?

    寒爹爹却明白小闺女这是要动用那飞船了,更是喜不胜收。

    大柱站起了身,也想跟去,却让寒初雪拒绝了,他和二柱已经缺了好几天的课,不宜再跟着去了,而且寒玉祈考了个童生回来,寒秀才那边肯定不会安份的,如果只剩下娘和二姐在,只怕会被欺负,所以大柱和二柱这回必须留在家里。

    本不情愿的大柱被她拉到旁边这么一分析,也只得点头同意了,毕竟以小妹的本事,会被欺负的机会还是很少的,但娘和大丫两个跟寒秀才那边对上却绝对是被欺负的那个,爹不在家,作为长子他怎么也得护好她们。

    这时秀娘也急匆匆的收拾了一些吃食和衣服,还有一些药材人参什么的,大大的一个包裹,看得寒初雪直想抚额。

    最让她头痛的是本在房间修炼的曾靖轩和罗安扬不知怎么也知道了,跟着秀娘一块跑了出来,非要跟着去。

    拗不过,最后也只能随他们了。

    再加上以贴身丫环的身份非要跟着的欧立梅,和同样理由的钟坚,再加上秀娘周全的想到万一寒玉华伤得重,能多个小伙搭把手而派来的吴刚,得,本是父女出行的两人队伍又变成大部队出行了。

    反正都是自己人,该知道的也都知道了,寒初雪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放出灵舟,当着秀娘等一群送行人的面,驾船起飞,再次刷新了母上大人对自家小闺女本事的认知,也让吴玉珍等人再次确认到自己跟的主家绝对不是普通人,忠诚度无形中又上升了不少。

    当好不容易把寒玉孝哄睡,听到动静赶来的二柱,看到已经飞远的灵舟,被撇下的愤怒让他在内院里暴走了一个晚上,当寒初雪他们回来后,好一阵哄才算把他重伤的少年心给补好了。

    这回寒初雪把某驴也带上了,却为了保证家人的安全把小黄留在了家里,而驾着灵舟在村子上空飞过的时候,她还特意传音了老鱼头,让他注意自己家那边的情况,不要让寒秀才他们趁自己和爹不在家,把她的家人给欺负了。

    因为收了善天观主当记名弟子,虽然说了只负责教能领悟多少全看他自己的悟性,老鱼头还是很负责任的把人带到了身边,这段日子两人正在老鱼头的家里闭门教习呢,得了寒初雪的吩咐,老鱼头自是不敢不当回事,忙带着徒弟跑到寒家去住下了,直接来个就近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