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仙家农女 > 正文 第三百六十六章 无言以对
    寒初雪想了想,大致也明白了,因为之前邱从丰的大肆侵占农民田地,造成大批失田农户,有些人像贺家那些人一般不得不忍辱负重卖身为奴,有些人则是远走他乡,也有的人像眼前这批人一般,不堪忍受之下走上了歪路。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世上从来就没有所谓的绝对公平,就像有的人从一出生就是凤子龙孙,可以享受寻常人根本想都无法想象的荣华富贵,也有的人一出生就是乞丐,过着三餐不继穷因潦倒的日子,甚至有的人刚出生连睁开眼睛看看的机会都没有,就命归黄泉了。”

    众人听得一阵沉默。

    寒初雪看着阿蛇和**凯,“你们刚才问我的,我没办法告诉你们为什么那样,我只知道,如果你们因为那些不公而就此放任自己浑浑噩噩的过日子,那么你们包括你们的后代子孙,都只能是继续过着这般任人欺凌的日子,若是你们愿意振作奋起,也许有一天,你们或者你们的后代子孙,就像你们所说的那些人一般,屁活都不会干,却能天天锦衣玉食,甚至像这县令甚至郡守一般,高居人上,在这世上,想不被人欺,那你们就必须要让自己变成能欺人的那个。”

    不说在这特权阶级横行的古代社会,就是在法制盛行的现代社会,也不可能真的会有绝对的公平,想得到公平,最起码你要拥有能让人公平相待的本事。

    寒初雪的话听得**凯等人心神一震,旁人听会骂他们是二流子,亲人只会骂他们不争气,只会对他们感到失望,却没人如此直白的告诉他们,这世上本来就是不公平的,你受不了,就要想办法让自己成为那个欺压旁人的人,而不是被欺压的人。

    这些人会从底层穷苦百姓里脱胎成欺行乡里的二流子,其实内心里就是有这种心思萌芽的人,只是没人点破,更没人告诉他们应该怎么做而已,而现在寒初雪的一番话虽没让他们彻底领悟过来,却也让他们朦朦胧胧的摸到一点门道了,总而言之,他们想出人头投地,像现在这样过日子是不行的,至于该怎么办,这还得好好想想。

    寒初雪这话,受震动的不只是那群二流子,因为被逼着硬闯县令家而吓得魂不附体的刘里正,对她这话也是深表赞同,以他这岁数不管是经历还是见识都比那群平均年龄也就二十来岁的二流子要强,自然知道寒初雪说得多有道理,因世道的不公而放弃自己甚至以此为借口报复社会那是最蠢的行为。

    邱从富对这话的的感触是最深的,曾经他也是在土里刨食还三餐不继的泥腿子,只因为堂哥当官了,全族人跟着富贵起来,可最后也是因为这堂哥,而招来了灭顶之灾,何谓大起大落,邱从富可以说是亲身体验了一个遍,但不可讳言,邱从丰的努力,改变了他们一族人的命运,如果不是最后他们控制不住自己的贪欲,假以时日邱氏一族,也许真的能鱼跃龙门,从社会底层走向权势阶层。

    在一群人各怀心思中,西院到了,某驴蹄子一扬,刚回寒家时发生的那幕再现。

    不过这次倒下的不是竹制栅栏门,而是一堵结实的木板门,那声响也比当初寒家的院门倒地时,不知响了多少倍,正在院子里准备着什么的两个女子,瞬间给吓呆了,愣愣的看着这边。

    因为天快亮了,作为姨娘的贴身丫头,自然是要起身收拾好自己的仪容,然后准备妥当,以便主子随时召唤,尤其昨晚老爷还睡在自家姨娘这了,所以两个丫头今天起了个大早,却不想居然有人敢来西院踢院门。

    在县令老爷的官宅里敢做这种事的,正常来说也只有住在东院的那位正头娘子了,所以看到邱从富等一大群的大老爷们,两个小丫头都差点吓哭了,夫人这回好象真的被气急了呀,居然派出这么多的壮汉过来抓姨娘,只是姨娘这段时间也没干啥呀,难道就因为老爷昨夜留在姨娘这过夜了?可是若连这种事忍受不了,夫人就不怕犯七出之条被老爷休了吗?

    就在两个丫头胡思乱想之际,被直接无视的寒初雪揉了揉眉心,自己就这么没存在感吗。

    “阿軨去把县令请出来。”

    看这两人的呆样,显然短时间内指望不上了,她的时间可赶得很呢,可没闲功夫在这陪她们发呆。

    某驴不太乐意了,“为什么又是本灵驴?”

    “因为我怕长针眼。”

    “难道本灵驴就不怕长针眼?”

    “同样是公的,你怕什么?”

    “那个什么姨娘难道不是母的?”

    “能有母的给你看可不就赚大了,你还有什么好抱怨的?”

    某驴……

    它竟无言以对。

    所以最后,某驴还是能者多劳的哒哒跑进县令所在的厢房去了,至于说为什么它知道就是这间,那是人家的秘密,就不要问了,问了也不会告诉你的。

    蹄子一扬,厢房的门应声而倒,原本就被刚才那一记倒门声给惊醒了的县令和那什么姨娘,正有些迷糊的想着发生了什么事,结果又是一声巨响,把两个一晚上都没放水的人吓得差点没憋住。

    本正撑着手臂准备揭布幔问外面到底出了什么事的县令,吓得手一软又摔趴回床上去了,还摔得挺狠的,半边脸都红了,顿时有些恼差成怒,“是谁?”

    打扰自己睡觉不算,居然还敢吓他,这是想不要命了吗。

    嗤的一声回应,听不懂的县令纳闷抬头,而后整个人都傻了,这是啥玩意?

    某驴摇着尾巴走上前,驴眼睛滴溜溜的打量了一圈,初步目测,虽说衣裳不整,但还是有穿衣服的,没得赚了,这活又是白干的了。

    “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正抱怨着的某驴以白痴的眼神扫了眼被自己吓得尖叫的姨娘,本灵驴倒是能回答,问题是你确定承受得了这刺激吗?

    自家爱妾的尖叫声,终于让神游天外的县令大人回神了,一张嘴便是,“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某驴满眼的鄙视,幸好自己不是人,否则真的会被这两人给蠢哭了。

    寒初雪……

    意思是她该[被蠢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