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仙家农女 > 正文 第481章 查清楚再说
    郭氏

    再谈下去,该不会是她反过来跟自己哭穷要借钱了吧。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还是赶紧转话题的好。

    “那等二丫回来就能有银子了吗?”

    秀娘还没说话,吴玉珍便开口了,“二姑娘去了镇上,说是要见买家,若是谈拢了麻布能卖出去了自然就能收回一些钱来,不过到底二姑娘什么时候能回来,我们也并不清楚,三娘子不如先回去,等二姑娘回来了,夫人自会跟她说的,要是能帮夫人肯定不会坐视不管。”

    秀娘听得连连点头,“吴嫂说得没错,三嫂你别着急,先回家去叫三叔他们也别着急,免得上火,等二丫回来了,咱跟她商量商量,一定会尽量想办法的。”

    得,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郭氏到底也是有些出身的人,做不来那种死缠烂打的事,只得装出一脸感激的模样,又是一番请求拜托后,便让欧立梅给送出门去了。

    待她离开后,寒初雪和大丫姐妹俩便慢慢的走了出来,显然两人之前便已经来了,只是没现身罢了,大丫是从心里不愿意再跟寒秀才那边的人打交道,寒初雪则是想弄清楚对方的目的。

    看到小闺女,秀娘脸上闪过一抹心虚,“雪儿、仪儿这事你们看怎么办呀。”

    刚才她好象差点又做了蠢事了。

    看到她这模样,寒初雪心中只感好笑,不过显然母上大人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如此作为女儿,她就没必须再纠着不放了,毕竟这颜面总得给母上大人留的。

    “娘,您想帮他们不?”

    秀娘想了想,点头道,“你三堂伯再多的不是,玉琴毕竟没做错啥,这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那个平安听起来就不像是良配,若玉琴真的嫁给了他,这辈子怕是就真的得毁了。”

    大丫也赞同道,“是呀小妹,玉琴姐虽说没帮过咱们家啥,但也没害过咱们家,到底是自家姐妹,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就这么被毁了呀。”

    在年初大丫自己也被逼过婚,所以寒玉琴的苦处她是极能感同身受的,也很同情她。

    发表完自己的意见后,母女俩都眼巴巴的看着寒初雪,就像在等她宣判似的,让寒初雪哭笑不得。

    难不成自己在娘亲和姐姐心里就这么冷血的吗,寒玉琴虽说是寒永松的女儿,但也是个无辜的弱女子,她就是再看寒永松不过眼,也不可能对一个无辜者见死不救的好吗。

    “娘,姐,你们放心吧,就像你们说的,寒永松作再多错事,玉琴姐终归是无辜的,我还不至于牵怒到她身上去。”

    秀娘母女听了大喜,“那你是同意借钱给他们家了?”

    寒初雪挑眉的笑看她们,“娘,姐,你们认为这二十贯钱他们借了后,真的会还?”

    这

    秀娘和大丫都默了,这二十贯钱只怕会是肉包子打狗了。

    “那、那就不借?”

    秀娘有些犹疑,二十贯钱,现在他们家不是出不起,若是因为这样就不救寒玉琴,她心里总是有些过不去呢。

    寒初雪低眉勾唇露出一抹玩味的浅笑,“借,为何不借,但是既然知道这是白给的,就不能这么不清不楚的白送给他们。”

    二十贯钱换一条无辜的人命,寒初雪觉得很值,但是这种冤大头,她绝对不会想一做再做的。

    没先给一脸不解看着她的秀娘母女俩解释什么,她朝已经回来的欧立梅下令道,“把昨天寒永松家发生的事探听清楚,还有寻个机灵点的人,去查一查那个平安家。”

    欧立梅了悟的点点头,又转身快步走了出去。

    刚才秀娘还真不是耍弄郭氏,她们是真的不知道昨天寒永松那边又出事了,琴姨他们应该是知道的,但也清楚自己一家子不想再跟寒永松牵扯上了,所以今天来上工时也没提,因此现在想知道具体情况,还需打探清楚才行。

    至于郭氏所说的话,就凭她刚才把众所周知的几件事说得简直颠倒黑白来看,寒初雪表示能信三分就不错了。

    听到她这布置,秀娘母女终于有些反应过来了,想想以前寒永松的劣迹,母女俩都不由有些汗颜,到底还是小闺女小妹想得周到呀,要是换成她们只怕就已经傻呼呼的掏钱给了郭氏了。

    瞧她们的模样,寒初雪也没多言,既然已经知道在反思了,自己也就无需说得太多了,毕竟一百个人就有一百种想法,她总不能要求娘亲和姐姐跟自己完全一样的,只要她们别再像以前那样傻呼呼的当包子就行了。

    母女仨人各想各的坐了一会,大柱兄弟便散学回家来了,看到娘亲和姐妹都一脸沉重的模样,不由好奇。

    “娘、二妹二姐、小妹,发生什么事了?”

    寒初雪抬头看着他们,“哥,你们可有听说昨天三堂伯那边出什么事了?”

    大柱兄弟互视一眼,显然他们也是听说过了,毕竟秋耕过后不少村民子弟又重新上学去了,寒永松家又闹出事来了,那些学子少不得会在学堂里议论,他们就是没想去细听,也肯定听到一些的。

    看他们这反应,秀娘讶然的瞪大了眼睛,“咋了,你们还真听说了?”

    大柱点点头。

    秀娘不高兴了,“那你们昨天回来咋不说呢?”

    大柱被说得忏悔的低下了头,二柱却不服气的说了起来,“娘,我和哥可是男子汉,能老说人事非吗?”

    这个

    秀娘发觉自己竟无言以对。

    二柱接着又哼了一声,“而且那是寒永松家的事,跟我们家又没什么关系,大爷爷都没打算烦扰我们了,难不成娘您还自找麻烦的送上门去呀?”

    呃

    秀娘再次无言以对。

    寒初雪似笑非笑的看着二柱,“可是二哥,你不说不代表人家不会找上门来呀。”

    二柱意外的眨眨眼,“啥?他们上门来了?来借钱?”

    他问一声,寒初雪就点一下头,到最后还补了一句,“就因为你们事先没提醒我们,娘差点就心软当场给了三堂婶二十贯钱了。”

    哥哥们的本意是好的,不想她们尤其是娘听了跟着闹心,但是他们只想到其一却没想到其二,结果便是差点让人钻了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