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十八岁才成仙,请问还有救吗?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你管这叫读书人?
    “嗡!”

    当戒尺碰到那剑气的一瞬间,一道金光闪过,旋即,那戒尺,硬生生的就被切成两半!

    “嘶……”吓的韩非子倒吸口凉气,连忙将手收了回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额……”同一时间,就在戒尺断裂的那一刻,荀子更是闷哼一声,脸色微微有些泛白……

    “老师,您没事吧?”韩非子看向荀子,一脸的担忧与关切。

    “还好……”

    荀子摆摆手,旋即,朝着韩非子手中的戒尺,与地上断裂的戒尺招了招手……

    “嗡!”但见的,韩非子手中的戒尺,与地上断裂的戒尺化作两团金光,重新融入荀子体内,也就在这金光回到荀子体内那一刻,荀子脸色重新变得红润起来。

    许久后,荀子才长长吐出一口气,有些无奈道:“比起剑气来,老朽这戒尺,的确是有些不足了!”

    楚渊耳听着荀子的话,却是若有所思……

    当然,他并没有去在意戒尺的能力之类的,他在意的是戒尺的本身……

    这感觉,好像是本命法宝一样?

    荀子的戒尺受损,脸色微微有些白,这不就是本命法宝么!

    本命法宝?

    那自己这法宝……

    楚渊看着自己手上的雪亮长剑,其实,这并不是长剑,只是他的黄金权杖变成的,他自然不可能将黄金权杖拿出来当武器,而是直接将其变成了一柄剑的样子……

    他是发现,这东西,就是之前他得到的黄金面具与黄金权杖,可以随心所欲的变化,

    迄今为止,伴随着境界的提升,楚渊体内其实已经有了三个器物。

    这三个器物,除了那黄金权杖与黄金面具之外,还有个太阳轮!

    是的,就是那太阳轮!

    这就是今天一天的修行成果了。

    至于为什么只有三个?

    之前吸收了那么多,全都被黄金面具与黄金权杖给吞噬了,就好似这两个玩意比其余的都更加高贵一样……

    而现在,又来一个大爷,恐怕,自己以后修行,就得供养这三个大爷了……

    嗯,三个本命法宝?

    或许,这与自己修行类型有关吧。

    毕竟,他还是初入修行这一行,才当了一天的修行者,境界都还没搞清楚呢……

    说实话,楚渊现在是深切的感受到了修行类型不同带来的不同感觉……

    就像他,修行的是化物于灵的方法,而眼前这个家伙,修行的却是另一种类型……

    那种感觉……

    说实话,楚渊也不是很清楚,那金光,与自己的有些不一样,楚渊眼神闪了闪,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新的修行者,那不得好好的问一问?

    虽然,这“赵况”似乎也是初学者,但是,三人行必有我师,好好的探讨一下,说不定就有什么收货……

    而且,至少,可以问问对方是如何成为修行的超凡者吧?

    “对了,先生,你这修行体系,是……”楚渊一脸的好奇,询问出声。

    虽然在群里,他已经了解到了这世界好像修行的方向体系很多,但这还是第一次看到新的体系……

    这赵况是儒家学派的,传承悠久,想来,应该是知道这些的才对……

    嗯,肯定是这样!

    “修行体系……”

    却不想,楚渊这一问,荀子也是一愣,有些懵,这修行体系,自己怎么说?

    关键是,他也不是很清楚。

    若不是白天的金光,让他向死而生,重返青春,恐怕,现在他还是个垂垂老矣的普通人。

    这一朝踏入修行界,他都还没搞清楚状况了,旁人就来问自己?

    自己哪清楚?

    不过,荀子终究是荀子,他自是不可能透露自己什么都不懂,像模像样的沉吟一番,许久后,才笑着说:“老朽这体系,乃儒家体系,内修浩然气,正气环自身,诛邪退避,明心见性!”

    “哦?儒家体系?”

    楚渊眼睛一亮,连忙道:“才气在身,诗可杀敌,词能灭军,文章安天下?”

    荀子:???

    啥玩意?才气?诗?词?文章?

    荀子有些懵,他感觉,为何眼前这年轻人,比他还懂儒家?比他还懂读书人?

    好像,这年轻人很懂这方面一样?

    关键是,这是他胡编乱造的啊?

    还不等荀子想清楚,就听楚渊又在那侃侃而谈:“听说,那秀才提笔,纸上谈兵;举人杀敌,出口成章;进士一怒,唇枪舌剑!圣人驾临,口诛笔伐,可诛人,可判天子无道,以一敌国……”

    “咕噜……”耳听着楚渊的话,荀子在一旁咽了口唾沫。

    不仅是荀子,就连韩非子,也是心惊胆战……

    什么玩意?

    出口成章?唇枪舌剑?

    嘶……

    你管这叫读书人?

    韩非子人都傻了,自己读了三四十年书,是不是都读到狗身上去了?

    不仅仅是韩非子,荀子更懵了……

    啥玩意?圣人驾临,口诛笔伐,可诛人,可判天子无道,以一敌国?

    他身为后圣,被尊为当代圣人,之前更是年老体衰,杀个人都困难,可在楚渊口中,就成了以一敌国的存在?

    这,这……

    荀子茫然,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竟然这么强?

    别说他了……

    就是他所了解到的,之前的那些圣人,就没有一个是有超凡力量的……

    可在楚渊口中……

    你是其他世界的人吧?你这都是从哪听到的小道消息?

    还有,这秀才、举人、进士又是什么东西?

    某种修行上的境界不成?

    一时间,荀子脑子乱糟糟的,先前还在看法宝呢,怎么这一下就跳到这边来了?

    果然是年轻人,思维就是活跃跳脱……

    而现在,自己该说点什么?

    他想问楚渊,说的这些杀敌啊,口诛笔伐啊,以一敌国之类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但是,最后,话到嘴边,又变成了:“不知,小兄弟说的秀才、举人、进士是什么?”

    荀子没有问才气,没有问诗,没有问词,没有问文章等等……

    说实话,他感觉,楚渊说的有道理,像是那么回事。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算是默认了。

    只是,这秀才、举人、进士,他的确不是很清楚……

    也只有弄清楚这些,他才能变成楚渊口中那种读书人……

    身为当代后圣,向死而生,重返青春,他自是有信心,达到楚渊口中说的高度,但现在……

    秀才、举人、进士……

    这到底是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