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从开封府磨刀人开始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二章 成就元神 !
    居安小筑中,五行精气洪洪沛沛,无始无终,犹如钱塘大潮,滚滚涌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五行互生互克,颠倒迷离,尽演出先后天之变,所谓先天为本、后天为继,熟知全变,才为混元。

    自然不是上世蓝星传说中的什么混元道果,只是说包正可以从五行完整生克变化中,窥见到一丝天地圆满之道,从而渐渐掌握天地力量。

    掌控天地,才是圆满的真仙道果。

    墨家阵法之妙,不亚于道佛两家,五行颠倒迷离大阵展开之后,老蛟和柳金蝉等浑然不觉,只见阵阵清风拂面,包正盘坐院中藤椅上,面带微笑,犹如老僧入定;若是此刻有人擅自闯入,立遭阵法排斥,永陷于五行生灭变化之中,终生都要被镇压。

    “那日金殿上齐漱溟如此痛快的交出了仙书铁券,其中必然有诈,日后将齐金蝉等峨眉弟子明正典刑的时候,多半要生变。

    就算是在汴京,我也万万不能大意,提升自己的实力才是根本......”

    包正心念微动,自身炉鼎出现在大阵之中,炉中早已没了惨呼叫嚣的石敬塘,这位后唐伪帝如今已被炼成了一团精纯的神魂之力,乃是修炼神魂时最为珍贵的大补之物。

    “是时候突破元神了,元神一成,我就去找赵受益,雁池诗会的彩头儿他还欠着没给呢,这次我要虎头铡的阵图!

    如果在斩杀齐金蝉的时候炼出虎头铡,就算峨眉家大业大,给这位峨眉仙童准备了寄托法器,我也一并斩了!”

    包正撮唇一吸,将这团来自石敬塘的精纯魂力一吸而入,自身阳神顿时闪烁刺目光华,若不是被阵法遮掩,恐怕汴京城的上空就要多出一轮小太阳了。

    “阳神化元神,一步跨破肉身神魂之隔,从此肉身滋养元神、元神反哺肉身,形神完美合一!成就二品宗师,寿长三百年!

    只可惜我的肉身远在仙景桃源,越是调查线索,越是发现峨眉青城野心之大,说不得要稍后延迟,到了合适时机,再与那诸葛城隍阴阳联动,共参蜀山一脉,灭其道统!

    好在我有《洗冤录》无时无刻不在增加法力,肉身就算不参与今日突破,也不会弱到哪里去,如今是顾不得这许多了!”

    石敬塘的纯净魂力入体后,包正阳神渐渐展现为琉璃色,大阵中的先后天庚辛精气、先后天乙木精气、先后天癸水精气、先后天丙火精气、先后天戊己精气,经历九九八十一次先后天生克变化后,统统转为五行真罡,与他的法家真火联为一体,开始不停地磨砺、锻烧神魂。

    别人阳神化元神的这一步都要谨小慎微,提前准备各种养护神魂的丹药法器,小心翼翼地打磨修炼,他却是大开大合,直接以自身炉鼎真火结合五行颠倒迷离生化炼阵,将自身神魂当成一件法器来祭炼。

    明明是神魂之体,竟然感受到了肉身才有的无限痛快,刚刚是冰刀雪剑刺身,转眼就是无数岩浆火针入体,额头上竟然隐隐出现了晶莹的汗珠。

    包正抹了一把汗水,心中大喜。

    这是元神肉身化的表征,根据法经和墨家典籍的记载,在突破元神时能有肉身化者,万中无一,日后形神合一只是水到渠成,对天地力量的认识也将远胜同阶!

    轰隆隆!

    明明有阵法遮闭,老蛟和柳金蝉等仿佛还是听到了滚滚惊雷,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啊?揉下眼睛看去,只见包仙师还在藤椅上安静的盘坐着,抬头看天,大太阳明晃晃的,也不像是要下雨啊?

    “呀呀!”

    只有正在院中骑着芝马乱跑的芝仙娃娃忽然停住芝马,转动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看了看包正,忽然一把薅住芝马的鬃毛,扑向了包正。

    “娃娃不要顽皮啊。”

    柳金蝉看了大急,就要上前阻止,仙师包大哥一看就是在修炼呢,这个时候是万万不能打扰的。

    却被老蛟迅速拦住道:“芝仙娃娃乃是天地灵物,他不会乱来的,所以千万不要阻止他,免得坏了大事。”

    柳金蝉半信半疑地停下,还是担心地望着芝仙芝马。

    “牙呀呀......”

    芝仙牵着芝马扑进包正怀中,抓起马脑袋就是一口咬了下去,院中顿时清香四溢,一股带着被氤氲灵气包裹的玉色血浆从马头流下,被芝仙娃娃一引,统统进了包正的口鼻。

    芝马唏溜溜叫了一声,转过头就跑,一头扎进土中,看来是生了芝仙娃娃的气,再不跟他玩儿了。

    芝仙娃娃看看包正,感觉还是不够,又‘呀呀’叫了两声,身子一挺,一股清香四溢的玉色灵尿如银龙出洞天河倒坠,准确无误地尿进了包正口中。

    “哇,太香了......”

    老焦和柳金蝉、娥女顿时看得双眼发直,一个个直舔嘴唇,芝仙娃娃最小气了,大家都这么熟了,想得它一点口水都是千难万难,今天倒好,这是攒了多少天的灵尿啊,全给了仙师包大哥。

    这小东西就是个势利眼,就会巴结仙师!

    早晚煮了他来吃,到时候仙师吃芝肉,咱们也好跟着喝汤。

    “呀呀......”

    芝仙娃娃有些警惕地看了看这不怀好意的两鬼女一蛟龙,感受到了一丝不安,小脑袋一拧也钻入了地下,追它的小母马去了。

    “呼!”

    一直闭目坐在藤椅上的包正缓缓睁开双眼,吐出一口清气。

    两鬼女一蛟龙齐齐揉了揉眼睛,总感觉仙师似乎变得有些‘模糊’了,明明还是之前的那个样子,却好像笼罩在一层似有似无的仙光之中,随意一个行动,附近的风向、气流就好像都在配合他一般。

    仿佛是融入了天地,距离他们极远,可是当仔细看去,又距离很近。

    这种感觉足足维持了半刻钟的时间才告消失,包正笑着看了眼他们:“本仙师的肚子饿了......”

    柳金蝉一下跳起来:“我这就去做饭。”

    “嗯,还有那跪在院门前的是白兔莫莫和老松鼠吧?它们两个来了有半日了,我大艮不兴跪拜,纵是小妖也该有自己的尊严,娥女,你去唤它们进来罢。

    这两个一个是幼失严慈,被峨眉苦苦逼迫,着实可怜;一个是急功好义、路见不平,犹如妖中英雄,现在峨眉青城还在,两派交好的修士又多,它们已经回不得蜀山了。

    就留他们在居安小筑住些时日吧,自有它们的机缘......”

    “仙师真是慈悲,比那些大相寺的和尚还要慈悲呢。”

    娥女答应一声,开心地将莫莫老松鼠引了进来。

    包正笑着看了看两妖:“留下来一起吃饭罢,莫莫,本官知道你想问什么。放心,官家已朱笔勾决,三日后的午时三刻,那齐金蝉、朱文、石生三人将被推至菜市口当众斩首,这是本官说的!”

    莫莫那样活泼的一个小兔子,此刻却是一言不发,砰砰砰连磕响头,也不用妖力护体,直把额头磕出了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