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从开封府磨刀人开始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三章 大艮太宗 当世武圣!
    包正能在这个陌生的仙侠世界混的风生水起,固然是挂b无敌欺负土著,也与他前世的身份有关,

    法律人思维敏捷,行事谨慎,就算单以头脑论他也是这个世界的‘真仙’层次。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斩杀齐金蝉其实就是一场包大人高举法律大旗挑战仙二代的伟大战役,动的是峨眉这个千年大派,包正可不会以为齐漱溟交出仙书铁券后就会老老实实看着儿子被斩,面对底蕴深厚的峨眉青城如何小心都是不为过的。

    如今他元神成就,寿命超过三百年,眼看要成为‘老不死’也是不日可期,比起那些匆匆几十年而过一生的凡夫俗子,就更要为日后谋算了,如今既然决定要打峨眉这条蛇,那就要一下打死,免得日后遭其反噬。

    所以在吃过柳金蝉和娥女用心准备的‘爱心午餐’后,包正便直接来到了升王府,以‘债主’身份降临。

    那日在他在雁池诗会上可是讨到最大彩头的,李清冥才不过拿了个‘二等奖’,就敢没脸没皮地跑到居安小筑借住,他如今来索要虎头铡阵图自也是顺理成章,

    此举既不碍法律道德,他又是开封府同知的身份,应该也不算难为赵受益吧、

    包正的到来让赵受益大喜过望,那日在朝堂上这位包文直可是狠狠折辱庞太师、打击了峨眉一派,太子党中的两大势力从此算是彻底站在了包正的对立面,所以在日后的大艮仁宗皇帝看来,包正早就已经是自己人了。

    “哎呀,文直啊,你来到小王府上,哪里需要带什么礼物?你我乃是君子之交,当淡泊如水才是啊......”

    赵受益大开中门亲自迎接,一手拉着包正的手臂,亲热的如同多年未见的老鸡友,一手挥开府中下人,亲自接下包正的礼物,一看是个水果篮,顿时更为惊喜。

    “这些莫非就是居安小筑中出产的水果吗?早就听说文直府上有各种灵慧的水果四季常开常生,而且味道鲜美、最能养人,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

    “哈哈,这次小王就收下了,文直以后不许如此,千万不要送得太勤......”

    如今居安小筑的名头早就传遍了京城,无人不知包正家中有各种味道鲜美、滋养补益的果子,甚至连芝仙芝马这样的天地灵物也自来投。

    别说普通人,就连官员们和皇家也是无比的羡慕,赵官家要颜面不好向臣子讨要,赵受益和几位公主早就厚着脸皮要过几回了,不过多数是包正不在家,柳金蝉是个最会持家过日子的,每次都是几颗枣几枚杏子就给打发了。

    汴京天子脚下律法森严,包正又是朝廷高官,又是仙师真人,众人也只能羡慕,不敢丝毫觊觎,现在早有传说,皇家的百亩仙田果园所产都未必及得上居安小筑的果子呢!

    “呵呵,升王殿下不必与我客气,说起来你才是正牌的开府府尹,我的上官呢,带些许果子做礼物,也是应有之意......”

    包正笑着随赵受益向府内走去,所谓预先取之、必先予之,这个道理在仙侠世界一样合用。

    到了虎头铡阵图可就与狗头铡不同了,你别看赵受益是个挂名的,其实在官家眼中,自己的儿子才是真正的开封府尹,按照太祖定下的规矩,虎头铡阵图不遇惊天大案,要斩朝中一品、大派掌教,绝不可轻出!

    若要动用,必须要经过赵受益这个挂名的开封府尹方可。

    何况包正这次是要细阅阵图,借其凝炼自己的寄托法器,从此别家修士千辛万苦可能才得一件寄托元神的法器,他却是独拥狗头铡和虎头铡两件!

    赵受益一路拉着包正走向后花园凉亭,按着他的手落座亭中后眨了眨眼睛道:“小王听父皇说啊,这芝仙芝马乃是国之祥瑞,落于汴京,乃是国朝兴盛之像。

    所以父皇下令,我等皇亲贵戚、满朝文武,皆不得觊觎此两样灵物。

    哎,文直啊,不瞒你说,小王其实有一个不情之请......”

    包正道:“升王殿下但说无妨。”

    “我啊......”

    赵受益看了看他,嘴唇微微动下,忽然又连连摇头:“不成不成,万一被你拒绝了,小王岂不是很没有面子?还是说说文直你的来意吧?三日后开封府就要在菜市口斩杀峨眉弟子,这个当口儿你总不会是来寻小王聊天儿的吧?”

    包正点点头,未来的仁宗皇帝果然聪慧,是个明君的胚子:“不错,我此来却是为了那虎头铡的阵图,雁池诗会上......若是方便,龙头铡的阵图也请升王殿下一并赐予吧,省得我跑来跑去的麻烦。

    放心,我不要你的阵图,只是学习观摩,助我炼器之道。”

    “你说啥?”

    赵受益呆呆地望着包正,眼睛里都是小圈圈儿:“虎头铡、龙头铡?”

    “怎么,不中啊?”包正皱眉。

    “怕是真的不中......”

    赵受益摇头道:“我的包大人,你可知道太祖大爷爷为开封府三大阵图定下了怎样的规矩?

    这么说吧,展昭可以动用狗头铡大阵,海正刚则有权动用虎头铡大阵,可他们两个只是有权动用,无权尽揽阵图全貌!这虎头铡阵图,则是掌握在小王的手中。

    而那龙头铡阵图,若有得力人手施展,传说可斩真仙!却是掌控在太宗二爷爷的手中,你还是休要提及了。”

    “原来如此。”

    包正微微点头,这件事连岑修竹所知似乎也不够详尽,万万没想到大艮朝廷对龙头铡阵图竟然如此看重,居然由一位武圣皇帝亲自掌控。

    “这不正好吗,虎头铡阵图既然在殿下手中,那就请将欠我的彩头给了罢,我就要这虎头铡阵图。”

    “文直,你想得也太简单了,你要什么彩头不好,偏偏要这虎头铡的阵图?”

    赵受益咧了下嘴巴:“这阵图虽是小王掌握,可若不是要斩朝中一品高修、大派掌教之元神,就连小王也不可擅自动用;你如今要看着阵图,却就不是小王能够做主的了。”

    包正一愣:“难道是要当今官家允许?”

    “错啦,开封府三大阵图乃是当年太祖爷爷炼制,后来是太宗爷爷做了开封府府尹,哪怕如今皇爷爷已经隐世不出,一样十分看重。

    文直你要看这阵图,必须要去见皇爷爷,亲自向他老人家求恳,不过......皇爷爷性情古怪,文直你可有这个胆量吗?”

    包正闻言,不觉脸色微变。

    大艮太宗,当世武圣?

    传说这位可不是什么好相与的,是个连自家亲哥哥都能下黑手的狠人。

    下一张会略晚些,可能要八九点钟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