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从开封府磨刀人开始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四章 佛骨塔 双武圣
    经过多日观察,柳金蝉发现了一个秘密,芝马是她们惹不起的存在,别说芝马血,就是想要弄些马尿都会惹恼了这家伙,一蹄子过来连她这种鬼修都撑不住。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芝仙娃娃就比芝马的警惕性低多了,可能是因为生活在居安小筑中无忧无虑,又有阵法保护,过于安全的环境让这小家伙失去了警惕之心,渐渐露出了弱点所在。

    芝仙娃娃不吃烟火食,每天就靠吞食院中的五行精气成长,只是长得极慢,总也成不了两个鬼女梦想中的小帅哥,最近这段日子可能是吞食五行精气久了,渐渐没了什么胃口,开始对井中灵泉感兴趣。

    偏偏又懒得亲自下井去取,这就给了柳金蝉她们机会,现在两个鬼女每天都会按时取出灵泉,用刚摘的花瓣浸泡了,弄成好看的香汤送给芝仙娃娃,

    灵泉喝多了的就算天生灵物也得撒尿啊?于是居安小筑的餐单上就多出了一锅用芝仙灵尿煲成的高汤,入口香浓,能定神魂,延阳寿阴寿,纵然是包正这个二品仙师喝了都有极大的补益。

    包正对柳金蝉的聪明劲儿简直是赞不绝口,若非如此,他还真是很难拉下脸面去找芝仙索要灵尿呢。

    这东西或许对于居安小筑的居民而言已经不是怎么稀奇,可是赵受益稀罕啊,据说他的两位武圣皇爷爷也是十分稀罕的。

    武圣号称超凡以上战力无双,当年高粱河一战打成了什么鸟样儿?可就是这样,赵光义还是以一身力战北国两大真魔,居然还能亲手斩杀了其中一尊;

    可上苍是公平的,武圣同阶战力无敌,寿命却短,甚至都比不过炼气化神到达巅峰的二品修士,两百年一过便近大限,所以对于大相寺的两位武圣皇帝来说,芝仙娃娃的灵尿可是真正的宝贝。

    于是包正怀揣着三个各装了二十滴芝仙尿的琉璃瓶来到了大相寺,将其中一瓶交给了正在寺前焦急等待的赵受益,堂堂的升王殿下激动的像是得到了生日蛋糕的小姑娘,脸都红了,小心翼翼地揣进袖袋,生怕洒了半滴。

    “文直,等会儿进了佛骨塔,你可千万要小心应对啊,大爷爷还好,他老人家素来最重文人,你的诗名这么盛,肯定瞒不过他的耳目,对你多半会另眼相看。

    二爷爷就不同了,他老人家这个......比较严厉,尤其不喜人舞文弄墨,崇尚的是无上武力。不过你带了芝仙灵尿,二爷爷一定欢喜,你只要别犯了他的禁忌就好。”

    大相寺乃是皇家园林,与大艮朝休戚相关,据说与灵光寺一般,早就脱离了佛洲的控制,有赵受益这个日后的皇帝种子带着,一路畅通无阻,大和尚小和尚都未曾前来打扰,一路只是合什问礼。

    赵受益一面向‘高僧们’还礼,一面压低了声音道。

    “什么禁忌?”

    包正看了眼赵受益,心说你直接说赵光义性格古怪、手段酷烈不就完了,还遮遮掩掩的:“莫非是那烛......”

    “嘘......“

    赵受益连忙做个噤声的表情:“你既然知道还说出来做什么?这也就是你,若是换了别个敢在我面前说这种话,早就拿下问罪了!哎,皇家的骨肉啊,总是比不得普通人家那般温暖。

    好了文直,我只能送你到这里,可不敢去见两位爷爷,弄不好又要被平白训斥,你自去吧,希望你一切顺利。”

    包正看了眼被隐隐佛光包裹的九层佛骨塔,微微点头道:“殿下若有要事,不必等我。”

    “要等的,我不放心啊,万一你惹怒了两位爷爷,我还是个接应,怎么说我也是赵家子孙......”

    “如此,就多谢升王殿下了。”

    包正深深看了赵受益一眼,见到他眼中浓浓的担忧,心中不觉微暖。

    这位对应上世蓝星北宋仁宗皇帝的六皇子果然是天性纯厚,比起那位史上无名,且结拢庞太师和蜀山一脉的太子来,显然更适合做大艮的皇帝。

    ......

    大相寺佛骨塔中存放的,正是大唐时一代高僧姚广孝的佛骨舍利。

    佛法自大震末年自西方佛洲传入夏洲,彼时佛理杂乱,南北分派,彼此交恶互杀,佛门弟子对付起自己人来简直比对外人更狠。

    正是这位高僧姚广孝修成当世罗汉,创立了夏洲东土佛教,才结束了夏洲佛门这一段不堪的历史,唐皇赞其为‘三教显罗汉’,请为皇家僧相,乃建立大相寺,彰显其功绩。

    其后姚广孝率僧兵远征妖、魔外域,令外洲妖魔至今不敢侵犯夏洲,可谓是遗泽至今。

    大艮太祖赵匡胤、太宗赵光义,因为兄弟相争彼此相互制衡,最后甚至要假死托隐,却因为都非常尊崇这位高僧,所以都隐于佛骨塔中,希望可以借高僧遗法,洗去心中武夫戾气,求得武圣之上的境界。

    就算在上世蓝星,姚广孝同样也是一位了不起的大人物,包正心中也是十分钦慕,看寺僧人打开塔门后,先是对佛塔遥遥一拜,而后才缓步走入塔中。

    据赵受益说,佛骨塔的顶部放置着姚广孝的佛骨舍利,八层则是太祖赵匡胤所在,七层则是赵光义潜修之所,

    一到六层,皆有佛光隐隐、梵唱声声,塔壁上绘画着佛门传说,诸如白马驮经、香象渡河、罗汉报母、灵鹿听经,所寓皆是善事,倒是令人心境颇为平和。

    包正缓缓行到六层后,微微躬身施礼道:“开封府同知,二等威望伯包正包文正,入塔来见太祖太宗......”

    “二品元神宗师?”

    八层有一道雄浑的声音响起:“风雪夜入藕花楼,雁池诗会上的诗魁就是你罢?朕听过你的诗文,很不错,堪称是我大艮朝的才子。”

    这位一上来就夸奖包正的诗文,自然是最爱附庸风雅、尤其尊重文人的太祖赵匡胤了。

    包正还未回答,只听七层传来一道冷哼:“诗词文章有什么用,难道还能用来抗衡妖魔吗?

    你就是近来风头最盛的包文直?

    嘿嘿,看你骨肉气血之龄最多不过二十二三岁,居然就修成了二品元神宗师?

    莫非是这天下七洲最大的天才竟然降生在我大艮了?

    你崛起之快,犹如流星,手段酷冷,不顾峨眉青城虽有瑕疵,却为我大艮西南屏障,说!你究竟是什么人?转生大艮,究竟是有什么阴谋?”

    话音未落,包正只觉一道如山压力从佛骨塔七层袭来,顿时心中警兆大生,仿佛是遭遇了毕生以来的最大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