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论国师的倒掉 > 章节目录 第4章 樽儿
    时景扶着疼痛欲裂的后脑勺半梦半醒地睁开眼,入目是一片清雅绮丽的紫色。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紫色的天顶,紫色的帐幔,紫色的被子,还有一袭紫衣的男人正坐在床头掖着她的被角不知道在做什么。

    她的头昏昏沉沉的,可在浴桶中被人劈晕的事却还历历在目。

    “可恶!竟敢暗算我!”

    说时迟那时快,几乎是在转瞬之间,时景“腾”的一声从床板上跃然而起,手肘无比精准地抵到了紫衣男人的鼻梁处。

    “咔嚓”一声,紫衣男流着酸爽无比的眼泪,无比震惊地摸到了鼻腔里新鲜淌下的血液,满是不可置信地望了过来。

    然后是一阵响亮的嚎哭:“郡主!您弄痛人家了啦!呜呜呜呜呜……”

    这又是什么鬼?

    时景定睛一看,哦,不好意思认错人了。

    眼前一副娇羞柔弱模样的男人,肤白胜雪,眉眼清俊,要是搁在穿越前,这副容貌妥妥的流量小鲜肉级别。

    但与浴桶中那个身材健硕的美男一比,就像一张新纸,苍白而空匮,有些乏味了。

    等!等一下!

    这哭得梨花带雨的男人刚才叫她什么?

    她小心翼翼地试探:“你……很疼?”

    紫衣男的眼神哀怨极了,但却又似乎在克制着自己的怨怒,他捂着鼻子半扭过身:“哼,郡主这一下都快将人家的鼻梁骨都打断了,居然还问人家疼不疼?”

    他甩了甩衣袖:“郡主真不会疼人!”

    时景整个人一窒,疼……疼人?

    这玩意儿该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子的吧?不会吧?

    眼观鼻,鼻观心,深呼吸,不去想。

    冷静!

    好,她现在知道,她这具身体被称作“郡主”,之前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何事被人当作刺客,可既然能毫发无伤地从庆宫出来,想来,也不是寻常人物。

    皇亲国戚呢!

    在地狱模式之中,她这个开局应该还算不差。

    想到这里,她忽然生气起来。

    “肌肉小哥哥应该知道我的身份,但他不说,骗我去蹲他的洗澡水实在可恶,后来还打晕我,看来这具身体和他本来就不对付。他们叫他世子,能在帝宫有自己的屋子,这身份恐怕也不低。以后要小心这个人。”

    紫衣男哼哼唧唧好一会儿,却不见郡主来哄他,顿时不乐意了。

    “人家不眠不休照顾了郡主一夜,谁料到郡主醒了一句体贴的话没有,竟劈头盖脸给了人家一下。郡主这是不喜欢雾月了吗?若是郡主不喜欢雾月了,直说便是,雾月立马打包离开这里给新人腾地方,绝不死皮赖脸地缠着郡主……”

    说着,他便抽泣着起身,作势要走。

    时景迟疑了一下:“这……”

    这叫雾月的小男人是这具身体的面首?

    莫非这还是个女尊的世界?

    紫衣男没有等来他想要的挽留,顿时尴尬了。都已经说要走,这时候若是再强留下来,那面子都要丢光了,可若让他真离开庆阳郡主这个金屋,他也万万舍不得啊!

    这可如何是好?

    正在这时,门外响起一个粗厚如翁的声音来。

    “大老远就听到雾月小主在哭,把郡主吵醒了可怎么办?”

    说着,门被推开,进来一个体格粗壮丫头打扮的姑娘来,她看着还很年轻,但不论从身材长相还是走路的姿态来看,都有一种沉稳老成之感。

    雾月正愁不知道该怎么办,见了来人顿时欢喜起来。

    “樽儿姐姐来得正好!我在这儿照顾了郡主一夜,郡主睁开眼不由分说就将我鼻子打出了血,我也是委屈,这才忍不住要哭的。”

    樽儿笑着说道:“郡主昨夜醉酒,这会儿头还是晕的呢,可能是将你误当成了什么恶人,下意识地碰了一下罢了,绝不是有心的。雾月小主和郡主计较什么?”

    她摆了摆手:“既然郡主醒了,这里便交给我来吧。小主辛苦了一夜,先回去睡个回笼觉,回头我让人将伤药和赏赐一并送过去。”

    雾月听到有赏赐,觉得鼻腔的酸痛也减轻了一些。他回头轻轻行了个礼,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屋子。

    人一走,樽儿便关切地坐到了床头:“郡主,昨夜究竟是怎么回事?您不是进宫去了吗?怎么会喝醉了躺在月伶馆门前的大街上,幸亏大雨不久之后就停了,要不然您被这么淋法,怕是要得风寒了!”

    时景含含糊糊地道:“我不知道。”

    “不知道?”

    樽儿顿时紧张起来:“郡主深夜入宫,走得急,也没有和婢子说清楚原由,我在安庆门外等了您半宿,后来还是五城兵马司的人来知会我,说在月伶馆发现了您。连您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思来想去,她的脸色越发沉重:“不行!如此大事我需要进宫向皇后娘娘禀告!”

    时景望着她讪笑起来:“咳咳,我的意思是……我不记得了。”

    “不记得了?”

    时景朝樽儿露出了她洁白的牙齿:“嗯,不记得了。”

    樽儿皱着眉:“不记得了,那是有人对郡主用了忘魂散吗?我还以为喝了能忘记当日所发生之事的忘魂散只是传说中的东西,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她想了想:“若是这样,那就更应该向皇后娘娘禀报了!庆国的京都有了这么可怕的东西,那得及早作打算才行!”

    话音刚落,她转身便想要离开。

    时景拉住了樽儿的衣角……

    她抬头,眨巴眨巴眼望着一脸郑重大丫头:“我不只是忘记了昨夜的事。我……我是忘记了所有的事!”

    樽儿大惊失色:“什么?”

    时景憋着嘴连连点头:“我不是因为醉酒没醒才揍了刚才那个叫什么来着……雾月,实在是因为我不记得他是谁了,见到个陌生男人还靠我那么近,本能地那么一下。”

    她语气微顿:“我忘记了所有事,不止他,我也不记得你了,我连我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樽儿脸上的表情变了又变,她上下左右地对时景的身体检查了一遍,然后皱眉:“郡主的后脑勺有伤,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缘故。”

    她面容肃穆,认真说道:“郡主千金之躯,此等变故兹事体大,您在府内等太医过来诊治,樽儿得立刻进宫觐见皇后娘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