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论国师的倒掉 > 章节目录 第6章 身世
    时景虽然不知道穿越时空这种诡谲离奇的事究竟是如何发生的,但她心里有一种强烈的直觉:她再也回不去从前的世界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与此相对的,真正的庆阳郡主恐怕也泯然消逝在了未知里。

    要她恢复记忆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有了失忆这个冠冕堂皇的借口,她其实也可以无所谓这具身体的过去,只要从现在起,认真生活便就好了。

    可是一想到自己占用了别人的身体,却什么都不做,难免会有几分歉疚。

    至少……

    她也该将庆阳郡主的死因给找出来,有怨报怨,有仇报仇,这样才好问心无愧。

    而性子急又冲动的二皇子萧祁,无疑是打开庆阳郡主过去的最好人选。

    果然,少年人最好哄了。

    还没有等时景说出更多忽悠人的话,萧祁便红了眼眶:“好好好,小景想听,我就跟你说,什么都跟你说!”

    小丫头果真机灵,听到这话茬,立刻便引着赵院判出去:“院判大人这边请。”

    赵院判也是个人精,知道什么能听,什么不能听,挎着药箱就健步如飞地跑了出去。

    屋子里只剩下时景和萧祁这对表姐弟。

    萧祁叽叽喳喳,像倒豆子一样将他知道的所有事都说了出来。

    原来,庆阳郡主的父亲名叫时彦卿,乃是从前的京都城四公子之一。

    他出身镇国公府,是老镇国公捧在手心上长大的独子,年纪轻轻,就执掌了时家军,手中握有十万兵力,整个庆国,哪怕是皇子,也无人比他锋芒更闪耀。

    那时,当今陛下还只是个籍籍无名的冷宫皇子,因为与时世子交好,渐渐得了镇国公的青眼,还娶了时家唯一的小姐,得到了镇国公一脉的支持,这才有了夺嫡的资本。

    时彦卿娶了威远伯府的大小姐苏云芷为妻,也就是庆阳郡主的母亲。

    后来陛下登基,封了时家小姐为后,镇国公府的权势煊赫,一时风头无两。

    不久之后,时皇后生下了太子。

    太子诞生那日,镇国公因为太高兴了,一时激动从马上摔了下来,当时就没了气。

    镇国公去世之后,时彦卿便彻底执掌了时家。

    彼时,新帝登基不久,边疆到处都有战事,时家作为后族,乃是太子的母家,自然责无旁贷。

    时彦卿无奈,只能舍下刚怀了身孕的妻子,保家卫国,领兵出征。

    这一去,就是三年。

    最后那一战,是收复早在百年前就独立出去的锦国。

    陛下御驾亲征,威势蔓延千里,再加上时彦卿领兵有方,很快就攻破了锦国的国门。

    大军压境,一路长驱直入,用不了多久,便将锦都拿下。

    锦王自刎,百姓臣服。

    庆国时隔百年收复了失地,这是记在时彦卿名下的不世之功。

    就在班师回朝之际,锦国的余孽贼心不死,埋伏在了大军回庆国的必经之地。

    一场伏击,让庆国军士损失惨重,虽然最后尽数将那群乱党诛杀,但时彦卿为了要救陛下,用自己的身躯挡下了必杀之箭,以身殉天子。

    大军回朝,得知丈夫死讯的镇国公夫人苏氏一头撞死在了时彦卿的棺木之上,殉情而死。

    从此,庆阳郡主便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

    陛下感念时彦卿卓绝的功勋和救驾之恩,追谥他为王,同时还下了隔代承爵的许诺。

    为了给小时景一个家,他不仅将她带进了宫亲自教养,还纳了苏云芷的妹妹苏云若为淑妃,将时景养在了姨母身边。

    萧祁叹口气说道:“母妃从小就对我耳提面命,让我一定要对你好。虽然你是姐姐,我是弟弟,照道理来说,你得让着我才是。可是从小到大,都是我让着你,照顾着你,有什么好的都优先给你挑剩下了,才是我的。”

    他顿了顿:“母妃常说,若是没有你,便不会有我。”

    时景听了半晌,心想这是什么荡气回肠的史诗身世啊!

    至强家族扶持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皇子上位之后,该死的就都死掉了,只剩下一个备受陛下恩宠的弱女子,这剧情……

    啧啧,有点意思。

    她迟疑地问道:“陛下对我很好?”

    萧祁一听这话,连连点头,语气里的羡慕简直都快要溢出来了:“那是自然!你虽然是异姓的郡主,但是宫宴时,只有你能坐在父皇和母后的身边。”

    他忍不住撇起嘴来:“宫里的皇子公主中,除了太子哥哥外,恐怕没有人比得过你在父皇心里的地位!”

    出于一名警察的直觉,时景总觉得这段往事并不简单。

    不过,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搞清楚昨夜庆阳郡主到底为什么会出现在那个水池子里。

    她想,这应该就是原主死亡的关键了。

    大晚上的,周围一个人也没有,总不可能是她心血来潮突然想去泡个澡吧?

    “表弟,还有什么别的有趣的事吗?”

    萧祁想了想,忽然嘿嘿一笑:“有趣的事吗?我和小景在一起十四年了,一起做过的趣事可多了去,什么一块儿去掏鸟蛋啊,偷偷拔了陛下的胡子找小太监顶锅,还有还有……”

    少年心性好玩,提到这些,话匣子就关不上。

    时景越听,总觉得有些不怎么对劲:啊,这庆阳郡主好像不咋靠谱啊!

    任性妄为、嚣张跋扈、仗势欺人。等等,她还欺男霸女,强抢民男?

    她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什么雾月是我抢来的?”

    萧祁说到这个就来气:“什么呀!你当初是看他被继母赶出家门可怜,就好心收留了他。结果倒好,他家里人到处说你看上了他的美色,强抢他入府做小。女孩子的名声多么重要,就为了个娘们兮兮的男人,外头都差点把你说成女色魔了!”

    他一副愤愤不平的模样:“以你的身份,就是想娶京都城四公子,那还不是父皇一道圣旨的事吗?柳雾月这种寒门子弟,换了平时哪有资格进郡主府的门?”

    时景敏感地抓住了一个字眼:“娶?”

    萧祁点点头:“你爹娘都不在了,整个时家就你一条独苗苗。父皇早就说过,你将来的夫婿必定是要入赘时家的,生的孩子都跟你姓时,第一个男孩还可承袭你父亲的王爵。”

    哇哦……

    虽然不是女尊时代,但原主的身份地位极高,甚至能享有男性的特权。

    这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

    时景眸光微动,忽然开口问道:“表弟,那你知道,我想娶的人是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