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论国师的倒掉 > 章节目录 第23章 莺啼
    “乒铃乓啷”一阵清脆的响动之后,黄有财应声进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一身做工讲究的绫罗绸缎,每一颗扣子都是价值不菲的金珠玉器。脖颈上好几串珠子交错,走路时环佩叮当。最可怕的是他的手,恨不得十个手指头上都带满硕大的宝石指环。

    时景暗暗皱了皱眉:行了,知道你有钱,也不用这么浮夸将有钱这两个字穿在身上吧?

    黄有财十分恭敬地行了礼:“给时大人问好,您有阵子没来光顾了,是府里的差事忙吧?”

    时惜墨笑了笑:“有点。”

    黄有财寒暄了两句,转身看向了时景:“这位公子有些眼生,好像是头一次来咱们这里。不知道……是哪家的公子爷?”

    时惜墨介绍道:“这位是衮州来的苏五公子,他初来京都城,郡主让我带他四处逛逛,见见世面。”

    时景颇有几分傲慢地抬了抬下巴,算是打过了招呼,但她的目光却四下张望游移着,显然对这里的一切都十分好奇。

    怎么样?家世显赫的年轻公子哥初来贵宝地的这份脆弱的骄傲,她把握的应该是很到位了。

    果然,黄有财闻言眉眼之间的笑意更浓了。他乐呵呵地说道:“原来是苏五公子,您初来乍到,今儿的席面我黄某人包了,算是给您接风洗尘了!”

    他顿了顿:“对了,时大人,不知道两位是想听曲儿还是要看歌舞?我们月伶馆新进了位江南来的琴师,弹得一手好曲子,要不要试试看?”

    时惜墨摆了摆手:“我和五公子还有事要谈,这些就不必了。”

    他话音刚落,却见时景偷偷扯了扯他的衣衫。

    “时大哥,要不还是听一听吧?”

    时惜墨迎面遇上了一双格外虔诚和期盼的双眸,那眸光闪闪,无辜又真挚,让人实在不忍拒绝。

    他苦笑着摆了摆手:“五公子都发话了,那黄老板就都安排上吧!”

    两个人的酒菜席面能值几个钱?但这江南新来的琴师想必资费不低,这把,还是血赚的。黄老板心满意足地退了下去。

    时惜墨无奈地望着时景:“小景,你又胡闹!”

    时景却很理直气壮:“来都来了,说好的要见世面呢?连个小倌人都不点,那多没意思啊!再说,我只是看看,又不会做什么,这也叫胡闹?”

    她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目光时不时地往楼下的雅座扫去。

    “惜墨哥哥,你怎么看?”

    时惜墨一愣:“什么?”

    “那个黄有财啊!”

    “是个精明的生意人。三言两语就让刚刚还不满他抢钱的小景痛痛快快地又被宰了一刀。”

    时景挑了挑眉:“精明倒的确是挺精明的,但生意人嘛,我看未必。”

    “嗯?小景是发现了什么?”

    时景冷笑一声:“黄有财长得太普通了,他的身材大众,五官平平,整个人普通到脱掉了他身上的锦衣华服,将他往人堆里一扔,根本就没法将他再找出来了。”

    这种长相对于一个生意人而言,可并不有利。然而,若是要当一名密探的话,却是再合格也不过了。

    别问她是怎么知道的。

    时惜墨一愣,随即笑了起来:“我就说这黄老板有哪里怪怪的,但是又说不上来。”

    他顿了顿:“小景观察得很敏锐。确实,黄有财的那身行头实在是有些太夺人眼球了,让人很容易就忽视了他的脸。若是有人穿上了和他一样的衣裳,行走于此,恐怕我……不一定能辨认得出来。”

    如此的话,黄有财就不是一个具体的人了。每一个穿上那身行头的人,都是黄有财。

    时景望着楼下的大厅眼眸动了动:“这地方可真不简单。”

    出于职业敏感,她进入公共场所时会习惯性地去找摄像头和监听设备。虽然这里是古代,没有那么多先进的器材,但简易的窃听装备应该还是有的。

    将那些雅座隔离开的假山场景内部空间足够大,想来若要藏几个人,也是不难的。那就更别提放几个类似听声筒那样的东西了!

    所以,一旦进入这里,那所有的人都没有秘密了。

    这样想着,她忍不住便开始检查这间天字三号房,好似在闲逛,其实却不经意间左右敲击,想看看屋子里是不是还藏着什么密道。

    时惜墨见状笑了起来:“小景,你想多了。其他地方或许有暗道,但天字号房是不可能有这些的。”

    他顿了顿:“能有资格出入这里的,不是达官显贵,便是王公大臣,乃至宗室。若是月伶馆胆敢在这里动手脚,那黄有财背后的不管是谁,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时景长长的眼睫动了动:“那……如果是陛下呢?”

    如果黄有财的主人是庆国皇帝陛下,那月伶馆还有什么事是干不出来的?

    时惜墨愣住:“你说什么?”

    时景忙道:“没什么。”

    她用力跺了跺脚,确定地板也是实心的后,这才笑着说道:“没事儿,我检查了一下,这里是安全的。”

    那看来,是她想多了。

    也是,陛下乃是庆国之主,富有四海,拥有无上的权力,整个庆国都是他的,又有黑羽卫这样的密卫,确实没有必要立月伶馆这么打眼的一个靶子。

    她翘首以盼着:“江南来的琴师怎么还不来?我急着等听曲儿呢!惜墨哥哥,不知道这琴师长得俊不俊,样貌比柳雾月如何?”

    如果是美男子,那她就多看几眼。

    如果长得丑,那她就只能多吃菜了!

    这时,门外响起一道清脆而幽冷的声音:“在下殷行,给天字三号房的贵客抚琴。”

    时景连忙喝道:“进来!”

    声音可真好听!

    珠帘攒动,进来个一身月蓝色长衫的男子,他身姿挺拔,步履轻快,举手投足间并无脂粉气息,反倒有一股飒爽之风。

    只不过容貌嘛……最多也就算个凑合。

    在接连见到了萧谨安,柳雾月,萧祁和时惜墨这些各有风味的美男子之后,时景对美男子的评判标准不知不觉有了质的提高。

    与之相比,这位殷行的长相就显得实在平凡乏味了一些。

    殷行坐到了琴台前,对着贵客又行了个礼,在看到时景的那一瞬间,他的眸光微微有些变化。

    婉转如莺啼的嗓音温声说道:“这一曲觅知音,是江南时下最流行的新曲,江南离衮州不远,或许苏五公子也曾听过。那就聊借此曲,以慰五公子思乡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