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论国师的倒掉 > 章节目录 第26章 夜市
    时景尴尬地咳了一声:“我什么都不记得了,看你面善,还以为是苏家的哪位表哥……大侄子,别介意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想起来了!

    淑妃娘娘说,家中一共有五位哥哥,她和庆阳郡主的母亲年龄最小,那大舅舅家的老大比她年长,倒也没什么不可能。

    她再次拍了拍身旁的椅子:“相请不如偶遇,来都来了,陪姑姑喝一杯吧!”

    苏止青身子一窒……

    庆阳姑姑丢了记忆,这浑不吝的气质倒是完全没扔,比以往有过之而无不及。

    但没办法,谁让她是长辈,就算心里再不乐意,也只能勉勉强强地坐下。

    时景斟了一杯酒递过去,见苏止青迟迟不接,不由问道:“怎么?嫌这儿的酒不好喝?”

    苏止青黑着脸说道:“月伶馆这种地方,龙蛇混杂,谁知道这酒水里有没有被下了点别的什么。庆阳姑姑千金贵体,还是莫沾染得好。”

    他接过酒水,放在桌上,然后又举起袖管不着痕迹地往边上推了推,一副万分嫌弃的样子。

    时景也不恼,她抿了口小酒,又夹了快小菜,不紧不慢地问道:“大侄子那么讨厌月伶馆,怎么也有闲情逸致来玩?”

    提及此,苏止青的脸色更黑了。

    他眼神幽怨地看了时景一眼:“我在醉红楼与几位同僚喝酒,听人说起苏家五公子豪掷千金夜夜到月伶馆寻欢作乐。

    我五叔确实是位风流公子,但他为人有品格,绝不会到月伶馆这种……这种下流地方胡闹的。

    五叔此次来京都城,虽是奉了衮州家里的命令来看望庆阳姑姑,但也有要在京都城落脚择亲的意思。一旦沾染上了好去月伶馆的名声,还有哪家名门贵女乐意与他结亲?

    他绝不会自断前程的,定是有人假借他的名义招摇撞骗。我实在气不过,所以才过来打个假。”

    说着,苏止青瞅向时景的眼神更怨忿了:“谁知道,居然是庆阳姑姑干的好事!”

    看来这个哑巴亏,五叔在完全不知情之下,不得不就要咽下了。

    要不然,总不能对着别人说,喜爱逛小倌馆的那位,不是苏五公子,而是庆阳郡主吧?

    时景皱了皱眉:“大侄子,你说你刚才在哪里喝酒?”

    “醉红楼啊!”

    时景一脸意味深长的笑容,对着苏止青啧啧称叹:“醉红楼,那不是京都城内最大的窑子吗?大侄子你这双标得可够可以啊!”

    她眼眸微转,声音里不知不觉带着几分冷淡:“你说月伶馆是下流地方,那义愤填膺的模样,就好像你逛的那醉红楼是什么高贵的大雅之堂一般。既如此,下回,你去醉红楼时,可千万记着带上你的母亲和家里的姐妹一块儿去啊!”

    “你!”

    苏止青闻言差点要被气得吐血:“醉红楼确实是青楼妓馆没错,但我只是去和同僚喝酒听曲,这是文人墨客的雅兴。”

    时景笑了起来:“对呀,我来这里,也不过只是喝酒听曲,和美男子们聊聊天,倒不敢妄称这是什么雅兴,不过打发时间罢了。但与你做的,又有什么不同?”

    她高声叹道:“这做人哪,最贵有自知之明,自己常在花丛中混,反倒还嫌弃别人身上脂粉气重,真是有趣。”

    “你!”

    一身正气的苏止青脸色黑成了锅底:“庆阳姑姑!你要胡闹,没人管着你,但你若是要连累五叔的名声,父亲和宫里的淑妃娘娘,也不会纵容你的!”

    时景眉头一挑:“怎么?你要去打小报告告状?”

    她啧啧几声:“我还以为只有小娃娃才喜欢告状,看你人高马大都活到三十出头的年纪了,孩子都能打酱油了吧?居然还喜欢玩这套。真是出息了!”

    “三……三十?”苏止青张大了嘴。

    “对呀。怎么?我说少了?”

    苏止青闻言实在是坐不住了,他匆匆忙站了起来:“庆阳姑姑若是想用挖苦人的手段让我闭嘴,那是不可能的。我被你说几句,不算什么。但五叔的名声不可污!此事,我要立即回去禀告父亲!”

    五叔的名声,当然重要。

    但更让人难受的,却是那“三十”两字,实在是太欺负人了!

    说罢,他匆匆作了个揖飞快地夺门而出,便算是告辞了。

    时景望着那气得一颤颤的背影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的天,苏家的人这么迂腐无趣的吗?”

    自己逛青楼就是雅事,别人逛小倌馆就是下流,呵呵。

    这话真应该让满场的老爷大人们都听一听的,看看这苏止青出门时会不会被套个麻袋狠狠地揍一顿!

    殷行不在,又被这么一闹,时景顿时失了玩耍的心思,悻悻地记账离开了。

    今日时惜墨有事不在,樽儿要替她准备明日去南城聚贤楼诗会的衣裳,所以只派了瓶儿跟随。瓶儿脸皮薄,不好意思进去,便坐在马车上在月伶馆门前守着。

    见时景进来,瓶儿还有些惊讶:“郡主今儿结束得那么早?”

    以往不到夜半是绝不肯回府的,但这会儿夜色正好,是京都城夜里最热闹的时候,连街上都是人潮汹涌的。

    时景笑眯眯说道:“殷行不在,别人弹的曲子没他好听。”

    她对着车夫说道:“听说春水河的夜市特别热闹,我要去那边逛逛。”

    车夫道了声“是”,马车便往前疾驰而去。

    车厢里,瓶儿双眼冒着星星:“郡主是不是想起点什么来了?从前您就最喜欢去吃春水河的夜市。那儿的豆花馄饨是您的最爱呢!”

    “豆花馄饨?”这做法,倒是头一次听说。

    瓶儿却掰着手指细数起来:“火焰鱼,鸡汁豆腐干,豆花馄饨,香麻肉干,那可是春水河夜市的四大招牌。说起来,瓶儿也馋了呢!”

    时景笑着道:“瓶儿想吃,那就都买!”

    从北市的咸宁街出发,到春水河畔的夜市,距离不远,马车约莫行了一炷香的时间,便就到了。

    瓶儿说道:“郡主,前头人流太大,马车行不过去,不如我们在这下车,让老彭绕一圈,将车停到出口那边等?”

    时景点点头:“也好。”

    夜市果然名不虚传,一下马车就闻到了各种食物的香气,有熟悉的味道,也有闻所未闻的气味,莫说瓶儿,便是时景也有些兴奋起来了。

    瓶儿像个出笼的雀儿,不停地买买买,卖力地解说着,时景只要负责张口尝就行,不知不觉两个人便走过了半个夜市。

    好不容易到了豆花馄饨这里,不料却排满了人。

    瓶儿对着时景说道:“郡主,要不我在这里排队等着,您先在前后左右的这几个摊子逛逛,但不要走太远,我估摸着一盏茶的功夫也就好了。成不?”

    倒不是她心大。

    京都城的治安向来良好,拍花子拐人的事儿,十几年来都没听说过了。何况今儿郡主还是男人打扮,只要郡主不跑乱,就绝对出不了什么事!

    再说了,她人在这儿排着队,眼睛还是可以盯着郡主的嘛!

    时景当然没意见。

    她指着前面的几个摊子说道:“我就在这里逛着,不会乱跑的,你放心!”

    瓶儿当真放放心心地排起队了,一盏茶过去,好不容易轮到她,高高兴兴地买了两份豆花馄饨,正想着送到郡主面前献宝。

    “郡主?”

    她四下张望,不久之前还看到郡主在此地盈盈微笑,但只是她买馄饨的功夫,人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