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论国师的倒掉 > 章节目录 第32章 看戏
    聚贤楼诗会,一直从白昼到华灯夜上,柳雾月虽然并未最后夺魁,但不论是作诗还是写赋,都显示了他惊人的才华。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到最后,在场的所有人都忘记了曾经在他身上贴过的“男宠”印符,而将他当成了真正可敬的对手。

    当人们开始愿意深入了解一桩传闻,而非人云亦云时,那么传闻背后的真相便也会随之大白于天下。

    “知情者”趁机将柳雾月的身世和他这些年来所遭受的欺压绘声绘色地描述了一遍,九分真实一分煽情,足够让闻者惊心听者流泪。

    比起没有真凭实据的所谓“桃色绯闻”,曾有人亲眼看见过柳夫人当街鞭打继子。

    而半年前,学业优秀前途大好的柳雾月无缘无故就从国子监退了学,当时就引发了许多人的猜测。

    桩桩件件,互相交互佐证,倒将事情的纹理脉络彻底理清。

    原来,庆阳郡主当时带走柳雾月,是为了救他于继母的欺凌之中,哪里是什么为了美色当街强抢人?

    这一场反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上演,像疾风一样席卷了每个人的固有认知,完全改变了众人一直以来对庆阳郡主的看法。

    申仪公主简直要被气坏了。

    什么从不欺凌他人?那泰和殿的小宫女是鬼推下水的吗?

    什么夜盲症助人为乐?庆阳和那个柳雾月的手在郡主府的时候就已经牵在一块了,当她瞎吗?

    这个庆阳失了忆,倒是长了几分无耻的劲头,她还是头一次看到能将谎言撒得如此理直气壮的人。

    简直离谱!

    可她好几次都想要挺身而出怒斥庆阳虚伪的念头,都被太子哥哥的眼神强行压下了。

    太子压低声音说:“申仪,不要冲动!”

    一想到与燕国的和亲在即,申仪公主就算心中有着再大的怨气,也只能强自忍耐下来。

    也罢,虽然再不甘愿,但庆阳的名声变好了,对母后和太子哥哥并无坏处,哪怕于她,也是一样的。

    她紧攥着的拳头,终于还是默默地松开了。

    萧谨安冷眼旁观着这一切,起初只觉得嘲讽。

    庆阳这个无耻的女人,分明每次见到他时都行各种轻浮手段,口口声声要将他娶回家,怎么,失个忆就变成了高雅端庄的贞洁烈女了吗?

    若不是“锦州城萧世子”这个身份太过敏感,让他必须要谦逊低调,他早就拂袖而去了,哪里还会干坐在这里看她表演?

    可是看着看着……心中的嘲讽,不知不觉便变了味道……

    庆阳从来到聚贤楼开始便不曾看过他一眼,就连眼角的余光都没有飘向过他,哪怕一瞬。

    一想到那个雨夜,自己的身体曾被她一览无余,她冰凉的手指甚至还不小心轻拂过他大腿的内侧,激起他莫名的反应,他的心里就烦躁起来。

    诗会之后的夜宴,觥筹交错之际。

    萧谨安端着酒杯走到了时景面前:“庆阳郡主,能否借一步说话?”

    时景一脸莫名地看了他一眼:“你是?”

    萧谨安……

    时景一拍脑袋,笑了起来:“你看着有点眼熟,啊对,你是萧世子?”

    她当然知道萧谨安是谁,甚至一度相信,关于庆阳的死亡,他是个很有力的突破口。

    努力地调查月伶馆,费尽心思接近殷行,不过就是为了要有足够的筹码可以与他坐下来开诚布公地聊一下关于庆阳死亡前后的事。

    原本以为,在没有足够证据之前,萧谨安是不可能愿意与她心平气和地见面的。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还那么突然。

    呀,她还没有准备好呢!

    萧谨安像是努力地在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一字一句地道:“对,我就是那个你看着很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的小哥哥萧谨安。”

    他抿了抿唇:“若是庆阳郡主方便的话,能否借一步说话?我有事想要问你。”

    若是以往,他但凡能稍微不给庆阳冷脸,她就能跟个狗皮膏药似的黏上来。像今日这般,他主动开口相邀,她怕不得高兴疯了?

    呵,女人。

    他可不是因为她在聚贤诗会上光彩照人的表现而对她刮目相看了,所以愿意接受她那恼人的爱意,只不过是为了搞清楚一点事,勉为其难罢了。

    “抱歉,萧世子。”

    萧谨安皱了皱眉:“嗯?”

    她在说什么?抱歉?

    时景冲他淡淡一笑,礼貌又疏离:“时辰不早了,我与月伶馆的殷行公子有过约定,要去他住的地方看望他。”

    她顿了顿:“所以,很抱歉不能与萧世子借一步说话了。世子若是有事,可以改日去郡主府找我。”

    “不过……”她笑了起来:“我与世子素无交情,世子应当也没什么紧要事找我。所以……”

    她没有说下去,但话里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她在与他划清界限。

    萧谨安只觉得心里有一团火在熊熊燃烧,浓烟熏得他口干舌燥,连说话的声音也不知不觉嘶哑起来。

    “月伶馆的殷行公子?”

    时景没有回答,只是冲萧谨安礼貌一笑,然后便旁若无人地越过了他身前,与太子二皇子等人道辞。

    柳雾月跟了上来:“郡主,我陪你一起去吧。”

    时景摇摇头:“雾月,你留在这里。”

    她笑着拍了拍他肩膀:“今日你好不容易重新在文士书生中有了名声,切不可浪费这机缘。

    听说,晚宴时国子监的祭酒大人也来了,就在太子与二皇子那桌。我刚才和二皇子交代过,等会儿他会带你去拜见祭酒大人。

    顺利的话,过两日你就可以重新入国子监读书了!”

    什么?

    重新入国子监读书?

    他?可以吗?

    柳雾月的身子不由自主地有些发抖,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低声地念着:“郡主……”

    时景笑笑:“雾月,我对你寄望颇高,还指望明年春闱你可以高中呢!不要让我失望。”

    说罢,她便转身离开了聚贤楼。

    光线昏暗的楼道口,萧谨安满脸阴郁地望着庆阳徐徐远去的背影,脸上的表情变幻,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嘻嘻,我可真是英明,一听说庆阳郡主带着她的小男宠来聚贤楼了,我立刻推掉了手上的事巴巴地跑来看热闹。好一出精彩绝伦的大戏,果然没让我失望!”

    萧谨安冷哼一声:“戏可还看得过瘾?”

    “过瘾。”

    “你就不怕看得太过瘾了,轮到你自己上台的时候穿了帮?”

    “嗯?”

    萧谨安冷笑:“庆阳郡主赶去看望殷行公子了,怎么?殷行公子还不跑回去装病,要杵在我这里风言风语到几时?”

    话音刚落,只见身旁的位置一凉,喜好看戏的那个人着急忙慌地回去演戏去了。

    他忍不住嘴角浮出一抹笑容来:“你也别让我失望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