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论国师的倒掉 > 章节目录 第34章 回府
    殷行想了半天,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索性便不应对了。

    他利落地起身,弯起了左腿,再将左手肘撑在膝盖上,然后好整以暇地望着时景:“人人都说庆阳郡主是个草包,我看那些看走眼了的人才是蠢货呢!”

    “没错。”他顿了顿,“我确实没有生病。”

    时景笑眯眯望着他:“所以……你装病的原因,该不会是不想再弹琴给我听了吧?”

    殷行大剌剌地点头:“对,没错。”

    他伸出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语气里颇带了几分幽怨:“郡主黄昏便来,夜深而去,就让人干坐着弹琴,几个时辰下来,腰也酸,背也僵,手指都疼死了。”

    能忍到第七日才装病,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时景顺势抓住了殷行的手:“我看看。”

    对面的男子顿时像个被炸了毛的小猴子,一把用力将手指抽了出来:“郡主请自重!殷行虽只是个微不足道的琴师,但却也有自己的尊严。”

    这个恶女人真是轻浮惯了,时不时找借口对他动手动脚,摸了他的脸,又来摸他的手,当他是什么?

    揩男人的油难道就不是揩油了吗?

    这一刻,他忽然懂了哥哥为何对庆阳郡主如此厌恶。

    可笑当初他常藏在暗处偷笑,还觉得有趣。可当他亲临此事,才知道这一点都不有趣,简直恶心透了!

    时景笑嘻嘻地说道:“没想到殷行公子这么敏感,我只是想看看你手指上的伤,又不是想要轻薄于你,你慌什么?又怕什么?”

    他的手掌指腹和虎口处都有很厚的茧子,这不是常年弹琴能磨出来的。

    这是一双握刀的手。

    不只是刀,这个殷行应该还擅长射箭。

    这样的人物,居然屈身于小倌馆当一名琴师,本身就是件不可思议之事,他一定另有所图,且所图甚大。

    她眼眸微微动了动:“山间清净,景色怡人。殷行公子,既然你没病,不如陪我逛逛这园子吧!”

    殷行好不容易平复了心情,脸色还有些不大自然:“既然郡主有此雅兴,难道我还能拒绝不成?”

    他略显生硬地下了床,随手取了件披风,回头道:“郡主,请!”

    秋蝉居不算很大,但亭台楼阁按着江南流行的九曲十八弯布置,方寸之地,曲折蜿蜒,倒颇有意趣。

    时景起初与殷行并肩而行,逛着逛着,她便有意将步伐放慢,不多时,便落在了他身后。

    她当然不是真心要逛园子的。

    这大晚上的,天墨墨黑,仅凭着天边的一点月色和手里昏黄的灯笼,顶多也只能照亮前行的路,哪里能看得清周围的景致?

    她不过只是想确认一件事。

    时景抬头望着愈行愈远的殷行的背影,视线逐渐迷离,有那么一刻,仿佛又置身于那个改变了她命运的雨夜。

    是他。

    殷行总算发觉了不对劲,他一回头,看到庆阳郡主早已被他远远地拉在了身后。

    他忍不住嘀咕:女人真是娇气!

    又娇气又麻烦。

    可对方是庆阳郡主,掌握着十万时家军的虎符还在她手中,是他用尽全力也想要接近的人。

    即便心中气得想要咬死她,可他却还是不得不放慢了脚步:“郡主,天黑了,跟紧着一点!”

    时景停在原地笑着摇头:“天黑了,也看不清什么景致,不如我改日再来。”

    她顿了顿:“虽然殷行公子是装病,但这几日操劳辛苦却是真的,时辰不早,公子还是好好歇息吧。告辞!”

    说罢,她便转过身要往外走。

    殷行顿时急了:“慢着!”

    这人为何总是不按常理出牌?这种时候,她不是应该与自己去前面的凉亭中小坐一会儿,继续话里话外藏着机锋吗?

    她还没说明日会不会来这里,或者,会不会去月伶馆。难道,她知道他故意装病不给她弹琴之后,就再也不来找他了吗?

    那他处心积虑地接近她,为了练琴差点废了好几根手指头,这都是图什么呀?

    时景回过头:“殷行公子还有什么事?”

    “我……你……”

    殷行一时语窒,结结巴巴半晌,忽然开口说道:“郡主刚才说要将我抢回府去的,怎么?才说出口的话就不当真了?”

    “什么?”这下轮到时景愣住了。

    她现在已经知道,殷行就是那夜将她放到月伶馆门前的黑衣人了。

    能神不知鬼不觉将她从庆宫带出来的人,绝不是泛泛之辈。殷行,极有可能是萧谨安的人。

    她还在思考着,该如何利用这条线索,抓住萧谨安的小辫子呢,结果人家就巴巴地送上门来了。

    他要她带他回府?

    嗯,怎么算这笔账她都不会亏。

    时景笑了起来:“好呀。择时不如撞日,既然你是自愿的,那我现在就带你回郡主府。”

    “只是……”她顿了顿,语气忽然暧昧不明起来:“你可要好好想清楚了,开弓没有回头箭,一旦入了我的家门,那可就是我的人了哦!”

    殷行在心中疯狂吐槽这女人说的什么虎狼之词。

    谁要当你的人!

    鬼才要当你的人!

    但一想到靠着脸皮薄的哥哥,怕是这辈子都拿不到虎符了,倒不如他豁开了脸面先混进郡主府再说。

    至于入府之后的事……

    小爷一身功夫,总不可能被那个恶女人霸王硬上弓吧?

    这样想着,他点了点头:“只要郡主不让我没日没夜弹琴,允许我出入府中自由,每月给的银子比月伶馆多,我现在就跟你走!”

    时景挑了挑眉:“行。你想弹琴便弹,不想弹琴便不弹,顺从你自己的心意便可。每月的例银,至少是月伶馆的两倍。”

    她顿了顿:“殷行公子又没有卖身于我,只要公子按着府里的规矩办事,郡主府的大门任由你来去自如。这样可以?”

    殷行大手一挥:“走吧!”

    时景问道:“不先回屋收拾收拾?”

    殷行摇头:“那些旧的衣裳物件,都不要了。”

    他嘿嘿一笑,露出两排整齐光亮的牙齿:“反正郡主会给我买新的。”

    小童闻讯而出,紧张又忐忑地问道:“天色这么晚了,小姐要回去,公子这又是去哪儿?”

    殷行笑嘻嘻地拍了拍小童的肩膀:“我跟她一起回去。以后,再也不回来啦!”

    说罢,他紧两步上前,跟在时景的身侧大跨步地离开了秋蝉居。

    凄凉的秋夜晚风里,空阔寂寥的院落中,只剩下小童欲哭无泪的脸庞,地上被风卷起的落叶“沙沙”作响,好像在和他的悲伤。

    终究还是错付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