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论国师的倒掉 > 章节目录 第42章 金脉
    “吁——”马车应声停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时景飞快地钻出马车,对着一旁骑马护送的时惜墨说道:“惜墨哥哥,我忽然想起来有点事要办,你替我护送这几位公子回府,务必要安全地将人送到家!”

    这是不想让马车里的这几位跟随的意思。

    她顿了顿,又道:“对了,在山脚下替我留一匹马,我回来时要用。”

    时惜墨眉头轻皱:“这里有些偏僻,郡主若是有事,我陪你一起……”

    话音未落,却被时景打断了:“不必了,惜墨哥哥,我不让你陪,自然有我的道理。再说……”

    少女狡黠地一笑:“我知道你安排了暗卫之类的人跟随,若是我有麻烦,他们会保护我的。惜墨哥哥,你是不会让我有事的,对吗?”

    多年的卧底经验让她对周遭的环境变化特别地敏感,对于伪装,她也有一定的心得研究。

    所以,在第一次出门的时候她就知道,庆阳的身边一直都有高手暗中跟随。

    一开始,她琢磨不透跟着她的到底是哪方的人,可能是帝后,也可能是苏家,甚至还可能是想要她命的人。

    但直到今日,她才确定,或许也有其他的人在盯着她,但胆敢跟得那么近的,只有时家的人,那些都是时惜墨安排在她身边保护她的暗卫。

    时惜墨想了想:“好。”

    脚下的这座山叫做莫离,养安堂便建在此地,杨叔刘叔他们虽然今时不同往日,可是在他们的地盘上,还没有人敢对国公爷的血脉不利。

    何况,他确实安排了手下的精锐暗中跟随,郡主的安全还是可以保障的。

    他冲着时景笑笑:“山上的天黑得早,郡主可不许贪玩,办完事……就赶紧回家吧!”

    车厢里,白棋倒还算沉稳,但殷行却有些耐不住性子了,他掀开车帘,一心一意想要跳下来:“郡主,你要散步吗?我陪你啊!”

    时惜墨的长刀拦在了他的身前:“殷行公子,还请坐稳了,彭叔现在就要驾车离开此地,路不平,颠簸,若是不坐好摔着了可就不好了。”

    刀鞘开了一小截,露出了无比锋利的刃,仿佛在说:你下来啊,你敢下来我就割断你的脖颈,看你敢不敢试试。

    自然是不敢试的。

    时惜墨自小在军营里长大,他的刀不知道饮过多少敌人的血,杀意十足。

    殷行忍不住攥紧了拳头,又默默地放下了:“行,行,你的刀硬说什么都是对的!我坐好,我坐好还不行吗?”

    论轻功,他可以秒杀在场所有人,可是真刀实枪地拼实力,他心里很清楚,他不是时惜墨的对手。

    拼不得,便只可退一步了。

    他满脸憋屈地退回了车厢内,却正面迎上了白棋略带嘲讽的笑容。

    “笑什么笑?再乱笑小心面瘫啊!”

    白棋轻声嗤道:“我笑有人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又没有在笑殷兄,殷兄着急跳脚做什么?”

    他顿了顿:“有些事啊,不是你跟着贴着就能顺着你的意思的,我以为殷兄能懂这个道理呢!”

    殷行皱了皱眉:“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这个白棋真的古怪。

    昨日称病闭门不出,今儿却非要跟着来这养安堂,刚才在车上一个劲对郡主暗送秋波投怀送抱,偏这时候又装得恬淡起来了。

    真是诡异!

    而且,他话中意有所指的样子,总觉得他在暗示什么。难道,他知道些什么?

    白棋并没有理会殷行越来越殷切的目光,他淡淡说道:“今儿起得早,我有些困了,想睡一会儿。殷兄柳兄还请自便吧!”

    说罢,他不再发一言,竟闭目养神起来。

    时景看着马车远去,渐渐彻底离开了她的视线,这才松了口气。

    没人跟着来,真好。

    她提起裙子,特意撕开了冗长复杂的裙摆边,这样才更方便在树林子里行走。

    “路公子,你在吗?”

    她轻声叫唤,一边往刚才看到人影的方向往林子里走了进去。

    黑衣男的身子微微一僵,他回过头去,看到林间金灿灿的落叶缓缓飘落在少女的发顶,目光移下,是一张玉雪姣丽的面容。

    他轻声惊叹:“是……你?”

    男人仍旧是一身黑色的丝绸斗篷,宽大的帽子紧密地扣在了他头上,只露出半张美到惊魂夺魄的脸。

    正是路星择。

    时景蹦蹦跳跳地跑到了路星择的面前:“好巧啊,路公子,居然在这种地方也能碰见你呢!”

    她指了指他的手臂,关切地问道:“你的伤好一点了吗?”

    路星择似乎很少与人如此坦率直接地相处,有些僵硬和紧张:“好……好多了。”

    对于眼前的少女为何会在此地,他倒是一点也不惊讶。

    他知道她的身份,也知道这座山上有与她相关联的地方。

    只是,她为何会只身一人来林子里,而且显然是冲着他来的,这一点,让他有些困惑。

    “你……”

    他还没曾来得及开口,少女笑意盈盈地问道:“路公子,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家住在附近吗?”

    路星择忙摇头:“没有。”

    他没有家。

    他住的地方也离这里很远。

    来这个地方,只是因为星盘提示这附近可能会出现他要寻找的人。

    星盘的提示,其实只是一个很宽泛的概念,只能证明他要找的那个人曾在这里出现过,或者与这个地方有一些羁绊和联系,但并不一定能让他百分百找到人。

    事实上按照师父的说法,十次里面可能仅有一次是成真的。

    可他还是不得不来这里碰碰运气————他最近的身子越发差了,已经到了迫不及待要找到一位继承人的地步。

    而他这一脉的传承,对弟子的体质和血脉要求实在太高了,要找到完全契合的这万中无一的人选,他不能错过任何一次机会。

    但这些事,他并不能说出口。

    时景笑眯眯地划了划手臂:“那你这是……”

    路星择抿了抿唇:“走走。”

    说瞎话!

    谁没事干在这荒山野地里散步啊?

    但时景却并没有拆穿他,她笑着说道:“啊,我也走走。那……一起吧?”

    路星择默了默:“哦。”

    两个人并肩而行,在这荒芜的野林中慢悠悠地走了好久,终于到了有人烟的地方。

    时景指了指前面不远处的茅草屋:“那里居然有人家诶!路公子,我饿了,要不我们一起去那边问乡亲讨一点吃食吧?”

    路星择习惯了与世隔绝的生活,很少与人相处。而且,他不需要食物。

    “我不……”

    “饿”字还没有说出口,便见身旁的少女已经像个欢腾的小蝴蝶一般往农居的方向扑了过去

    他一愣。

    少女欢快的背影好似有着魔力,竟让他不由自主地跟在了她身后。

    路星择有些困惑。

    他讷讷地想:“或许,这些村民家里有适合习本门心法的金脉弟子……也不一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