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论国师的倒掉 > 章节目录 第44章 口角
    雨势太大,如同帘幕挂在天际,让人的视线受阻,只看得清近在咫尺的地方。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再厉害的神箭手,在这样的景况下,也辨认不清目标的方位。就算能看得清,雨水也会改变箭矢的方向,让他失了准头。

    这场暗杀只能作罢。

    果然,茅草屋里的人零星地射出几箭之后,便就没了动静。

    倾盆大雨中,时景被路星择抵在了树干上,浑身上下都被他宽大的斗篷所包裹,而头顶,则是他如同雕塑般精致完美的下巴。

    这是一个让人脸红心跳的树咚场景。

    但此刻,她还没有功夫为与帅哥亲密接触而沾沾自喜,整个人沉浸在巨大的懵懂和怀疑之中。

    “这次穿越,除了主角光环外,会不会也让我拥有了一些特殊的能力?”

    比如说,能呼风唤雨?

    这已经不是老天爷第一次听从她心里的想法下雨了。

    刚来的那个晚上,她迫切需要一场大雨来遮掩刚从水池里出来浑身湿漉漉的她的踪迹,她心念刚起,大雨便应声而落。

    今日,也是如此。

    晴天下雨,本就诡异,一次勉强还能说是巧合,可她已经遭遇了两次。

    “走吧。”

    头顶响起了路星择平静无波的声音。

    时景回过神:“什么?哦哦。”

    她这才惊讶地发现,置身如此瓢泼大雨之中,但她整个人却被遮得好好的,几乎没有淋到什么雨。

    “路公子,你这斗篷防水的啊?”

    古代就有这技术了?

    路星择没有回答她的问话,只是淡淡地说道:“再不走,他们就要追上来了。”

    时景连忙道:“对,赶紧走!”

    他们擅长了对方的地盘,窥破了见不得人的秘密,茅草屋里的人必定容不下他们活着。

    虽然大雨干扰了弓箭手射击,可不妨碍他们搜山灭口。

    她走了狗屎运才得来的新的人生,还没有开始享受活着的美好呢,万不可能将自己的小命丢在这里!

    此时,时景紧紧地依偎在路星择的怀中,裹在他那件防水斗篷内,两个人一路往山下飞奔而去。

    什么男女大防?她完全顾不得,也压根不想顾。

    路公子的脸蛋这么好看身子这么香,她只是贴贴怎么了?没有伸出罪恶之爪趁机乱摸,就已经是她的温柔与克制了好吗?

    好不容易跑到了山脚下,时景一眼就看到了她让时惜墨留下的那匹马。

    雨,渐渐小了。

    她轻轻抬头,小声地问道:“路公子,你会骑马吗?”

    路星择点头:“会。”

    时景松了口气:“那就太好了!”

    骑马这种高端的技能,可不是她一个小警察能够有钱有机会学会的。

    好在庆阳郡主的身体记忆还在,先前她在时惜墨的指导下练习过一阵,骑倒是勉强能骑了,但让她带个人一起,她就两眼一摸黑了。

    路星择会骑马,那就没问题了!

    她翻身上马,拍了拍自己的身后:“路公子,你上来吧!一旦入了内城,这些人就不敢再追过来了!”

    路星择抿了抿唇:“不了。”

    他顿了顿:“我还有事还没有做完。”

    说完,他不等时景再开口发问,轻轻地拍了拍马屁股,马儿竟不顾一切地往前飞奔起来。

    时景连忙回头,大声问道:“路公子,我要去哪里才能找到你?你的荷包还在我这里,我得还你!”

    微蒙的细雨模糊了那半张惊神绝艳的脸,那个黑色的身影像是忽然从世间蒸发了一般,转瞬就消失无踪了。

    没留下一个字。

    时景顿时有些惆怅:“好歹同生共死过一回,连句话都不留,真不够意思!”

    她轻轻掂了掂手中的荷包:“哼,不管了,若是以后遇不到了,这荷包也就不必还了,就当是给我留个纪念。”

    没有了路星择的斗篷,淅沥的雨一滴滴落到了时景的身上,湿答答黏糊糊的,怪不舒服的。

    她心念一动:“够了够了,不要再下雨了!”

    话音刚落,雨便停了。

    她张大了嘴:“这……该不会是真的吧?我能控制老天下雨了?”

    再试试?

    “下雨吧!”

    咦?没有用?

    “下一场毛毛雨吧!”

    真的没有用。

    时景想了想,可能这种特殊的技能需要一定的产生条件,或者又什么限制?必须是在她非常需要非常危险的时刻才可以?还是一段时间只能用一次?

    她百思不得其解,猛得摇了摇头:“不管了不管了,这种玄学也没有必要非搞清楚不可,我还是尽快回去与惜墨哥哥商议一下此事。”

    ……

    庆阳郡主的寝殿中,时惜墨皱着眉头看着板子上新增的几张纸,眉心拧成了一个川字:“有人在莫离山上种植西域的禁药?”

    莫离山,可是养安堂在的地方。

    时景点头:“嗯,那地方背阴,靠近山脚下了,与养安堂离得远,杨叔他们可能没有发现过。”

    她想了想:“其实从外观来看,就是再普通不过的一个小村落,就算被发现了,杨叔他们可能也没往其他地方想。”

    时惜墨的面容却十分谨慎肃穆:“这些禁药,绝不是养安堂的人所种,他们办不到。”

    他顿了顿:“但有人选择在莫离山上做下此事,其居心险恶,怕是冲着时家军去的!”

    联想到前不久郡主的失忆也与五步醉有关,这团迷雾仿佛越来越深了。

    时景想了想:“月伶馆那边的线索没什么用,看来我们得另外找切入点了。”

    她说道:“惜墨哥哥,我听樽儿说,那日我心情不好,所以领着她去东市闲逛,在点翠居碰见了吏部尚书周大人家的小姐,两个人起了点口角。

    等我气呼呼地上了马车,突然发现腰间不知道何时被人塞了一个荷包,里面就是邀请我入宫的纸条。

    荷包是何人所放,这一点至关重要。”

    时惜墨道:“事后,我去过了点翠居,并没有发现有何异样。”

    “那位周小姐呢?”

    时惜墨道:“礼部尚书周琦大人膝下仅有一双儿女。长子名叫周瑞安,乃是京都城四公子之一,次女名周温婉,也是名满京都城的才女。”

    他顿了顿:“周小姐与申仪公主关系很好,两个人经常一处玩。”

    时景挑了挑眉:“原来她是申仪的朋友。”

    那和庆阳不对付便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她想了想,又问道:“对了,申仪曾说,在我出事的前一日,我在泰和殿推了个小宫女入水,此事是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