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论国师的倒掉 > 章节目录 第47章 深渊
    好朋友?

    时景顿时来了兴趣:“我还有好朋友?”

    瓶儿用力点了点头:“嗯,郡主和翩儿小姐从小就志趣相投,说话都喜欢直来直去,不乐意拐弯抹角,还都喜欢欣赏美男子!”

    她想了想:“翩儿小姐,是除了咱们府里的人之外,京都城中唯一一个不论别人怎么说都坚定不移地站在郡主这边的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沈翩儿……

    时景心中徜徉着几分奇妙的感觉。

    她从前也有生死不移的朋友。

    当初她卧底歌舞厅,成了旁人眼中做皮肉生意的“失足妇女”,被无意中遇到的小学同学唾弃时,却也有人坚定地相信她是个好女孩。

    “翩儿小姐也会去生辰宴吗?”

    瓶儿摇了摇头:“不知道。”

    “嗯?”

    樽儿接过话头:“两年前,翩儿小姐在府上表小姐的大婚之日企图掳走新娘造成了大乱,害得韩国公府丢了好大的脸面。韩国公一生气,就把翩儿小姐送去了西宁老家,再不准她回京都城。”

    她笑了笑:“不过,翩儿小姐自小就和太子殿下有婚约,是咱们庆国未来的太子妃呢。听说宫中有意要让太子在明年完婚,我估摸着,翩儿小姐在年前就会回来了。”

    在表姐大婚之日掳走表姐?

    听起来也是个胆大包天之人啊!

    有趣!

    时景不由期待起来。

    正在这时,院子里忽然响起了一阵动静。

    樽儿面色古怪地看了时景一眼:“回禀郡主,是……是殷行小主。这两日,他来了多次想要求见郡主,都被拦住了。”

    时景无奈地扶着额:“拦得好!”

    送走了柳雾月,又来了一个殷行。

    虽然明知道对方来郡主府心思不单纯,但她为了萧谨安这条线也忍下了,这货就不能老老实实在暗中摸索吗?

    学什么不好,非要学柳雾月投怀送抱?

    他那不走心的演技,比柳雾月还要敷衍好不好?

    真是头疼啊!

    “郡主,殷行给你送甜羹来啦!郡主,出来见见我嘛!郡主,人家想你了啦!”

    似乎是笃定时景会听到这些鬼言鬼语,外面的人喊得越发大声了。

    时景长叹一口气:“罢了,樽儿,将这里的东西收好,让他进来吧。”

    她能对付柳雾月,就不信拿这个殷行毫无办法。

    爱演对吧?那就陪你演!

    其实,殷行扯着嗓子喊喊,也就真的只是喊两声的。此刻他手中既没有甜羹,也并没有想念时景。

    当樽儿来请他进去的时候,他还愣住了,因为他也压根没有真的想见郡主……

    时景抬眸看到了殷行眼神中一闪而逝的慌乱,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甜羹呢?”

    殷行脸色一红,他咳了一声:“郡主迟迟不见我,我生气,就把甜羹吃了。”

    他挺了挺胸膛,将上半身凑了过去:“郡主若是不信,可以来尝,我的嘴上还有蜜糖!”

    分明是一张再普通不过的脸,但他的声音好听,犹如天籁,竟将这番无理取闹的撒泼显得有万种风情。

    时景冷笑一声:“是吗?那我可得好好尝尝了。”

    她伸出手去,一把将殷行的小脸抓在手中牵引到自己的面前来。

    说时迟那时快,她的鼻尖飞快地在他的唇畔擦身而过,只差零点零一公分就要触碰到了。

    “确实很甜。”

    殷行当场愣住。

    芬芳扑鼻的少女气息擦过他的脸颊时,脑子里好像有无数道雷当场炸开,他的灵魂和肢体都在这一瞬间灰飞烟灭了。

    “你……你你……”

    她……轻薄了他……

    她轻薄了他?

    她怎么可以轻薄他!

    他与她眼神交织的那一刻,火光四射。

    樽儿和瓶儿只觉得脸红心跳口干舌燥,连心跳都加速了。

    这地方看来是不能继续待下去了!

    樽儿干咳了一声:“郡主和小主说话,我们先下去了。”

    两个丫头彼此对视一眼,也不等时景开口,就飞也似地逃走了。

    走之前还不忘记将门关好。

    时景好整以暇地看着殷行:“我怎么了?”

    她伸出手去,作势要再去摸他的脸。

    殷行吓得叫步踉跄,步步后退,直到退无可退:“你想对我做什么?你……你别再过来了!”

    时景不理他。

    他步步后退,她步步紧逼,直到将他整个咚在了墙上。

    “我还以为这是你想要的呢。怎么?玩不起了?”

    殷行窘迫极了。

    早知道庆阳郡主放荡大胆,不能将她看成是一个正常的女人,可是再怎样她也是个女人不是吗?怎么能这么地……厚颜无耻呢!

    他将手交叉挡在了自己的脸上:“别……别再过来了。”

    心脏剧烈地跳动,像雷神在擂鼓。她再靠近的话,他害怕心会炸开来。

    时景才不理会,她越逼越近,目光却始终盯着殷行耳后与脖颈的交界处不停。那里,有肉眼很难可见的一点点细微不同。

    人皮面具吗?

    她心中一动。

    “小殷,今日可是你自己主动投怀送抱的。既然是你要开始,没道理现在就喊停啊。当然,你喊停也没用,我不会停下来的。”

    “什……什么?”

    殷行眼看着少女的脸颊离他越来越近,她柔软的身体渐渐贴近他的胸膛,她温暖的呼吸均匀地喷洒在他的脖颈,激起他身上一阵又一阵陌生的感觉。

    他只觉得眼前渐渐黑了。

    一种奇异的感觉骤然从心内升腾而起:难道……我殷行英明一世,今日却要栽在这里了吗?

    从前笑话哥哥时,他有多嚣张,此刻他就有多狼狈。

    时景没有说话。

    她只是伸出手来。

    少女冰凉细腻的指尖在他平凡的脸庞上轻轻划过,然后摩挲着,毫无规律可言,但却格外地挠心挠肺,让他抗拒不已,却又莫名有几分期待。

    正在殷行觉得自己的双腿都软下来时,少女的手指精准无比地按到了他耳后某个柔软的所在,然后“撕”一声,有什么东西从他的左脸掉落下来。

    他的心跳,好像漏了一拍。

    巨大的恐惧,像一个深不见底的渊,将他整个人往深渊的底部拉去,黑水仿佛在一瞬间淹没他头顶,他逐渐麻木,最后变成一具毫无知觉的尸体。

    慢慢地,慢慢地,沉下去。

    时景惊讶地望向他:“你的脸……怎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