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论国师的倒掉 > 章节目录 第54章 长宁
    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个程度,庆帝自然得有所表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他大手一挥,令禁卫军前去靖南王府,兴师动众要将三皇子押回宫来。

    深宫之中,看似花团锦簇,一片和祥,但暗地里到处都是错综复杂的关系。

    禁卫军刚出了宫门,皇后娘娘,淑妃娘娘和庄妃娘娘处,便都收到了消息。

    容尚宫在时皇后的耳边悄声回禀几句,然后问道:“皇后娘娘,太子殿下和申仪公主此刻正在靖南王府中,要不要奴婢派人去知会一声?”

    她顿了顿:“陛下雷霆震怒,这阵势不小呢!”

    时皇后紧闭的眼眸动了动,半晌又摆了摆手:“不必了。这火要烧的是萧陌,若是太子急着撇清,倒反而显得他无情。”

    她幽幽叹口气:“静观其变便是。”

    容尚宫又问道:“那庆阳郡主那边?”

    时皇后淡淡笑了笑:“这丫头既懂得哭着进宫向陛下求助,你放心,她也吃不了亏。”

    说罢,她唇畔又露出个讥诮的笑容来:“不过,等会儿三皇子拿回来了,我这个当母后的,可得亲自去为他求求情。”

    陛下最喜欢当着她的面显示对小景的厚爱了,既然如此,她就成全他,让他再多多表现吧!

    ……

    春澜殿中,此刻温暖如夏。

    淑妃手中抱着暖炉,懒洋洋地倚在美人榻上眉头紧蹙:“你说小景哭着向陛下告三皇子的状?可曾知晓是为什么?”

    一旁的大宫女连忙回答:“这倒不清楚,只是禁卫军已经赶去靖南王府拿人了,想来不是小事。”

    她顿了顿:“娘娘,今日可是靖南王妃的整生日呢,王府大摆宴席,陛下却去拿人,这是当众下了靖南王的脸面。三皇子所犯之事,一定非同小可。”

    否则,以靖南王府的势力,陛下无论如何也该卖王妃一个面子。

    淑妃闻言,目光动了动:“替我准备一下,我要去皇极殿。”

    ……

    庄妃娘娘的秋元殿内,此刻却是一片狼藉,“噼里啪啦”,将门女出身的庄妃将屋子里的杯盏扫落一地,却根本无法平息她内心的怒气。

    她身边的姜嬷嬷劝慰道:“娘娘,这样紧要关头,生气也是毫无用处。不如,好好想想该如何救下三皇子殿下?”

    庄妃怒喝道:“你懂什么!陛下前阵子正在查兵部的亏空,但那案子刚查到了兵部侍郎梅于谨,他就上吊自杀了!这案子没了线索,查不下去,算是不了了之。”

    她来回踱步,心急如焚:“可是,梅于谨是我父亲宁远大将军从前麾下的副将,他倒好,一死百了,但嫌弃却都扣在了我父亲头上。”

    姜嬷嬷大惊失色:“竟还有这样的事?”

    庄妃冷哼一声:“你也知道,我父亲手中有兵权,陛下虽然倚重他,但同时也忌惮他。出了这档子事,本就让陛下心存怀疑,可没有真凭实据,也只能就这样算了。”

    她恨铁不成钢地叹口气:“陌儿倒好,不懂得躲着点,居然还眼巴巴地送把柄到陛下跟前。救?这你叫我怎么救?”

    朝中的事向来复杂地很。

    像宁远大将军府这样手握兵权的势力,陛下有事的时候想要倚仗,没事的时候就恨不得立刻连根拔除。

    镇国将军,不就是前车之鉴吗?

    如今四海升平,北境之外的燕国都要派使者来和亲了,战事不起,陛下对庄家便没有倚仗,只剩下忌惮。

    再加上兵部的事,让陛下胸中憋着口气,新仇旧恨加起来,这回陌儿怕是得好好吃一顿皮肉之苦了!

    救?

    她能自保就算有本事了。

    姜嬷嬷也是跟着庄妃的老人了,这些事情稍一点播,她便都听明白了。

    “可是,总不能不管三皇子殿下了吧?娘娘,那可是您唯一的指望了,若是他有什么三长两短,可该怎么办啊!”

    庄妃来回踱步:“你说得不错,陌儿不能有事。我虽心知他躲不过这劫,但却也不能真的什么都不做。”

    至少,她得设法保全住陌儿的性命!

    她忽然顿住了脚步:“姜嬷嬷,你立刻拿我印信出宫一趟,去找我大哥拿个主意!要快!”

    姜嬷嬷连声道“是”,然后飞快地往门外跑去。

    庄妃深吸了一口气,对着镜子弄脏了自己的妆面,扯歪了发髻和头簪,然后冷声对着身边的侍女说道:“去长宁宫。”

    ……

    此刻,华灯初上,靖南王府中正值歌舞升平,假山上搭的戏台,舞姬正在卖力地扭动着腰肢。

    靖南王妃十分满意地望着眼前的一切。

    她喜欢热闹,今日大半个京都城的名门贵胄都来到王府为她贺寿,连太子和大公主都来撑场面了。

    而她也在今日的花宴中择定了两位未来儿媳的人选,只等着和世子商量,看哪家的姑娘更入儿子的眼。

    人生得意,须尽欢。

    听着四周围贵妇们的吹捧和迎和声,靖南王妃想,当年她错失了太子妃的位置,嫁给了当时最没有希望夺嫡的靖南王,原本以为这辈子都要被太子妃踩在脚下了。

    太子妃当了皇后,又当了太后。

    可那又怎么样?

    她的丈夫不爱她,亲生的儿子被害死,如今空有太后之尊,却只能在长宁宫中,眼睁睁看着害死了她孩子的人位登九五,权掌天下。

    这份冷宫苦寂,如何能与锦绣膏粱的靖南王府相比?

    而她这份富贵,也决然不止于此。

    靖南王妃的目光不由地望向了东厢,三皇子萧陌此刻正与世子和朋友们打成一片,其乐融融,好生和谐。

    而太子殿下身边,却无人追随。

    她嘴角微微浮起笑容来:“凭着庄家的势力和王爷的扶持,将来,三皇子必定能问鼎东宫,成为天下之主。”

    那她的富贵,便就能绵长恒寿了。

    正在这时,外头忽然传来阵阵响动。

    靖南王妃皱了皱眉:“怎么回事?”

    侍女匆匆忙忙从外头跑了进来,着急忙慌地道:“王妃不好了!”

    靖南王妃身边的大丫鬟呵斥道:“今日是王妃娘娘的大寿,你大呼小叫什么?莫要胡说八道了!”

    侍女急得不行,被抢白了一顿之后,更是找不着主意了,也不知道是该回禀,还是闭嘴。

    靖南王妃皱着眉头摆了摆手:“好了,有什么事,快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