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论国师的倒掉 > 章节目录 第55章 逆子
    侍女总算能说出口了:“回禀王妃娘娘,外头来了一队禁卫军,气势汹汹地闯了进来,见人就摔,非说要……要拿三皇子殿下入宫问罪!”

    靖南王妃闻言,惊得站了起来:“要拿三皇子殿下?”

    陌儿到底是犯了什么事,惹得陛下一刻都不能等,非要闹了她的生辰宴?

    怎么说,她都是陛下的婶母,是长辈,陛下一点都不顾及这份关系,不该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除非是三皇子犯了什么弥天大罪……

    不好!要糟!

    她再不得身旁的人了,大声喝道:“快去请王爷过来!”

    但已经晚了。

    禁卫军齐刷刷地闯入了浣花阁,当着众人的面,毫不客气地将三皇子萧陌押了住:“得罪了!三皇子殿下,陛下令我等将您押解回宫。还请您配合,免得刀剑无情,不小心碰伤了您。”

    萧陌满身酒气,脑子一下子反应不过来。

    他肥胖的身躯用力地扭动,试图挣脱禁卫军的钳制:“走开你们这些老鼠!谁允许你们碰本殿下的?拿开你们的脏手,否则,我可就不客气了!”

    但他扭动许久,却丝毫都无法脱开。

    “放开我!你们这些人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这样对我!是谁让你们这样做的?是太子还是二皇子?再不放开我的话,我就让外祖父一刀砍了你们的狗头,信不信?”

    禁卫军统领黑沉着脸道:“三皇子殿下喝醉了,你们还不赶快将人带回宫中,免得再闹出什么笑话!”

    说罢,他不知道从哪里寻了块乌漆麻黑的布条直接往三皇子口中塞住:“带走!”

    等手下拖着只能发出呜咽声的三皇子离开,他这才冲着闻讯赶来的靖南王和王妃说道:“陛下安排的差事,比较急,扰了王妃的寿宴,实属无奈!”

    他抱了一拳:“打扰了!告辞!”

    言下之意,这都是陛下的意思,他只是奉命行事罢了。说罢,便扬长而去!

    禁卫军的人来如一道闪电,离开也如一阵疾风,还有些迟钝的都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何事,他们就已带着三皇子不见了。

    只剩下一片狼藉的东厢。

    “三皇子到底犯了什么事,惹得陛下那样震怒?”

    “是啊,瞧这架势,陛下像是要将三皇子吞了一般,好吓人啊!”

    “早就听说陛下不待见三皇子了,万没想到传言居然是真的。要不然,堂堂的陛下龙嗣,就算做了什么错事,也不至于如此!”

    “是呀,今日还是靖南王妃寿辰,陛下如此,岂不是在……”

    “嘘!不该说的莫要多言!”

    申仪公主满脸惊恐,忍不住跑到了太子身边:“哥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父皇……父皇怎么会如此……”

    她印象中,父皇乃是贤明圣主,虽然偏心庆阳,但在大事上却始终仁明得很,对宗室长辈也都敬重有加。

    但禁卫军今日奉命闯了靖南王妃的生辰宴,这等于就是在给靖南王脸上呼巴掌了。

    此番行事,实在是太过了!

    太子的脸上也带着困惑:“我事先也不曾得到过什么消息……三皇弟他确实有些胡闹,但谅他也没有那个胆子犯什么不可挽回的错事……”

    他顿了顿:“申仪,我看我们得回宫了。”

    事出反常必有蹊跷,此事怕是不简单。

    太子和申仪公主匆忙与靖南王和王妃道了辞,然后坐上了回宫的马车。

    其余人等见状,都觉得此地不宜久留,哪里还肯多待?纷纷告辞,然后逃也似地离开。

    不出一炷香的时间,刚才还宾客盈门热闹非凡的靖南王府,便就冷清下来。

    靖南王妃一脸恍惚:“王爷,到底发生了何事?陛下为何会如此对我?当着半个京都城贵人的面如此,我以后还怎么抬得起头来?”

    她捂住胸口,只觉得一阵阵地绞痛:“原本想着风风光光地过个生辰,这下倒好,该成了全城人的笑柄饿了!”

    靖南王眉头紧皱:“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只想着这些小事!真是愚蠢妇人!”

    他冷哼一声:“我入宫去探探情况,若是三皇子还有得救便罢了,若是不能,你赶紧和你的娘家作一下切割吧!还有,管好翔儿,他素来和三皇子走得近,派人看住他,这阵子不许他出门了。”

    说罢,靖南王便甩袖而去。

    靖南王妃无力地瘫倒在椅子上:“切割?”

    她指着王爷的背影,气急败坏地对着大儿媳说道:“你听听你父王说得什么话!这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呢,就要我和娘家切割。他……”

    大夫人温柔地拍了拍靖南王妃的后背:“母亲息怒,父王只是急了才这样说的。您别当一回事。”

    她顿了顿:“人着急的时候啊,就容易想岔了事儿,儿媳认为,母亲此时不应该再想这些,而是该好好回房好好休息一下。也许,等一觉睡醒了,就又雨过天晴了呢!”

    靖南王妃听了颇觉有道理。

    她点了点头:“还是你贴心。来,扶我回去!”

    膝下的这大儿子虽不是她亲生的,但大儿媳却能干又贴心,若不是她提醒,差一点就要乱了方寸。

    对!朝堂上的事儿,没那么简单的,陛下就算真的要发落三皇子,只要有宁远将军府在,就没那么容易。

    她总算安定下来。

    ……

    皇极殿里,此刻十分热闹。

    时皇后一言不发地坐在陛下下首,陛下的另一边则坐着穿着厚厚斗篷的淑妃,庄妃虽然不见,但后宫中与她交好的穆嫔则悄咪咪地站在了角落里,注意着殿中动静。

    三皇子萧陌今日喝得有些多了,此刻还有些神智不清,他一进大殿,还以为仍在酒宴之上呢:“都在啊,来,喝!”

    庆帝见他这副丑态,忍不住将镇纸往他脑门上一砸:“这是什么地方,你也敢胡闹?是无法无天了对吗?”

    疼痛,让三皇子稍微清醒了一些:“父……父皇?”

    他一转眼,看见了时景,愤怒让他立刻嚷嚷起来:“父皇,您可莫要听这个水性杨花的贱/女人胡说八道!她坏了我和娟红的好事,我还没找她算账呢,她居然胆敢恶人先告状!”

    他摇摇晃晃地踉跄着到了时景跟前,指着她鼻子骂道:“还哭?装给谁看呢!我怎么你了吗?我是碰你一下了还是摸你了?怎么?难不成就是因为我没有碰你,你皮痒了才来告状的吗?”

    庆帝面沉如炭:“来人,将这逆子给我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