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论国师的倒掉 > 章节目录 第56章 丑闻
    三皇子倒霉,对淑妃来说是件大快人心的好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虽然她从未将庄妃看在眼里,一直以来都以皇后为竞争对手,但奈何人家庄妃不这样想啊。

    庄妃与淑妃明争暗斗多年,有时甚至连表面上的和平都不愿意维系了,这宫中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春澜殿和秋元殿之间的梁子,是过不去的。

    所以,此刻看着被五花大绑的三皇子萧陌,淑妃的心情格外地好。

    她抬了抬眼,只看见角落里紧张地攥着帕子的穆嫔,却不见庄妃,不由嗤笑一声:“怕是去寻帮手了。”

    但此刻龙颜震怒之下,庄妃不管去求谁,恐怕也救不了她的宝贝疙瘩了。毕竟……连靖南王的面子,陛下都拂了。

    不过,火烧得还是不够旺啊!

    淑妃怀中紧抱着火炉,好似不经意地问了一句身旁的宫女:“娟红是谁?这个名字怎么有些耳熟……”

    安静的大殿上,淑妃这小声的言语,却格外清楚地落在了庆帝的耳朵里。

    宫女压低声音回答:“靖南王的侧妃里,好像有一位叫这个名字。不过,奴婢也说不准……”

    亲王的侧妃,都是记入宗府碟文的,出身来历都不寻常。被宫女这么一提醒,就连庆帝也想起了这茬事。

    他的好皇叔靖南王是有一位叫洛娟红的侧妃,是江南府巡抚洛遥的女儿,新纳了没几年,这侧妃的封号,还是皇叔软磨硬泡跟他求来的。

    怎么?小三这逆子居然还与洛侧妃有染?那可是隔了两辈的人啊!竟也敢!

    可是小景方才却并未提及此事……

    庆帝皱了皱眉:“小景,是有这回事吗?”

    时景看起来有些错愕,但却还是点了点头:“我只看到三皇子与一个女人在树林子里……可没有看清楚她的脸。”

    她顿了顿:“无凭无据的事,我不好说,不是故意隐瞒的,还请陛下恕罪!”

    这是她的真心话。

    古代封建社会,对女人的压迫何其严重?尤其是这种桃色绯闻,极有可能会要了那女人的一条命。

    若她是被迫无奈的呢?

    以三皇子的身份,想强要一个女人实在是太容易了,所以那个林子里那位逃走的女子极有可能是一位受害者。

    她要对付的是三皇子本人,并不想连累无辜。

    但万万没想到,她都故意隐瞒了此节,却被三皇子这头猪亲自给嚷嚷了出来。

    听这意思,那个叫娟红的女子还是靖南王的侧妃……侧妃娘娘与男人私通便已犯了死罪,还乱了纲常,这是罪上加罪。

    娟红,怕是死定了。

    庆帝这才确定,自己这不成器的儿子,真的做下了此等猪狗不如的事。

    他怒无可遏,随手又将桌上砚台往三皇子的脑门上砸了过去:“真是畜牲不如的东西!来人,将他拉出去,重打五十大板!”

    三皇子酒还没全醒,脑子一热,竟嚷嚷道:“父皇,我怎么就畜牲不如了?我这是在做好事啊!小叔公他不行,占着茅坑他不拉屎,这是人做的事吗?我这是在替他安抚后院,这是积德呢!”

    淑妃闻言都差点忍不住要笑出声来了。

    庄妃向来要强,但谁料到生出了个这么样的狗东西,简直是自取灭亡,拦都拦不住呢!

    时皇后的眼皮子接连跳了几下。

    三皇子素来养尊处优,身子又虚胖,这身板如何能挨得起五十大板?

    她原本还想要稍微求个情,看看能不能让他少挨几个板子,打残了不要紧,至少也得留一条小命在,也好让庄妃承个情。

    但一听这话,她顿时就闭上了嘴。

    这王八犊子,打死了算了!

    果然,庆帝听了这话,被气得眼睛都一抽一抽的了,他都没眼在看这个傻儿子了,气愤得喝道:“八十大板,给我都尽全力!拖出去!”

    不一会儿,殿外响起了惨烈的杀猪一般的嚎叫声,一声比一声凄惨,一声比一声声嘶力竭,喊得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淑妃好整以暇地望着大殿门口,心想这庄妃倒是沉得住气,唯一的儿子都成这样了,居然这会儿还没来?

    八十大板呢!

    禁卫军的人腰圆膀子粗的,就算留了余地也能要人命,何况陛下还发了话,让他们尽力打。按着三皇子这样的身板,恐怕到三十大板人就废掉了吧?

    这样打下去,小命是一定没了。

    “阿弥陀佛!”淑妃这样想着,连忙闭上了眼睛,不再看外头的动静。

    时皇后抿了抿唇,终于开口说道:“陛下,靖南王府那边……您有何打算?”

    她顿了顿:“今儿,可是靖南王妃的整生日,半个京都城的贵妇人们都在。”

    陛下的脸上余怒未消:“打算?小景在靖南王府受了那么大的委屈,朕不降罪便是好的了,还想让朕赏赐他们不成?”

    时皇后垂下头来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但很快,她又恢复了平静:“臣妾的意思是,那个娟红该如何处置?”

    此事若是闹大了,对皇室而言是个丑闻,影响甚是不好。可若是不闹大,那全天下都该以为,陛下对三皇子如此,全是因为小景的缘故……

    那岂不是将小景置于攸攸众口间吗?

    御史台那些老顽固们,本就喜欢抓着小景的事情不放,此次若是这样处置了,那还不知道要闹成什么样!

    还有庄妃,怕也要将所有的仇怨都记恨在小景身上了吧?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庄妃的背后可是宁远将军府,真的卯足了劲要除掉小景,怕是防不胜防……

    果然,陛下都没怎么想,就摆了摆手道:“皇叔年纪大了,知晓了此事,若是气出个三长两短该怎么办?皇后只需偷偷知会一声靖南王妃,让她悄悄地将人处置了便是。不必张扬。”

    时皇后的目光顿时深了一下,但她仍旧语气平静地道:“是。”

    殿外三皇子的哭喊声渐渐弱了下来,但一个接着一个的板子却不曾停下:“十七,十八……”

    二十个都不到,三皇子竟已痛晕了过去。

    禁卫军连忙来回禀,庆帝沉着脸道:“真是没用的东西。打!给我继续打!”

    正在这时,外头忽然响起了一个苍老而疲惫的声音:“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