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论国师的倒掉 > 章节目录 第58章 平安
    长宁宫内,萧谨安遥遥看到时皇后离开的背影,伫足思忖片刻,这才进了偏殿。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母亲,您有事找孩儿?”

    梳妆镜前,文昌公主转过身来,连忙将躬身行礼的儿子扶了起来:“安儿,你对母亲总那么多礼,早跟你说过私下无人时要随意一些。”

    这是一个极美貌的女人,与薄太后一般浑身缟素,但素颜清丽,仪态万千,优雅地像是盛开的兰。

    她拍了拍身旁的椅子,示意萧谨安坐下:“最近外面传来的消息太多,我有些担心,所以才叫你过来,我想问问……”

    萧谨安忙道:“孩儿很好,一切都好,还请母亲放心。”

    文昌公主这才松了口气:“那就好。”

    她轻轻拍了拍萧谨安的手背,柔声说道:“我在长宁宫内陪太后吃斋礼佛,过着清净日子,也很好。你也不必总挂心我。”

    萧谨安觉得喉咙口有什么东西在往上翻涌,酸涩得很:“母亲若是想见孩儿,便像今日这样差人来唤我便成。”

    他顿了顿:“如今我好好当差,循规蹈矩,陛下对我……很放心。”

    庆帝如此多疑,放心,是不可能放心的。

    但锦国灭国已有十数载,文昌公主也一直都被软禁在长宁宫中,庆帝手中握着萧谨安的软肋。

    他不敢轻举妄动。

    这一点,文昌公主又何尝不知呢?

    她苦笑着摇摇头:“对一个母亲来说,她的孩子过得好,就是她过得好。我只求你……在外头平安康健就好。”

    萧谨安反手抓住了文昌公主的手,轻轻地在她手掌心上写下“平安无事”四个字,然后飞快地松开了手。

    文昌公主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我这里吃斋,就不留你在这用饭了。天色不早,安儿,你也早些回去歇息吧。”

    说着,她摆了摆手:“去吧!”

    萧谨安恭顺地行了礼:“那孩儿就告退了,改日再来拜见母亲。”

    他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面前越发清瘦的女人,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偏殿。

    长宁宫里的一切,一字一句都被暗处的人写下,然后传入了皇极殿中。

    庆帝粗粗地看了一眼,便就摆了摆手:“行了,以后文昌公主的消息若是没什么异常,就不要递过来了。”

    文昌是他一母同胞所出的亲妹妹,她的性子和软,素来怯懦,当初联姻锦国,也是迫不得已,对锦国能有几分感情?

    何况,当初锦国灭国时,他可是毫发无伤地将文昌和她所生的孩子都带出来了。

    正如她所言,一个女人最在意的是她的孩子。

    他虽然杀了她的丈夫,可是却保全了她孩子的性命。不仅如此,他还栽培萧谨安成才,给他请最好的老师,让他进虎贲营历练。

    庆帝要防的,从来都不是她,而是薄太后。

    他不仅杀了薄太后的丈夫,还杀了她的儿子和孙子……

    庆帝来回踱了几步,对着暗影中的人道:“派人盯紧了庄妃,她的一举一动,见了什么人说了什么话,都要一五一十地呈报上来。”

    “是。”

    正在这时,有福公公躬身进来:“陛下,夜深了,您今晚想去哪个宫里歇歇?”

    庆帝挑眉:“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有福公公小心翼翼地说道:“原本奴才是要送郡主回府的,但路过春水河时,郡主说想一个人去逛逛。我见时家的侍卫暗中保护着,便没有拂了郡主的意思。”

    他顿了顿:“陛下若是觉得不妥,老奴这就再折回去?”

    庆帝笑了起来:“等你再折回去,小景早不知道滑不溜秋地游去哪儿了,你哪里找得到?”

    他摆了摆手:“在这京都城中,有哪个不长眼的胆敢惹到她?无碍的,让她玩去吧!”

    有福公公心内腹诽道:“那是,三皇子得罪了郡主,今日差点连小命都丢了,还有什么人胆子能比皇子还大?”

    ……

    天色渐渐黑了,春水河上却亮如白昼,河边的灯都点了起来,湖中画舫灯火通明,在水上摇曳轻摆。

    好一幅盛世夜景。

    时景跳下马车,嘱咐老彭在夜市的另外一头却接她,自己却晃悠悠地在街上溜达起来。

    比起上一次瓶儿陪伴左右时的热闹,今夜的气氛冷清了一些。但这样也好,很符合她此刻的心境。

    自她穿越以来,一直都在努力地投入庆阳郡主这个身份中去,自愿地去承接原主的喜怒哀乐,一心想要为庆阳做些什么。

    她忙着融入这个世界,忙着查案,忙着规划以后的人生,觉得自己可以改变很多事。

    可直到今日,她才恍然发现,原来在浩瀚的时代洪流之中,个人是多么地渺小和不堪一击。

    庆帝轻轻一句话,便可要一条鲜活的人命。而三皇子所得到的惩罚,不过只是十九个板子。

    真是可笑啊!

    但更可笑的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居然是她……

    我不杀伯仁但伯仁却因我而死。

    时景恍恍惚惚地看向了自己的手,总觉得她白皙细嫩的手指头上此刻正在淅淅沥沥滴着血。

    这感觉,让她很不好受。

    “喂,闪开!”

    身后传来中年人声嘶力竭的大吼。

    时景迷迷糊糊地转过身去,却见一个中年壮汉正在用力地想要将失控的手推车往回拉,但许是下坡路的关系,那推车势如破竹般往下滑去,根本就不给壮汉一点挽回的趋势。

    “小心!”

    众人的尖叫让时景醒过神来,她立刻发现那推车正是冲着她而来。

    她连忙闪过身子,但反应地似乎还是慢了一些,眼看着推车很快就要与她擦身而过,会不会安全地躲开,全看运气了。

    这时,有人伸出手来抓住了她的胳膊。

    电光火石间,手推车往路边的空地砸了过去,车上的大米洒了一地。

    “你没事吧?”

    头顶传来熟悉的声音,低沉沙哑又有些冷清。

    不知为何,她的心跳突然快了几分:“我……没事。”

    中年壮汉见无人受伤,显然松了口气,可是这满地散落的大米也让他头疼得很。这里是人来人往的夜市,只要往来踩踏的人来回几次,他的米可都废了。

    时景眼看着这么高大的一条汉子此刻跪在地上,一点点地将大米捧着装回袋子,心中顿时一软:“大叔,我帮你吧!”

    她回头一笑:“路公子,你也一起帮忙!”

    宽大的黑色斗篷里,路星择显然愣了一下。良久,他讷讷地点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