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论国师的倒掉 > 章节目录 第60章 星辰
    时景望向路星择:“你一定也听说了三皇子的事吧?在所有人看来,我进宫告状,然后陛下就狠狠揍了三皇子一顿,这便是我的胜利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我应该纵声欢笑,举杯欢庆才对。”

    她摇摇头:“可是,我一点也不开心。”

    路星择眉头轻蹙:“因为……那个女人?”

    时景苦笑一声:“你倒是消息灵通得很。”

    她大大方方承认:“对,没错,因为那个被三皇子糟蹋了的女人。我本无意要害她,可她确实因为这件事要倒大霉了。一想到会有人因我而死,我的心里便难过得不行。”

    路星择目光动了动:“这不是你的错……”

    他想了想,指了指头顶的繁星:“你看天上的星辰,错落繁多,但并非随意摆放,而自有规律。就像天气,有时晴有时阴,看起来无甚规则,但其实都是有迹可循的。”

    时景抬头,黑色的天幕之上缀满了明暗相间的繁星点点:“嗯。”

    这好像是相识以来,他对她说过的最长的一段话了。

    她转眸望向他:“你想要安慰我,那个女人的命运从她被三皇子盯上的那一刻起,便已经注定了,是吗?”

    路星择郑重地点了点头:“和你没有关系。”

    欠下这条人命的,是三皇子。

    这不是她的错。

    时景苦笑起来:“道理我都懂。”

    她幽幽说道:“若我对人的性命再无怜悯之心,总是推诿与自我安慰,将他人的苦难当成是命运使然,而令自己飘然于众生之上,半分尘泥也不沾,如此冷漠与自私,那……那就不是我了。”

    而这样的她,与那些一句话就可以要人性命的人,又有何分别呢?

    路星择一时愣住,良久,他讷讷地道了声:“哦。”

    飘然于众生之上,半分尘泥也不沾……这说的不就是他吗?

    冷漠?自私?他吗?

    他自小勤习本门心法,不食五谷杂粮,过着像仙子一般远离尘世的生活,没有家人,没有朋友,除了照顾他生活起居的砚秋小童外,鲜少与人接触。

    国师之道,能预测国运,推演未来,但只悲天,从不悯人。

    是他的道错了吗?

    路星择正自困惑,忽听耳旁少女轻声地问道:“那你呢?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在春水河边瞎逛是为什么?你的心情也不好吗?”

    他连忙摇头:“我没有。”

    “嗯?”

    他默了默,还是开口说道:“我找人。”

    时景一听这话,顿时来了兴趣:“你找人?找什么人?有什么特征吗?说出来我可以帮你啊!”

    找人,她有经验啊!

    她不仅有科班学到的扎实基础,还有混迹江湖多年摸索出来的旁门左道功夫,再加上庆阳郡主这个身份,帮路公子找个人还不是手到擒来的差事?

    嗯,人家帮了她好几次,还借钱给她,这点小忙必须得帮!

    路星择闻言却很是为难的样子:“这……”

    时景好奇地问道:“路公子,你要找的人是男人还是女人?多大年纪?姓什么叫什么?哪里人士?有没有什么特征?”

    “应该是个男人。”

    “可能是个孩子。”

    “姓名?籍贯?不知道……”

    “特征?没有……”

    时景问到后面都有些无语了:“应该?可能?不知道?没有?咳咳,路公子,你这找人还找得挺新鲜的啊。”

    她顿了顿:“所以,你就到处瞎逛碰运气?”

    路星择抿了抿唇:“也不算是瞎逛……”

    今夜罗盘上又有了反应,指向的是春水河,所以他才会来到这里。至于能不能找到他要找的金脉继承人,那就全看运气了。

    希望他的运气能好一些,因为……他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他默了默:“若能见到,自然就知道是谁了。”

    时景……

    她摆了摆手:“行吧。看来,这忙我恐怕帮不上你了。对了,路公子,你的住所在哪里?”

    路星择一愣:“啊?”

    时景忙道:“我的意思是,我还欠着你银子,要去哪里才能找到你……给你还钱嘛。总不能每次见面都是凭缘分和运气吧?”

    她顿了顿:“咳咳,路公子,你可能曾听说过我的……某些事迹,有顾虑也很正常,但我想知道你的住址,只是觉得和你相处很舒服,想交个朋友这样,并没有不纯洁的想法……”

    虽然他确实长在了她的审美点上,于她而言算一颗天菜。

    但有些菜能吃,有些菜只能供着,眼前这颗嘛……光看着欣赏欣赏就很美了,她可没有存什么想要亵渎的心思。

    她时景一身正气,绝不做强人所难的事!

    路星择忙道:“我不是……不是那个意思。”

    住址?他没有……

    总不能告诉她,他就住在庆宫内的观星台上,就是她口中的那个“老妖怪”吧?

    若他说了,可想而见,从此以后,她应该再也不会出现在他面前了。一想到这里,他的心里就觉得有些空落落的。

    在过去漫长的岁月里,他早习惯了独来独往的生活,从没有过对伙伴的需要。就连伺候他日常起居的小童,也是来了又去,不知道换过几茬,他也并不觉得有什么。

    但此刻,他已时日无多,却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要任性一下。

    “司马巷三棵柳树下。”

    时景一愣:“啊?”

    路星择站了起来:“我住那。”

    说罢,他连声招呼也没有打,便又匆匆忙忙地离开了。

    春水河夜市人潮汹涌,热闹非凡,只不过是时景一个闪神的功夫,那个黑色斗篷的背影便就消失在了人山人海之中。

    “啧啧,果然还是一如既往溜得快啊!路星择?路小鱼还差不多,滑不溜秋地刻真像条鱼!”

    时景忍不住笑出了声来:“司马巷三棵柳树下,司马巷不是就在郡主府后面两条街处吗?”

    很近,很好。

    刚才的纠结与郁闷,被夜风一吹,倒是差不多都散了,她举起勺子,正想要将碗中最后一个馄饨吃掉。

    忽然不知从哪里跳出个人来:“喂,真的一个都不给我留?吃独食可不好啊!”

    殷行毫不客气地把住了时景的手臂,硬生生将那勺换了个路线,“咕噜”一声,馄饨入口。

    他满足地笑了起来:“这么晚了,还不回家?”

    时景无奈极了,这家伙可真是自来熟啊!

    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要你多事!”

    殷行的脸上丝毫没有恼意,反而笑得更深了:“那你回不回家?”

    时景“哼”了一声,再不理他,只径直往前走去:“回家,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