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论国师的倒掉 > 章节目录 第67章 帮我
    屋子里陆陆续续出来了六个人,很快,里面的影子只剩下一个。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等人走远了,殷行凑在时景耳边小声问道:“看出来什么了没?”

    许是两个人靠得实在是有些太近了,他身上的男性气息强势地萦绕在她四周,让她有些无所适从。

    偏偏他还老喜欢咬着她耳朵说话。

    他温热的鼻息均匀地洒在她的脸颊和耳垂上,激起她身子微不可见的颤栗,而他原本就有着夜莺般的嗓音,此刻又故意压着声线,透着七八分慵懒的性感。

    时景顿觉脸颊一片烧得慌。

    她连忙用手掌挡住了自己的侧脸:“你好好说话,别凑这么近。”

    殷行心里乐开了花。

    不过,他也很清楚,今日这样的亲密已经是身旁少女的极限了,若是他再得寸进尺,怕是要连夜就被卷铺盖走人了。

    他轻轻将身子挪开一些,给了她适度的空间:“这样可以了吗?”

    时景红着脸点头:“就保持这个距离。”

    她顿了顿,接起了他刚才的话:“刚才离开的这几个人身材都很魁梧壮硕,五官轮廓也比较深邃,这不是中原人的长相。”

    “还有呢?”

    “他们走路时有一只手是背着的,若是一两个人便罢了,六人全都如此,有些奇怪。好像,是某种仪式,又或者,是习惯?”

    殷行冲她嘻嘻一笑:“郡主的眼神可真不错,连这些都看得清清楚楚的。不错嘛!”

    他顿了顿:“听说草原上的游牧民族不论做什么事都习惯留一只手在背后,因为要预防有野兽偷袭。样貌,身材,还有习惯,都确定了这些人的来历。”

    时景一脸懵懂地望着他:“嗯?”

    殷行道:“燕国人。”

    他接着说:“郡主不知是否听说过,北境的燕国派了他们的七皇子前来大庆议和,请求陛下赐婚和亲。”

    “好像……听惜墨哥哥提过那么一嘴。”

    时惜墨说,北方这几年的天气越发冷了,草地没有往年肥沃,牛羊也不壮硕,一到了冬季,燕国的百姓没有足够的粮食吃,饿死了很多人。

    像燕国这样的游牧民族,在这样粮草不丰的日子里,要想存活下来,便只能靠掠夺其他的部落。

    但时家军驻扎在北境,燕国屡战屡败,多少次滋扰,也都无法撼动庆国的边境,肥沃的庆国土地,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看,却根本就无从下手。

    所以,燕国人就只能将目光投向接壤的大食和更远一些的西域。

    向庆国求和,以北境的平安来换取粮食和休生养息的机会,这是燕国国主此次派使节团前来朝奉的目的。

    而北境一旦不再有战事了,那么陛下对时家军的依赖便也就降低了。

    时惜墨说,燕国人狼子野心,早就垂涎庆国的丰饶与肥沃,不会永远眼看着这么大一块肥肉而放弃的。

    议和,对庆国而言无异是姑息养奸。

    但这符合庆帝的利益,所以和亲约莫是件板上钉钉之事。至于和亲的是公主还是宗室女,那就得看陛下与燕国七皇子之间的博弈了。

    殷行道:“燕国的使节团按照国书上的通报,这会儿应该刚入了北境,至少还有半个月才能到达京都城。”

    他嗤笑一声:“这位周尚书大人倒是有趣,居然这么早就在别庄内招待起了邻国的客人。”

    按照陈记米铺送米的记录,这批燕国人至少在一个月前就已经到达了。

    时景小声地嘟囔着:“周家……想要我死,这会和燕国人有关吗?”

    倒也是说得通的。

    时家军镇守北境多年,从庆阳郡主的祖父那代起,就一直在替大庆守卫着最北的防线,赫赫战威,从未失手。

    不知道有多少燕国人折在过时家军的手中。

    他们恨时家军,恨时家,自然也会恨庆阳郡主。

    她目光动了动:“朝野上下的人都以为周家是太子殿下的势力,可周家却和燕国人纠缠不清。这样的话,一旦出了什么事,大家会不会以为,与燕国有勾结的人,是太子?”

    殷行的眼眸动了动:“这便是郡主该操心的事了。”

    他轻轻拍了怕时景的手臂:“地上太凉了,等到下一波巡守的人过去,我们就离开这里。”

    时景皱了皱眉:“怎么离开?”

    爬墙的风险系数太高了,而要等庄子开门,又不知道要什么时候。

    殷行却笑了起来:“可以走侧门啊。”

    时景:“???”

    殷行连忙说道:“你可别误会,我没有在逗你。西边的围墙那有个侧门,但门是从里面锁住的,外头开不了。”

    “你有钥匙?”

    殷行笑笑:“算是吧。”

    对于天机阁主而言,天下的锁都不叫锁,而是他想开就开的小玩具。所以这一趟,难的不是该如何出去,而是怎样才能平安无事地进来。

    巡守的护卫踩着整齐有序的步伐从主屋门前过去。

    殷行拉住了时景的手:“就是现在!”

    ……

    悄无声息地回到了庆阳郡主的寝殿之后,时景当着殷行的面将小白板翻了过来,在周家这条线索后,又添上了燕国人这三个大字。

    殷行抱着胸好整以暇地望着她:“郡主现在连这等机密之事都不瞒着我了?”

    时景瞥了他一眼:“这块板上的东西,你趁我睡着的时候,怕是不知道看了多少遍了吧?”

    反正上面列的也都是些明显的东西,没什么特别需要隐瞒的。

    何况,她要查清庆阳郡主的死因,或许还有用得到这货的地方。毕竟,那个夜晚,他也在现场不是吗?

    这样想着,她忽然踱步绕到了殷行的身后。

    殷行眨了眨眼,他平平无奇的脸上露出几分玩世不恭的笑容来:“怎么?郡主也看出来我的背影潇洒倜傥,不比你那位路公子差吧?”

    时景反手抓住了他的手臂:“殷行,我想知道那夜到底是谁要害我!”

    殷行沉默不语。

    时景轻轻上前一步,两人相隔不过一寸,她抬起头来,墨黑晶亮的眼眸闪闪发光地望向他:“你会帮我的,对吗?”

    也不知过了多久,头顶终于传来幽幽的一声叹息:“帮,怎么能不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