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论国师的倒掉 > 章节目录 第70章 空寂
    司马巷最深处三棵柳树下的宅院门前,少女提起裙摆拾阶而上,她正要抬手敲门,门扉轻动,乍然而开,露出一张俊美绝伦的少年的面庞。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少年眸中带着惊喜,亦有几分庆幸:“你……你来了。”

    他若是早离开一刻,那就见不着她了,幸好。

    时景听了这话,以为对方是在专程等她,这就有点尴尬了……

    她讪讪一笑:“不好意思啊,路公子,我只是偶然路过这里,临时决定过来看看,我身上没带你的荷包,今日恐怕没法还你银子了。”

    路星择连忙摆手:“我不是那个意思。”

    钱财身外物,于他而言,就算坐拥金山银山,也不过是个摆设。

    何况他命不久矣,要那些俗物有什么意义?不过……是个借口而已,他并没有催她还钱的意思。

    时景笑笑:“我今日先过来看看,改日再还钱给你。”

    她刚要抬脚进门,忽又想到了一个问题:“路公子是要出门吗?”

    路星择摇头:“没。”

    不是要出门,而是……回他住的地方……

    自从那日任性地说出了司马巷的地址后,他便连夜将这个百多年前的别院收拾了一番,假作是个临时的住所。

    他每日都会来这坐坐。

    倒不是因为心里在期盼着什么,而是生怕她万一真的找了来,若所见是个尘土飞扬的废宅,怕她疑心他是个骗子。

    他没有骗她,只是有些事,她不曾问过罢了。

    时景笑了起来:“那不请我进去坐坐?”

    路星择一愣,随即忙道:“请!”

    这是一所四合院,比起邻里亭台楼榭俱全的豪宅,这里简直小得可怜。

    大门上没有挂匾,院子里除了一棵参天大树外光秃秃的,什么也没有。别说假山造景了,连个盆栽都无,但青石板路缝隙里的杂草倒是除得干干净净。

    待进到屋子里,就更让时景嗟叹了:“路公子喜好断舍离?”

    路星择眉头微皱:“何为断舍离?”

    时景指了指除了必要的桌几外,连个摆设都无的空屋子,叹了一声:“所谓的极简风,又称你的屋子空无一物。”

    路公子这屋,就和前世有阵子流行的日式极简风一样,一个空荡荡的屋子里,几乎啥都没有,毫无生活气息。

    不过,倒跟路公子的气质挺相符的。

    她抬头,好奇地望着他:“路公子为何在屋里也不脱下斗篷?”

    这天虽然凉了,估摸着很快要入冬,可到底还不曾冷到这个地步。

    在外头也就罢了,进了屋,路星择身上的黑色斗篷也仍旧严严实实地裹着,从头遮到眉毛,只露出眼睛以下的大半张脸。

    路星择默了默:“我近日身子不好。”

    这也不算骗人。

    自从命中注定的劫数将至,他的术法渐渐到了瓶颈,那日正要强行突破,却不料撞见了那个浑身湿漉从华阳池水中爬起来的女人……

    像他这般在漫长岁月中早就心如草木的人,也不知为何那日会突然心软,生出要救她的想法。

    他一边突破,一边强施雨术,让她躲过了一劫。

    那夜下了京都城近几年来最大的一场雨,但他也遭了反噬吐血不止。这内伤,一直到今日都还不曾好。

    “你身子不好?”

    时景凝视着路星择的脸庞,见他脸色确实有些异样的苍白,毫无血色,并不像是个健康的少年人的模样。

    她不禁皱了皱眉:“有没有瞧过大夫,大夫怎么说?”

    路星择撇过脸去:“气血不足罢了。”

    事实上,在太医的眼里,他早就已经是个将死之人了。

    不过他心里很清楚,他得的不是病,而是在应劫。只要这命定的劫难能安然度过,他的身子自然便能好起来。

    但可惜的是,他只知道有大劫要渡,却不知道这劫到底是什么,又该如何应对……

    罢了罢了,不过只是冗长而无趣的生命,结束也并不觉得可惜,他已经活得够久了。

    但在油尽灯枯之前,他必须要找到一名天生金脉的弟子,将国师一道的术法传承于他,这是他的责任与使命。

    他顿了顿:“无碍的。”

    时景的眉头更皱了:“你生病了还一个人住?”

    这屋子一眼便能看得到尽头,除了他,连个门房小厮都无。这路家,好歹也是一方诸侯,门下的子弟过得居然这么凄惨……

    怕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吧?

    她微微瞅了他一眼,不禁展开了联想的翅膀:“不会是个被主母打发出来的受气小庶子吧?”

    路星择抿了抿唇:“我……没事。”

    时景看着他木讷冷淡的模样,不知为何竟有些无奈:“行吧,你没事。”

    她挑眉问道:“都这个点了,路公子吃过午饭了吗?”

    路星择当然不能告诉她,他不需要吃午饭。

    想了想,他还是低声说道:“我不饿。”

    时景幽幽叹口气:“但我饿了。”

    她提起裙子站起身来:“你这里有厨房吧?我去随便做点什么,咱们一起吃吧!不过我手艺不好,你可不许挑剔!”

    路星择心中一急:“这……”

    厨房确实是有的,但他的厨房里,可什么都没有啊!

    但他开口略迟了一些,急性子的少女早已经走远了。

    “唉……”

    他愣了愣,一时竟不知道自己为何在此处,又为何要做这样的事……

    或许是像师父说的那样,年少时不曾叛逆过的人,年长后某个特定的时候,会突然对某件事任性起来。

    这样说来,他的叛逆期也来得太晚了一些……

    到底还是没法独自伫在这里当鸵鸟,想了想,路星择跟了过去。

    按照普通四合院的规制,厨房在哪,一眼便知。这是灶台,那是橱柜,时景也很确信自己没有找错。

    然而,这间屋子干净得一尘不染,从天花板到地上,没有一件杂物,空得像个毛坯房……

    她苦笑起来:“是我天真了。一个独自居住的公子哥,难道还指望他会亲自下厨吗?看来这地方,确实只是他暂时栖身之所,夜里能有个睡觉的地方罢了。”

    路星择见她沉默无语的样子,不知为何,心生几份愧疚。

    他小声地问道:“你说饿了,要不……我们出去吃一点?”

    时景有些惊讶。

    路公子向来话少,平常都是她问他答,多是短句,好像多说一个字都会让他费很大的劲一样。这会儿,他却主动提出要和她出去吃饭?

    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日她邀请他去饭馆他却仓皇逃离的样子。

    但她还是摇了摇头:“我知道你不喜欢那样,还是算了。”

    她想了想,忽然一声不吭转身就从大门口出去。

    路星择神情有些失落:“她……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