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论国师的倒掉 > 章节目录 第72章 药汤
    师父说,酒是穿肠毒药。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很多年前,在一个无星无月的夜晚,路星择曾在观星台的储藏室里找到过两个黑漆漆的坛子。那时的他,还未被冗长乏味的时光磨灭掉所有的好奇心,他偷偷打开了瓶盖上的封蜡。

    那气味并不好闻,却把师父招惹过来。

    师父很生气:“酒是穿肠毒药,你以后不许再碰,一滴都不能喝。”

    此后百年,他谨守师父的规矩,莫说喝酒,连这气味都不曾近身。

    可上一次,在春水河边的夜市上,眼前笑意盈盈的少女曾用烈酒给自己清洗过伤口。他手臂上的刀口并没有因沾染了“毒”而恶化,反而愈合得很好。

    可见,师父说的话,也并不是每一句都是对的。

    路星择想到自己命不久矣,心下一动,忍不住就伸手接过了白玉瓷杯:“哦。”

    若这杯中琼液是毒,那他也不差这点。

    倒是时景,刚给出酒杯她就后悔了。

    她连忙将白玉瓷杯夺过来,仰头一口将里面的酒喝了:“不好意思,我忘记了,你身子不好,还是别喝了。”

    路星择……

    他苦笑一声:“哦。”

    也好,在没有找到金脉继承人之前,他确实也该珍惜着一点性命。

    一个人喝酒怪没意思的。

    时景想了,索性将酒坛封了:“这酒先存在这里吧,等你身子好了,我们再一起喝!”

    “好。”

    路星择想,等他找到了衣钵传人,将本门的术法传授后,便是无事一身轻的自由人了。到那时,他要将此生从未做过的事全部都做一遍,包括喝酒。

    然后再像师父那样,寻个没有人知道他的地方安静地死去,此后化为尘土和花泥,彻底与自然融为一体。

    这是每一任国师最终的宿命。

    也……没什么不好的。

    便在此时,他忽然感觉到怀中星盘急切的颤动:往南三十里,乾塘码头。

    路星择匆忙站了起来:“我有事要出去。”

    时景很是惊讶:“怎么了?”

    他抿了抿唇:“钥匙在门口的青砖下,你……你随意。”

    说完,他头也没有回地扎身进入了逐渐昏黄的天色里。

    时景微微愣了一下,半晌笑了起来:“嗨,他还真不把我当个外人。”

    她徐徐站了起来,四下张望着,忽然挑了挑眉:“既然如此,那我就好好张罗一番,给他个……惊喜?”

    ……

    夜深了,皇极殿内庆帝仍伏在书桌前奋力批改着奏章。

    他是个勤勉的皇帝,也从不掩饰自己的野心,治下祥和,国泰民安,百姓谁不称他一声贤明君主?

    帝王权术,玩弄的可不止人心,他也需要有实打实的付出。

    比如,身体。

    有福公公蹑手蹑脚端来一碗褐红色的药汤,小心翼翼道:“陛下,该吃药了。”

    庆帝扶了扶额,但并没有停下手中的笔:“先放着,我批阅完这一篇再喝。”

    他似是遇到了什么难题,眉心拧得紧紧的:“南疆又在蠢蠢欲动了……”

    说来也是邪门,每当他打算连根拔起那些拥兵自重的武夫时,就总要闹出点乱子来,让他不好决断。

    有福安慰道:“陛下何需多虑?南疆又不是头一回有别的心思了,还不是都被您强按下去了吗?这一回呀,也一样。”

    他再将药汤端了过去:“陛下,再等,这药可就凉了。老神医说,必须要趁热喝!”

    庆帝无法,只好接过,捏着鼻子将药汤一口喝下,然后扔得远远的。

    “明日再多放点糖,压压味道。这腥气……太重了……”

    若不是为了续命,谁要喝这劳什子药?每次都像在受酷刑,喝完之后那种恶心让他浑身都不得劲。

    有福忙道:“糖太重,会影响药性。陛下,您再忍一忍。老神医说了,等过了这个冬天,明年春暖花开后,这药就能停了!”

    陛下的病,源于他常年劳心,忧思过虑。

    积年劳累,亏空了陛下的身体,令他外强中干,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但内里早已经衰败枯萎了。

    太医院只会让他休息,开些安神养精的药。

    但老神医的秘方,却能让陛下精神百倍,一丝一毫颓势都不叫人看出来。

    庆帝漱了漱口:“说罢,今儿怎么你亲自送药进来了?出什么事了?”

    有福忙道:“不是什么大事。奴才手下的人发现,周家的人与庄妃娘娘有些接触。”

    “又是庄妃?”

    庆帝冷笑起来:“养了个猪一样的儿子,背地里做再多的小动作,又有什么用呢?真是个蠢货!”

    这御座,从头到尾,就不是给三皇子留的。

    “陛下莫要生气,您看看戏就成了,叫戏里的人给气着了那多不划算?”

    庆帝摆了摆手:“庄妃那些不上台面的小动作,以后你自己看着办就好。”

    他顿了顿:“庆阳今日如何?听说,苏家请她去赴家宴了。怎么样?没闹翻吧?”

    有福讪笑一声:“闹翻了。”

    他将现场情形活灵活现描述了一遍:“郡主拂袖而去。”

    果然,听了这话,庆帝的心情明显好转起来:“闹翻得好!”

    他淬了一口:“苏家的男人一个个迂腐聒噪,让人讨厌得很,朕早就瞧他们不顺眼了。庆阳骂得痛快!”

    “可是……”有福有些迟疑,“奴才怕这样对郡主不好……”

    苏家掌握着文人儒士的口舌,是强有力的靠山,连二皇子都愿意为了得到这股势力而委曲求全呢。

    陛下却道:“庆阳有朕的支持,难道不比苏家强?”

    他摆了摆手:“你去春澜殿透个口风,说朕有意从勋贵世家的小姐中择选一位封为郡主,然后送去燕国和亲。让她好好敲打一下苏家的人。”

    有福忙道:“是。”

    陛下对庆阳郡主的喜爱,已经到了偏心的程度,不仅胜过了公主和皇子,就连太子殿下怕也要被比下去了……

    他只是有一点不明白。

    陛下既然如此偏爱郡主,为何不早早地替她定下一门良缘,却任由外面的风言风语伤害到郡主呢?

    这时,庆帝忽又问道:“庆阳还在迷恋那个小琴师吗?”

    有福忙道:“是,听说那位叫殷行的琴师已然搬入了郡主的寝殿,与郡主同起同息了。”

    他小心翼翼问道:“需要奴才去敲打一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