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论国师的倒掉 > 章节目录 第73章 合作
    庆帝摇摇头:“庆阳的事,你不必插手,她喜欢怎样就怎样。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至于那个小琴师……”

    他冷笑一声:“从前庆阳那样追着萧谨安不放,现在不也淡了吗?年轻人的喜欢,通常都很短暂,本就不必强行干涉。”

    “再说……”陛下顿了顿,“就算庆阳真的看上了那个琴师,那又怎样?京都城的世家公子,十二三岁就有通房了,有的还未娶妻,就有了庶子女。怎么不见御史台的人去参他们呢?”

    管得可真宽!

    有福心想,那怎么能一样?

    郡主可是女子,有些事情男子可以做得,女子却不能,这可是千百年来的传统,老祖宗留下的规矩!

    可他太清楚陛下对庆阳郡主的宠爱了,这话也只敢在心里想想,半个字都不敢说。

    庆帝不知为何,忽然合上了奏折。

    他扶着额头摆了摆手:“有福,我倦了,今日便到这,送我回养心殿吧!”

    “是。”

    ……

    司马巷的小四合院离庆阳郡主府真的不远,只需要穿过两条街便就到了。

    时景走了小路,只花了小半柱香的时间就到了郡主府的后门口。

    这点距离,大概就是从郡主府的东墙逛到西墙,在真正的豪门大户家里,可能连院子都没能出得去。

    很好!

    “怎么回来得这么晚?”

    寝殿中,殷行已经换上了月白色的里衣,正倚在门前抱着胸一脸兴味地问道。

    “老彭可是天还没黑就回来了哦!”

    时景一把将他推开:“我什么时候回来,也轮不到你来管吧?”

    她挑了挑眉:“别以为我让你住进来,你就能蹬鼻子上脸了。殷行,请守好你我之间的边界,否则,就给我搬出去。”

    殷行一脸委屈地道:“郡主好大的火气!人家只是问问而已嘛。”

    时景不理他,一眼看到了白板被翻了出来,而且板子上的许多内容也有被动过手脚的迹象。

    她紧紧皱起了眉头:“这是你动的?”

    殷行不以为然地点点头:“嗯,我动的。”

    时景的脸色顿时肃穆起来:“看来我得再和你强调一遍,你住在这里可以,但我的东西你以后不许再乱动。”

    她抿了抿嘴唇,冷声说道:“你心里该很清楚,你我之间不过只是合作的关系。希望你谨守合作者的本分,不要再逾矩了!”

    许是她的语气太过严重和强烈,这一回,殷行并没有反驳什么。

    他只是轻轻地“哦”了一声,然后便找了个角落安安静静地坐下,怎么看都像一个受尽了委屈的小孩子。

    从背影看,居然还有那么一丝丝的可怜。

    时景“切”了一声:“演技倒是长进了。”

    她回过头定睛望向了白板子,惊讶地发现,虽然板上的内容被动了许多处,但却仍保留了她先前的逻辑树形状,那些被添加的内容,是她先前并没有留意到,或者并不知情的线索。

    “你……你帮我补上了一块?”

    殷行没有回头,只是背影轻轻动了动:“是,我做的。”

    时景仔细地将每一条新线索看了一遍:“那夜萧世子原本该在望楼执勤,宫里有人传消息给他,说长宁宫有变,萧世子疑心是文昌公主出了事,这才急匆匆赶回了庆宫。”

    她顿了顿:“回宫后,萧世子确认了文昌公主安然无恙,是薄太后身子微恙,但请了太医用过药后,薄太后也已入睡。由于已经请过假了,萧世子便留在了宫中的居所,并没有回望楼。”

    殷行耸了耸肩:“嗯。这是我知道而你不知道的事,千真万确。”

    时景抿了抿唇:“所以,要害我的人,原本,也想害萧世子?”

    若她没有穿越而来,庆阳郡主的尸体被发现浮在华阳池中,那么,想必很快就会查到萧世子身上。

    一边,是以萧世子的名义邀请入宫的庆阳郡主,另一边则是本该在望楼执勤却出现在宫中的萧世子。

    而这两者之间的关系,却是整个京都城都知晓并且议论纷纷的:一个纠缠,一个嫌弃。

    很好。

    死者,凶手,动机,都准备得明明白白的,只可惜遇到了她这个变数,否则,那些人已然成功。

    殷行仍面对墙角坐着,略显孤寂背影对着她:“郡主是在问我话?”

    他摇摇头:“这我可不好说。毕竟……我现在还不清楚,郡主所谓的边界是什么,我生怕一不小心说错了点什么,踩到了郡主定下的河界上,再被嫌弃逾矩就不好了。”

    这话里带着几分酸酸的味道。

    时景无奈极了:“行了,我没看清楚板子上的内容,以为你随手弄乱了我的线索,这才说了几句重话。若你是因此生气,那我向你道歉。”

    她顿了顿:“但你我之间需要有边界感,这一点我仍旧坚持。殷行,有些话虽然难听,但我觉得我还是该将丑话说在前头。”

    殷行伸出手来,作了个“请”的姿势。

    时景抿了抿唇,却还是说道:“你我之间只是合作的关系,甚至……连朋友都还算不上。”

    她顿了顿:“我知道你听了这话可能会不开心,觉得我们好歹也一起经历过许多事,怎么就算不上朋友了?”

    殷行冷哼一声:“是啊,怎么就算不上朋友呢?”

    时景目光凝重地望向他:“朋友之间,应当坦诚相待。我的意思,并不是说必须要将自己掩埋最深的秘密告诉对方。并不是的,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愿意对别人说出口的秘密和底线,或多或少,或大或小。这些都没关系。”

    她顿了顿:“而你我,在见第一面之前,就有彼此的目的。你装病,我去看你,你住进我府邸,后来还与我共住一居。这里面的每一步,都是算计,而没有真心。所以,我觉得我们不是朋友,至少现在还不是。对吗?”

    角落里,殷行的背影不知为何显得有些寂寞荒凉,他的身体几不可察地微微抖动一下,很快,他又恢复了平静。

    他转过身来,平平无奇的脸上竟露出了轻松愉悦的笑容来:“嗯,你说得没错,我们……不算朋友。最多只是互相利用的……合作伙伴而已。”

    “既然这样……”他咧开嘴,露出洁白的牙齿,“那我们再合作一次如何?我帮你找到想害死你的真凶,你带我去见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