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论国师的倒掉 > 章节目录 第74章 梦魇
    “见一个人?”

    时景挑了挑眉:“我还以为你想要的是时家军的虎符呢。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殷行此刻已经恢复了平日里的神色,他满脸微笑,眼神里还带着几分戏谑:“虎符,我确实想要。但我又不傻……”

    他顿了顿:“找到想要害你之人,此事不难,就算没有我,你也可以做到。顶多,多费些时间力气罢了。

    但虎符事关重大,这两件事根本不在一个量级,就算我提出来,你也不可能答应。那我又何必自取其辱?”

    合作而已,若是彼此的利益不对等,那就不可能成立。

    时景拍了拍殷行的肩膀:“确实。”

    她想了想,又问道:“你要我带你去见的是什么人?你自己见不到他吗?”

    殷行摇摇头:“见不到。”

    他看了她一眼:“我想见的人,名叫章桓,他是齐国公的幼子,早逝的元安公主的驸马,也是你父亲的挚友。”

    “章桓?我好像听说过这个名字……”

    时景凝眉,想到当日樽儿在给她梳理京都城中各大勋贵世家谱系时曾提起过。

    她皱了皱眉:“他……出家了?”

    殷行点头:“十四年前,你父亲出事之后不久,元安公主病逝。章驸马伤心过度,看破红尘,出家为僧。”

    他接着说道:“有人说,他现在隐居在护国寺中,只是不知道他的法号是什么……”

    时景不解:“你既然知道他在护国寺,为何不自己去找他?”

    护国寺虽然大,但里面的僧人也总是有数的,以殷行的神通广大,想找到章驸马不难。

    殷行笑了起来:“所以,这个买卖才成立啊!”

    他确实可以靠自己的力量找到章驸马,但找到了,人家也未必愿意见他,这其中必将费些周折。

    而他没有时间了。

    但庆阳郡主乃是章驸马故人之后,有这层关系,要见到人想必会容易一些。

    时景咀嚼了一下这话的含义,挑眉说道:“你倒是一点都不肯吃亏。”

    她抬了抬手:“也罢,这合作我接了。殷行,等你达成所愿,就从我府上搬出去吧!”

    殷行墨黑的眼眸微微闪了闪,他嘴角上扬,露出讥诮的微笑:“达成所愿?我的愿望,恐怕郡主不会替我达成。”

    “不过……”他语气微转,“郡主既然急着赶我走,那我也不好勉强地留。说好了,等郡主替我引见了章驸马,我就立刻……搬走。”

    说罢,他转身朝屋内走去。

    时景微微一愣:“他……这是在生气?”

    她摇摇头:“他有什么好生气的?”

    洗漱过后,时景推开房门,只见殷行早已经和衣在靠窗的木榻上睡了。

    木榻与她的大床之间,还隔了一座丝制的屏风。丝绸质地透亮,在灯火的照映下,能影影绰绰看见对方的影子。

    此刻,他朝窗外侧睡,一动也不动,若是没有听见均匀的呼吸,她甚至以为他当真入睡了。

    “看来,他好像真的生气了……”

    时景不由有些心虚,她知道自己刚才说的话有些重了,听起来很是伤人。

    其实,不管殷行是带着什么目的进入郡主府,又是存着怎样的心思接近她的,但平心而论,除了非要与她一起住这件事外,他一件不利于她的事都没有做过。

    反而,他还帮助她良多。

    就是她初来乍到的那个雨夜,若他想要她的命,她早就不复存在了。

    而且,他还冒着暴露身份的风险,将她扔在了月伶馆前,想来……也只是为了方便照看她罢了。

    这样想着,她竟还多了几分愧疚之心。

    “不行,时景,不能这样想!”

    时景用力地晃了晃脑袋,想要让自己清醒一些:“殷行确实还没有对你做出过不利之举,可他抱着目的而来,总有一天会与你站在对立面。与其如此,还不如早一些斩断这份不该存在的羁绊,将来若是要挥戈相见,也好果断一些。”

    她这样做,对她,对殷行都好。

    夜很深了,漆黑一片中,殷行张开了眼。

    他耳边传来少女惊吓的喘息和急切的呼救声:“救救他,救救他!不要杀他!不要!”

    一个利落的纵身,他已跃过屏风坐到了少女的床头:“喂,你怎么了?”

    少女双眼紧闭,正在陷入一场梦魇。

    才不过一瞬,她的额头已布满细密的汗珠,眉头纠结,像是下一刻就要立刻哭出声来一般。

    “不要杀他,救救他。救救……对不起……”

    殷行叫不醒她,略带担忧地看着少女的脸:“你到底梦到了什么?为何会如此痛苦?不要杀他……他……是谁?”

    他幽幽叹口气:“原来你也曾有过这样痛苦的时候吗?”

    一闭上眼就被噩梦纠缠的人,原来不只是他。他的噩梦全是延绵不尽的火光,每次都是他葬身火海临死前被烧得肌肤欲裂的痛苦。

    而她的梦里,又有怎样的血光呢?

    心底深处的柔软再一次毫无防备地打开了,殷行幽幽叹了口气,到底还是舍不得不管她。

    他拿着帕子轻轻地替她擦拭汗珠:“披着人皮面具的我,与你在一起时,恐怕才是最真的模样。可叹你却看不见我的真心……”

    就在这时,少女的双手挥舞,猛然间抓住了他的手:“不要死……”

    殷行浑身一窒。

    她的手指冰凉柔软,像找到了火源一般紧紧地往他的手掌心中塞,如同一条滑不溜秋的小鱼,自然地又渴求地紧扣着他的手指。

    “不要走……”

    殷行僵直的身子终于松软下来,他修长的手指慢慢地扣住了她的:“我不死。我也……不走……”

    他顿了顿:“除非你要我走……”

    这大约是他一生中说过最柔软甜蜜的话了,虽然她听不见。但这深夜的空气里,却因这句呓语而多了几分甜蜜与温暖。

    人皮面具之下,一半的面容伤痕累累凹凸可怖,另半张脸却是风华绝代,这由心底而发的笑容,让他整个人都散发着比满天星光更闪耀的光芒。

    但她看不到。

    这一夜,殷行坐在她的床头到天亮,等外面发出了声响,这才轻轻地抽出自己的手指,然后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