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论国师的倒掉 > 章节目录 第78章 良机
    燕国使节团五日后就到,将在京驿馆下榻,此事由太子殿下和申仪公主负责。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虽然燕国此回是来求和的,算是有求于庆国,但作为庆国这百多年来最有力的敌人,国人对燕人的野蛮暴戾还是记忆犹新,心理上不免有些胆怯。

    礼部的官员颇有些战战兢兢,对京驿馆的装饰便格外重视。

    太子殿下虽有些不以为然,但这既是陛下派给他做的事,他也想力求完美。

    因燕国的公主也要来,申仪公主便拉上了周温婉一起布置公主在京驿馆的房间。

    “温婉,你说燕国公主会喜欢怎样的布置?我听说他们仍过着游牧的生活,住在帐篷里,像这样的纱帐屏风怕是用不惯吧?”

    周温婉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但很快就消失了。

    她笑着说道:“我听我父亲说,燕国人虽然还过着游牧的生活,但早已设立了王庭。王室住在王庭,部落才以牧畜为生。

    此次跟随燕国七皇子来朝的,是他们的九公主。那是燕王最小的女儿,颇受燕王和王后的宠爱。

    公主若是将她当个乡下来的粗野丫头看待,怕是不妥的。”

    申仪公主忙道:“我可没有这样说!”

    她想了想:“好吧,既是在王庭长大的公主,那确实不能怠慢。只是,母后素来教导我不能奢靡浮华,我的寝殿也是按制来的,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布置这里是好……”

    母后的长生殿质朴醇厚,若论华贵,其实远不及淑妃娘娘的春澜殿。

    她和兄长也是自小就被教导要稳重朴实,从不行奢侈之道。

    周温婉笑着说道:“在我朝,若论奢靡浮夸,谁又能比得上那位呢?申仪,要不要去请她过来一起帮忙?”

    “那位?”

    申仪公主皱了皱眉:“温婉,你说的是庆阳?”

    她连忙摇头:“不行,我找谁都不会找庆阳帮忙的。”

    从小到大,她单个出现的时候,每个人都称赞她端庄大方,温柔有礼。她能感受到父皇的欣赏,兄长的疼爱,弟弟妹妹们的羡慕。

    可是,当庆阳与她一并出现的时候,她所有的光芒就会被瞬间抢走。

    尽管庆阳是多么地顽劣不堪,任性霸道,骄慢恣意,饱受非议……可她生了那样美丽的一张脸,只要笑意盈盈地站在那里,就能成为全场瞩目的焦点。

    明明是她的父皇,但庆阳一出现,父皇的眼里就没有她了。

    兄长虽然疼她,但只要她与庆阳发生冲突,他总是要劝她忍让。

    她只比庆阳大半岁,凭什么要她忍让?

    其他人,就更不必说了。

    周温婉拉住了申仪公主的手臂:“申仪,你别急着生气,先认真想想我说的话好吗?”

    她温柔地劝解:“邀请庆阳郡主过来帮忙,这对你,可是一件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事呢!”

    申仪抬头:“怎么说?”

    周温婉笑了起来:“咱们都不知道那燕国公主是个什么样的人,当然很难讨她的欢喜,这是个吃力不讨好的事。”

    她顿了顿:“若是庆阳做得好,那功劳不还是公主的?可若是她做得不好,惹燕国公主不高兴的人,便就是庆阳了,与公主有何干?”

    申仪一怔:“温婉,你说得好像有几分道理……”

    周温婉搂住了申仪公主的手臂,继续说道:“再说了,时家军向来是燕国人的死敌,庆阳的身份对于燕国使节来说可是很微妙的。

    若是庆阳迎合了燕国公主的喜欢,难免要寒了时家军的心,若是她搞砸了,那不正好惹燕国公主的不快吗?”

    她凑近公主的耳朵,压低声音说道:“反正不论庆阳怎么做,我们都能借此机会好好打压她一番。公主觉得如何?”

    申仪公主有些犹豫:“这样,不好吧?”

    她再讨厌庆阳,也是她自己一个人的事,一旦与两国邦交的事扯上关系,那事态可就要闹大了。

    周温婉却道:“申仪,你是忘记了萧世子吗?放眼整个庆国,除了你,还有谁能与他这样的男儿比肩?可是庆阳非要横插一档。”

    她冷哼一声:“俗语云,好男怕缠女。像庆阳那样长相狐媚的女人,又主动投怀送抱,便是柳下惠也难坐怀不乱的。萧世子,到底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

    聚贤楼诗会那日,我可是亲眼见着他主动去寻庆阳说话的。

    申仪,这你也能忍吗?”

    这番话立刻触动了申仪公主的心思。

    她又想到了那日她遥遥看见的那副画面。

    萧谨安站在廊台之上,目光紧紧追随着离去的庆阳,一直等到她从月牙门中消失了,他这才舍得离开。

    她知道这目光意味着什么,因为她也是这样看着他的。

    申仪公主抿了抿唇,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好,那就让她来帮忙。”

    ……

    庆阳郡主府。

    时景有些惊讶地望着面前这个长相秀气的宫女问道:“你们公主请我去京驿馆帮忙?”

    按着申仪公主对她的厌恶程度来说,这请求有些不大对劲。

    宫女连忙说道:“是。公主原本是想亲自来请庆阳郡主过去的,但燕国使节团五日后就要到了,她忙于准备,抽不出空,便差奴婢过来请您。”

    她想了想,又补充一句:“奴婢叫春桃,是申仪公主身边的宫婢,府上的樽儿姐姐和瓶儿姐姐都认得奴婢。”

    时景朝两个丫头望了过去。

    樽儿和瓶儿都纷纷点头:“是,春桃确实是伺候申仪公主的。”

    时景想了想,摆了摆手说道:“既然你们公主那么忙,那你就赶紧过去伺候吧。”

    她顿了顿:“我稍候会过去的。”

    春桃离开之后,时景问樽儿:“从前可有过这样的事?”

    樽儿知道郡主的意思,连忙说道:“倒也是有过,不过都是皇后娘娘亲自督促的。”

    她抬头看了时景一眼:“申仪公主常觉得陛下和皇后娘娘偏心郡主,从很早的时候起,就不大愿意跟郡主一块儿玩了。”

    所以说,此事有些反常。

    “请你去,难道还能不去吗?”

    殷行从里屋推门而出,笑嘻嘻地说道:“既然不能不去,那想那么多干嘛?”

    他俯身凑到时景的耳边低声说道:“反正你也想会一会周温婉,这便是良机啊!”

    时景的目光动了动:“你说得倒也是。”

    她用手推开了殷行的脸:“行了,是我要出门,你高兴个什么劲?你又不能跟我去。”

    殷行挑了挑眉:“我为何不能跟着郡主一块儿去?”

    下一刻,他欺身倚在时景的肩头:“我与郡主正是如胶似漆,郡主去哪,我自然也要去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