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论国师的倒掉 > 章节目录 第83章 山巅
    “怕?”

    殷行低声笑:“我有什么好怕的?不过只是爬座山罢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我只是担心留你一个人在这里,万一附近有野兽出没,那很危险。”

    他眼睫毛微动:“等你母亲做法事那日,我一个人再来探一探。”

    时景瞥他一眼:“谁说我要留在半山腰了?我和你一起爬上去啊!”

    她从前经常在山区里混,翻山越岭算是常态了,这是她擅长做的事。

    殷行拉住了她的手臂:“不行,你不能去!”

    他沉声说道:“山腰之上看样子未必有什么东西,就是有,我也不能让你陪我冒险。郡主,你我之间的交易,不过只是由你领我入护国寺罢了,你现在已经完成,不必为我做更多。”

    时景望着他:“你什么时候对我这么宽待了?我记得我们之间明明说好的是,我带你去见章桓。人还没有见到呢,我得和你一起上去啊!”

    她幽幽叹口气:“刚才我们一路行来,护国寺内该看的地方都已经看过了,没有能藏人的地方。

    若说可疑,那自然是山腰之上没有路到达的地方最可疑了。

    来都来了,快走吧!别浪费时间了,莫要等到天黑了,到时可就真的下不来了。”

    说着,她便不再管殷行,自顾自往前面走去。

    殷行心中不知为何涌起阵阵涟漪,某种澎湃的情绪一股脑儿涌入他胸口蓄势待发。甚至,他的眼眶都有些微微红了。

    “小景,你等等我!等我!”

    半山腰的凉亭很快到了,如同知客僧人所言,此处果然是极好的看风景的所在,在此地势能很清晰地俯瞰大半个京都城的风光。

    若是在夜晚,在华灯初上那一刻,满城的灯火绚烂,便可尽收眼底了。

    “这里可真美!”

    时景一边感叹着,一边俯身撕开了裙摆用力在脚腕处打了个结,目的是为了让这繁琐的裙子可以变得简练一些,不影响等会儿的攀爬。

    而撕下来的布条她有没有随意乱扔,而是将它们取三股结成一股,编成了小辫子的模样,团在了腰间。

    殷行望着她:“你这是打算做什么?”

    时景冲他挑了挑眉:“一看你就没怎么爬过山,还说不要我去呢!若是放你自己独自一个人,我怕你下不来啊!”

    她解释道:“这里的山势这么陡峭,手头没有个绳索,怎么敢安心?

    我这裙子是用锦州城的金丝棉所制作,单股没什么用处,但是缠成了结绳还算坚固,等会儿若是遇到危难之时,说不定还能帮点小忙呢!

    对了,你这身衣裳也不方便,你学我一样绑住裤腿,余下来的布条也拧成这样的绳子,留在身边备用。”

    当然希望用不上,但在紧要关头,手头的工具都能是求生的希望。

    毕竟,只是来找个人罢了,时景可不愿意因此而搭上自己一条小命。

    不值当。

    等准备停当,两人便结伴从凉亭后面的林子中绕道打算上山。

    这山林密且深,一眼望不见尽头,没有一点曾有人从这里经过的痕迹。越往上,山势越是陡峭,起初还有些可以走的路,到后来居然无路可走,俱是高耸直入的岩石。

    殷行拉住了时景:“别再上去了,从这里看,根本就没有人烟,不像是有人居住的样子。”

    快要入冬了,天色黑得早,山上的天就暗得更快了。

    此刻虽然时间还早,但今日天阴,原本光线就算不得好,再往上走去的话,等天色暗下来,他们都将陷入危险之中。

    时景看了一下眼前的山路,觉得并不算难,至少这样的路,她从前没少走过。

    她指了指前面说道:“你看,此处是背阴的地方,而越过这个山头便是向阳处,来时我在山脚下遥遥看过这个山顶,依稀记得向阳之处有一个凹谷。”

    “凹谷?”

    殷行面上惊疑不定:“小景,你是说,那凹谷中可能有人居住?”

    时景想了想:“其实我也不确定,但我确实曾见到过与这里差不多的山势,向阳处的山谷中可是住了一个村寨呢!”

    她抬头冲着他笑了起来:“我知道你担心天黑下来我们会有危险,夜晚的山林确实也存在着诸多隐患,我也怕我们会被野狼叼走啊!

    但如今我们离山顶不过几步之遥,其实完全可以翻上去看看,若是底下什么都没有,那我们再退下来也不迟。

    毕竟,我是郡主嘛,若是我俩迟迟不下山,寺里的僧人定然也不会坐视不理。他们会来找我们的!”

    殷行见她说得有理有据,态度又十分坚决,只好应了下来:“好,我们上去,但你得答应我,让我走在你前面。”

    时景笑了起来:“那是当然,你是男人嘛,当然要走在前面,给我蹚路啊!”

    两个人既然已经决定要继续往上,便没有再浪费时间。

    光秃秃的山壁确实很难攀爬,好在时景手中有绳子,而殷行的轻功又真的特别好,只要有一点点可以借力的地方,便能依势而上。

    过不多久,他俩便手拉手上了山的顶峰。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原来,山顶的风景这么美啊!”

    时景的前世虽然不知道爬过多少次山,但每一次不是在追捕便是在逃命,她还从来没有机会去好好欣赏一下脚下的土地和四野的风景。

    而此刻,她与殷行并肩站在这座山的顶峰,耳边是呼啸的风声,目光所及是整座京都城的全貌,这等开阔的视野,让她惊叹不已。

    殷行也很赞叹。

    他是夜行之人,习惯了在黑暗中生存,就算偶尔遇到任务需要爬山,也多是在夜深人静时,他的眼中只有猎物,哪里曾留意过身边风景?

    而此刻,他却站在山之巅,以王者之姿俯瞰这整个神州大地,顿时心生豪情。

    想要抒叹的话音不知凡几,可一想到天色很快就要暗下来了,他便将胸中磅礴的情绪都强自按压下去。

    他不再看远方,而是细细地搜索着脚下。

    “小景,那里好像有人家……”

    时景定睛望去,脸上露出了笑容:“果然如我所料,不只是有人家,而是有很多户人家!殷行,我们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