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论国师的倒掉 > 章节目录 第86章 白狼
    “那是白狼王的图腾。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白狼王?”时景一脸莫名其妙,“那是什么?”

    殷行的目光动了动:“相传大庆的开国皇帝征战漠西,遇到了百年难遇的风沙,被困在白沙洲上,差一点就要死了。就在漠西军将太祖团团包围的时候,白狼王出现,赶走了他们。”

    他轻轻嗤笑:“当然,这只是一个传说,五百年过去了,谁知道当年真正发生了什么。但……”

    “嗯?”

    “但太祖确实以白狼军来命名自己的贴身部队,那支战无不胜的白狼军的图腾,便是白狼王。”

    殷行话锋一转:“但太祖死后,白狼军便也随着他湮灭在了历史的尘埃之中,近两百年来,甚至已经完全销声匿迹,怕是连庆国皇氏子弟都不一定知道曾有这样一支铁锐存在过。”

    若不是他天机阁主的身份消息灵通,看到方才那个图腾,怕也是认不出来的。

    “至于喝止你,我只是凭直觉认为这样的东西不能随意碰触,怕有危险。没想到,还真有危险……”

    时景思忖片刻,有些迟疑地说道:“若那真的是白狼王的图腾,那是不是意味着这里……我指的不只是这座山和山凹内的居民,还有这座护国寺,都与或者曾与太祖有关?”

    殷行轻讶一声:“护国寺确实是太祖时期才建立的。”

    他心思活跃,飞快地想到了一个可能:“难道白狼军仍旧存在?而章桓或许未必是隐居,而则秘密地执掌了这支先帝留下来的精锐?”

    这看似荒诞的想法,其实不无可能。

    因为当今陛下并不是拿着先帝的遗诏登基的,他非先帝嘱意的继承者,而是通过血腥杀戮强行建立了属于自己的王权。

    在登上这个御座之前,他杀光了自己的兄弟,踏着叔伯子侄们的尸骨,才将这江山坐稳。

    若当真有白狼军的存在,先帝自然是不可能告诉他的……

    十四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时景一边用尽所有的目力搜索着墙壁上的一切,一边说道:“好了,你脑袋刚受了伤,想那么多也不怕头疼。等我们出了这里,去见过山凹中的人,所有的事,自然会有结论。”

    忽然,她在接近地面的最角落里,又看到了让人印象深刻的白狼王图腾。

    她惊喜地叫了出来:“殷行,你快点过来看,这东西是不是能让我们离开?”

    殷行扶着墙壁蹲下来琢磨了好久,这才说道:“这是白狼王的图腾没有错,但刚才你碰触这东西令我们掉入了陷阱,现在再碰它,说不定又会是另一个陷阱……”

    他目光灼灼地望向她:“小景,若是留在这里,等到天亮之后,你便可从上方的孔洞中离开的。”

    一夜了,郡主府的人必定会寻她。

    别人不提,但时惜墨的缜密和能力都让他信服,他也相信,这位郡主府的护卫长一定可以找到她的。

    比起未知的冒险,这显然对她更有利。

    时景却道:“我当然知道天亮之后我便可从顶上的出口离开,但你呢?”

    她抬手去摸殷行的额头,眉头又皱了起来:“你的体温又升高了一些,我害怕是伤口感染导致的发烧。若是不及时治疗,你会死的!你等不了一夜。”

    说时迟那时快,她飞速地伸出手来在白狼王图腾上按了下去。

    又是“轰隆隆”一声,果然,这面墙剧烈地震动了一下,然后开出了一扇小门。

    时景看电视剧多了,生怕里面会有飞箭出来,还特地等了一会儿再凑过去看:“这……这是一个仓库?”

    目力所及之处,是一个巨大的连绵不绝的山洞,空阔的山腹内,零零散散摆放着不少东西。有残破的铁盾,断了的枪矛,还有各种生了锈的工具。

    时景越看越是惊疑:“这里莫非是白狼军储物之处?”

    看这些东西,都是有些年头的了,她猜的恐怕没错。

    殷行强自撑着过来,刚挨着她便整个人都软绵绵地伏在她肩上:“既是旧仓库,那我们进去看看吧!至少比在这个小破洞里好,最好还能找到点被褥什么的,我觉得越来越冷了……”

    时景闻言目光一亮:“对啊,说不定还能找到酒!”

    除了额头,殷行的身上还有多处擦伤,有些口子很深,都将肉给翻出来了。他这会儿发烧,指不定是那块伤口感染了,若是有酒,那她现在处理一遍,也总好过什么都不做的好。

    果然有被褥!

    只不过都很旧了,破破烂烂的,但怎样至少也是个柔软的地方。

    时景扶着殷行过去,先将他靠在了石柱上,然后找了相对干净的几条被褥给他做了一个窝,又扶着他过去坐下:“你乖乖在这里待着,我去看看有没有酒。”

    殷行抓住她的手,语气开始虚弱起来:“你要小心,留意一下附近有没有埋伏和机关。”

    他目光发烫,蕴含着水光:“若是你出了事,那我可怎么办?”

    分明是一句爱意深浓的情话,但鉴于他从前轻浮的话说多了,导致时景以为他仍是在开玩笑。

    她轻轻拍了拍他肩膀:“行了,我不会出事的,也不会让你有事的。放心吧!”

    殷行望着她离开的背影,忍不住一声苦笑:“这样也好,你永远不了解我的心意,那以后我离开时,你便也不会难过了。”

    一个男人爱上一个女人,这是他自己根本无法控制的事。

    但爱上一个人很简单,要对这份感情负责却不容易。尤其对于殷行,他身上背负的东西太多了,多到他甚至可以没有他自己,又怎能给她一个安稳幸福的未来?

    他……承担不起这份感情。

    数着离别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他对她的不舍便也越来越浓,浓到明知道那样不好,却也情不自禁想要做点什么。

    他贪恋她手指的温度,眷恋着她的发香,看着她的面容曾无数次有过想要亲下去的冲动,也想放肆地表达自己的情意,可最终却只能用玩笑话来剖露真心。

    殷行正自一人苦涩,忽听前面传来她银铃般的笑声:“殷行,我找到了酒!我不仅找到了酒,还找到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