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论国师的倒掉 > 章节目录 第87章 结拜
    殷行幽幽醒来,看到的不是黑黝黝的山洞穹顶,而是白色的纱帐。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天早已经大亮,他此时置身于屋内,身上盖着暖和的棉被,额头处湿湿的,抬手一摸,是一块刚换了没多久的毛巾。

    他的眼眸轻动,顺着床沿往下看去,果然,那个小小的身影缩成一团正趴在床尾处睡着。

    心底深处的那团火,好似越来越热了。从前尚觉得还可以控制得住,然而现在,他已经不确定了……

    “你醒了?”

    察觉到殷行的动静,时景敏感地醒了过来,她一脸倦容,显然一夜都不曾睡得安好,但望着他时,她的眼中只有关切和在意,一丝一毫倦怠都没有。

    殷行心疼地看着她,虽不过一夜之隔,但他却觉得她瘦削了许多。

    “嗯,我好多了。你……你怎么不好好休息?”

    时景咧开嘴笑笑:“你昨夜烧晕了过去,要不是我一遍又一遍地给你换湿毛巾,你以为你能醒得那么快吗?”

    她俯身上来,试了试他额头的温度,笑得更浓了:“很好,烧退了。”

    殷行这会儿除了觉得身子还有些软,已经没有昨夜那种身体沉重得快要死掉了那种感受了。

    他四下张望了一番,问道:“这里是哪?我们怎么在这儿?”

    时景笑嘻嘻地说道:“你猜。”

    “猜?”

    殷行见她脸上带着几分狡黠和得意,福至心灵,柔声问道:“这里是山凹?是章桓救了我们?”

    时景忍不住捏了捏他的假脸,目光里满是赞许:“我就知道你是个小机灵鬼,一下子就能猜到。”

    殷行的耳廓又红了。

    他轻轻别过脸去:“男人的脸,不可以随便乱捏。”

    时景“噗嗤”笑了一声:“又不是真脸怕什么?再说,就算是真的,我捏一下又能少块肉吗?

    我说,你这个人可真是双标,你对我总是想牵手就牵手,想拉扯就拉扯,从来都不讲究。但每回我要对你做什么,你却总有这样那样的教条。”

    她斜睨他一眼:“分明自己就是个无赖,还要教别人淑女的规矩。”

    许是因为共患难了一场,她与殷行的相处比之从前更熟捻了一些。

    这男人虽然来历复杂,心思也深沉,但对她却很照顾,在关键时刻,居然愿意以自己的肉身护她周全。要说不感动,那肯定是假的。

    殷行抿了抿唇,半晌说道:“我是说,别的男人的脸,不可以随便乱捏。”

    他小声嘀咕:“我又不是别的男人……”

    时景不理他,开始说正事:“昨夜章叔叔已经与我相认,因我不知你想见他的真正理由,所以并没有与他提起你的事。”

    她说着,面色忽然肃穆起来:“你的猜测,可能是对的。”

    殷行抬起头来:“嗯?”

    “这个山凹很大,并不像我们在山顶上看见的那样,只有几户人家。”

    时景想了想,继续说道:“昨夜我跟着章叔叔入谷,天色早就很黑了,家家户户都点上了灯。我看见星河散落在整个山凹中……”

    那密密麻麻的灯火,意味着这里,可能有几百户甚至更多的人家。

    若当真是避世,不该是这样的规模。

    所以,那恐怕是在屯兵……

    殷行脸色微微一白:“白狼军,果然还存在于世间。”

    虽然早有所猜想,但这事实却还是让他有些震惊。他的头脑在这刹那飞快地运转着,计算着白狼军的存在对于他而言,算是好事还是坏事。

    好坏大约参半,但有变数,总意味着还有新的可能。

    看来,他这一步棋又走对了。

    “殷行,你现在能下床走动了吗?”

    “嗯,我感觉好多了。”

    “你若有事要寻章叔叔,便趁现在吧!”

    时景接着说道:“我虽然请章叔叔帮忙给惜墨哥哥传了讯,让他不得声张此事。但我一夜未归,总不是小事,我府上难免也有别人的眼线……”

    她还是得尽快地赶回去,否则的话,怕要给这里招来点麻烦,那可就糟糕了。

    殷行点点头:“好。那就请你替我引荐,就说……钧剑君之子求见!”

    钧剑君?

    他这是在对她敞开心扉,自曝家门了吗?

    不论如何,被信任的感觉是非常美妙的,时景闻言心中很是快乐,觉得这一场冒险倒也值了,不虚此行。

    她笑着点点头:“好。”

    殷行在章桓的居所待了足有两个时辰,这两个时辰间,屋子的门一直都紧闭着。

    时景不知道他们究竟说了些什么,也不知道这次密谈,会对庆国和庆帝造成怎样的影响,但她明显能察觉到,殷行从里面出来的时候,整个人都神采飞扬了起来。

    他们之间,一定达成了什么共识。她想。

    殷行对着时景说道:“我的事谈好了,现在,章叔叔请你进去。”

    他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柔声说:“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

    山凹间的这个庞大的村落里,章桓的屋子并不是最显眼的,反而可能是看起来最不起眼的一座。

    不大,木制的结构,两间屋子,卧房与书房相连,虽简朴但并不简陋。

    章桓看到时景,显然感慨万千,甚至亲自上前迎接:“孩子,快坐下吧!”

    他眼眶中隐隐含着泪光,仿佛刚才哭过了似的,这会儿本该停了,但却又被勾动了起来,说话时带着深浓的鼻音:“小景,上回见你时,你还是个小娃娃,没想到竟长这么大了。你……你与二嫂真是生得一模一样啊!”

    “二嫂?”时景好奇地问道。

    她听殷行说过,章叔叔是庆阳郡主的父亲时彦卿的知交好友。但既然忠勇王排行行二,那便意味着上头还有一位大哥。

    莫非,那位大哥是庆帝?

    章桓痛苦地咬了咬唇,点头说道:“对。当年我与你父亲,还有……钧剑君三人一见如故,对着天地结拜为异姓兄弟。钧剑君为大哥,你父亲是老二,而我则是老幺。”

    他眼中含泪望着时景:“孩子,你自小身边没有父母,这些往事,想必从来都没有人对你说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