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论国师的倒掉 > 章节目录 第95章 会面
    翌日,时景醒来时,身旁早已没了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床上空荡荡的,无一丝有人留宿过的痕迹,仿佛昨夜的一切只是一场梦。

    她眼神空落落地看了里床一眼,很快就收回了神思:“瓶儿。”

    瓶儿应声进来:“郡主,要起来洗漱吗?”

    时景原本是想要问一下殷行的行踪,但一想到要走的人留不住,问了也是白问,便就没了这心思。

    她点点头:“好。”

    瓶儿手一挥,一排侍女便鱼贯而入,端盆的端盆,捧毛巾的捧毛巾,各司其职,排场盛大。

    时景看了头疼。

    不过是晨起洗漱罢了,她有手有脚的,怎需要这么多人服侍?

    但樽儿说,这是郡主府的规矩。若是郡主自个一个人将这些事做了,那这些侍女要来做甚?便只能打发了出去。

    时景无法,便也只能任由他们去了。

    但有一点她十分坚持,但凡能够亲力亲为的事,她绝不假手于人。

    匆忙洗漱过后,这群侍女总算都退下了。

    “郡主,今儿的早膳是殷行小主为您做的,他一大早就起来去厨房生火熬粥,连这就粥的小菜也是他做的。您快点尝尝!”

    瓶儿一脸暧昧,眼神里毫不遮掩着羡慕的神光。

    没错,与樽儿对郡主与殷行小主的未来担忧焦虑不同,她百分百支持他们的感情。

    今朝有酒今朝醉,人生在世,快意最重要,想那么多干嘛?

    只要是人,就能看出来殷行小主对郡主的好,而郡主对殷行小主的不同也都写在脸上了。他们两情相悦,彼此依恋,这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感情了。

    还要何求?

    至于以后……

    殷行小主确实身份低微,不堪当这个郡马,可陛下那么疼爱郡主,未必不能给她开这个先例。

    以后的事,可还都说不好呢!

    “哦。”时景轻轻抬起了碗勺。

    原来他不在,是为了要给她熬粥……

    粥,很是清甜,稠稀得宜,火候刚好。小菜也很爽口,不咸不淡。很合她的口味。

    看来,他素常虽然不说,但却将她的喜好都默默地记了下来。

    时景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调整自己的心情,觉得他心里还是有自己的,但又恨他可恶。

    明明是要走的人了,却还在撩拨她的心弦,生怕他走后她不会难过吗?

    这时,门外响起了脚步声:“郡主,柳公子求见。”

    “让他进来。”

    不过几日未见,柳雾月的身上有浓到化不开的忧愁,他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连脚步都沉重许多。

    时景皱了皱眉:“雾月,你怎么了?发生了何事?”

    柳雾月抬头看了一眼瓶儿。

    瓶儿机灵,见时景吃得差不多了,便将桌上收拾了一下:“我去将这些送去厨房,郡主若是有事,喊一声樽儿吧,她在厢房候着。”

    说罢,她端着盘子离开。

    屋子里只剩下时景和柳雾月二人。

    柳雾月的眼眸不由自主地往里屋望去,虽然此刻屋子里没有人,可却充满了暧昧的气息。

    他垂了垂眼眸:“郡主,昨日在国子监,有人联络我了。”

    时景蹙眉:“是……他们?”

    柳雾月点点头:“是。”

    他从怀中取出一枚纸条递了过去:“他们约我昨夜在国子监旁边的望香楼见面。我怕有人暗中跟随我,不敢回来禀告郡主,怕打草惊蛇。所以,就自己去了。”

    时景关切地问道:“那你没事吧?”

    柳雾月摇头:“我很好。他们还需要用我,自然不会对我不利,这一点还请郡主放心。”

    他顿了顿,面色骤然肃穆起来:“我进了望香楼内,有人引我去了包厢,我见到一个人。”

    “谁?”

    “没见过的人。是个男人,看起来四十来岁,很瘦,身量一般,穿得也很普通,看不出来历。他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给了我另外一张纸条。”

    柳雾月说着,便从怀中又取出了一张揉得皱巴巴的纸条来:“他们让我到您身边取一样东西。”

    时景将纸条摊开,上面没有字,只有一幅简笔画,是一个拨浪鼓。

    她眉头紧皱:“拨浪鼓?”

    千辛万苦塞了个人进来,居然不是为了虎符,也不是为了要成为她的夫婿,而是要这个拨浪鼓?

    这是对方的真实意图,还是只是一种试探呢?

    她抬头:“他们还有别的话吗?”

    柳雾月摇摇头:“没有。那个男人将纸条给了我之后就走了,从头到尾都没有说出一句话。”

    他有些惶恐不安:“郡主,这拨浪鼓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们会想要这个?”

    也不知想到了什么,他咬了咬牙问道:“要不然我去找我父亲问问吧!是他将我送进这里的,他就算不是主谋,也一定是从犯,总是知道点什么的!”

    时景连忙道:“不可!”

    她柔声安慰他:“雾月,你若是直截了当去问你的父亲,那他定然要怀疑你的用心。我相信不论你与你父亲的关系如何,我都可以保全你,可是你的母亲呢?”

    虽已让时惜墨去找人,但京都城这么大,要寻一名被人刻意隐藏的人,犹如大海捞针。

    何苦,这么多年过去了,就连柳雾月也不知道他母亲到底长什么模样。

    这寻人一事,难得很。

    柳雾月闻言抿了抿唇:“好,那我不去问了。”

    他求助地问道:“郡主,接下来我该怎么办?”

    时景想了想:“这拨浪鼓,我会想法子给你。而你,先顺应着对方的心意,等摸清了他们到底要干什么,我们再伺机作出应对便可。”

    她抬头拍了拍柳雾月的肩膀:“你放心,我答应过你的事,一定会办到的。你只管安心去上学,也不要因为此事而耽误了功课。”

    柳雾月点点头:“是。”

    他站起身来:“郡主,那我便去国子监了,等有了新的消息,我再请见您。”

    “雾月!”

    时景叫住了那道心事重重的背影:“惜墨哥哥派了两名暗卫保护你的安全,但我们猜,对方肯定也有人盯着你,所以暗卫不能贴你太近,以免露出端倪。”

    她顿了顿:“但你放心,在性命攸关的时候,他们一定会首先保证你的生命安全。”

    柳雾月轻轻撇过脸,郑重地道了声:“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