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论国师的倒掉 > 章节目录 第99章 解释
    殷行低垂着头,脸上的表情毫无波澜,只是随应着殿中的人行着礼,一丝异状也无。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只有他自己知道,此刻,他的心情有多么雀跃和紧张,心有擂鼓,如同离箭出弦。

    但死人堆中爬着活下来的隐忍,令他完全地隐藏住了自己的情绪,一丝一毫都不曾泄露。

    就在众人行完礼坐下的那一刻,他轻轻抬头望了文昌公主一眼。

    只这一眼,便就收回了目光。

    够了。

    见她安好,便就足够了。

    他一颗心慢慢沉淀下来,很快最后一点激越的心情也如同小溪汇入江河大川,瞬时便消弭于无形。

    “三皇子殿下到!”

    “燕国使节团到!”

    时景抬头,看到肥头大耳的三皇子萧陌一脸春风得意地引着一群异域风情的燕国人进了交泰殿。

    与她目光相接处,三皇子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他身旁的慕容昭赫似有所感,疑惑地问道:“三皇子殿下,怎么了?”

    三皇子连忙说道:“没什么。昭赫兄,使节团的座次在右首,请吧!”

    他深呼一口气,尽量让自己显得得意豪放,昂首挺胸地从时景面前扫了扫衣袖,然后去到了自己的座上。

    慕容昭赫何等敏锐,早察觉到了这细微的变化。

    他坐下之后,压低声音对着随从说道:“去找人问问,坐我们对面的少女是什么人?她与三皇子之间有什么过节吗?”

    随从点头,然后悄然地从后方退了下去。

    慕容雁回的目光在慕容昭赫和时景的脸上来回地转:“七哥看上那女子了?”

    她皱皱眉:“七哥想知道那女子是谁何必费劲去打听,问我便是了。”

    慕容昭赫挑眉:“雁回知道她是谁?”

    慕容雁回点点头:“能坐在离庆国皇帝这么近的位置,身份自然不可小觑,不是公主,便是郡主了。”

    她接着说道:“七哥看到她身后坐着的那个男人了吗?我刚进来时,听到宫人私下议论,说庆阳郡主将她府上的男宠也带到了宫宴上。”

    慕容昭赫眉头一皱:“你说,她便是庆阳郡主?”

    燕人在时家军手中没有少吃亏,这些年来,死在时家军将士手中的燕军多如过江之鲫,不胜枚举。

    这是朔世死敌。

    虽然时彦卿死了,但燕国皇室对于时家的后人庆阳郡主的动态一直都十分留意。

    听说她骄纵任性,性子荒淫,今日一见,能将男宠带入国宴的,也确实……有负时家少主的盛名了。

    不过,时家军后继无人,这对燕国而言,却是件大好事。

    慕容雁回撅起嘴来:“我听说京驿馆留给我的房间,原本由申仪公主帮我妆扮,后来庆阳郡主一来,就撤了公主的装饰。”

    大燕国最最贵的九公主殿下,是草原上最美丽的明珠,居然被这个可恶的庆阳郡主如此欺负,这是平生第一回。

    她望向时景的目光顿时起了一丝怨恨:“七哥,你要替我报仇!”

    慕容昭赫安慰妹妹:“我们与时家军的仇恨原本就不共戴天,这庆阳郡主,也必不会放过她的。只是雁回……”

    他话锋一转:“在和谈未成之前,你还要稍安勿躁。此番我们有求于庆国皇帝,若是搞砸了,那你我就都回不去了。”

    慕容雁回虽然气不过,但到底还是知晓轻重的:“七哥,你放心,我不会主动对她出手的。”

    她想了想,忽然问道:“要不,七哥,你把她娶回去吧?等到了我们燕国,要怎么折磨她,不都是咱们说了算吗?”

    慕容昭赫哑然失笑:“雁回,你在想什么?”

    将时家的女儿娶回家,这是和亲?这可是结怨了。

    莫说庆国皇帝是断然不肯的,便是人家肯嫁,他也不敢娶啊!

    他忍不住叹了口气:“好了,从此刻起,收起你那些不着边际的想法,乖乖地当个娴静尊贵的公主就好。”

    慕容雁回乖乖地闭上了嘴:“哦。”

    “太子殿下驾到!”

    “二皇子殿下驾到!”

    “庄妃娘娘驾到!”

    “丽妃娘娘驾到!”

    二皇子看到时景,立刻去到她身侧坐下:“小景,好些日子没见了,你看着怎么瘦了一些?”

    时景摸了摸脸颊:“我瘦了吗?”

    她自己倒是没觉得。

    二皇子点点头,十分肯定地说道:“你瘦了。小景,马上就要过年了,等我忙完了这一阵,我要去你府上好好住几天,咱们还像小时候那样骑马射箭执壶蹴鞠击鼓传花。可好?”

    “好。”

    时景有些不可思议地问道:“这么快就要过年了吗?”

    她处来这里时,才刚入秋,这么快就已经过了一季。

    “对了,阿祁,你母妃呢?怎么还没来?”

    二皇子目露担忧之色:“母妃原本就畏冷,这交泰殿的炭烧得不够旺,她怕自己身子受不住。思来想去,她还是跟父皇告了假,说不来了。”

    他垂下头:“听说今年是个冷冬,母妃怕是除了春澜殿,一步都出不得门了。小景,你若有听得什么名医,可治这种寒症,记得帮我留意下。”

    时景点了点头:“你母妃也是我的小姨,她的身子,我也放在心上的。”

    她顿了顿:“陛下快要到了,你还是赶紧去坐到太子殿下的身旁去。”

    二皇子颇有几分不舍,不过,他还是缓缓站了起来:“这是表哥的位置,今日宫宴,他要先巡完交泰殿才能过来。小景,那我过去了。”

    “去吧去吧。这里耳目众多,你留久了对你反而不好。若还有别的话要和我说,等你得空,来我府上。”

    “好。”

    时景刚将二皇子送走,就察觉到身后的男人往前贴了一贴:“怎么了?”

    殷行低声道:“我看小景和二皇子感情真好,有点吃醋。”

    时景无奈极了:“你在想什么呢?我比阿祁年长两岁,是他的姐姐。我们从小一块儿长大,感情好那不是应当的吗?”

    人与人之间相处,最重要的是真心。

    即便她不是原主,但二皇子待她的真诚,她也感受得很清楚。人待她以真,她抱之以诚,这是她的处事原则。

    至于其他的,万没有的事。

    庆阳郡主身份虽高,又得圣宠,但不论是陛下还是淑妃,都不可能让他们两个结成一对。

    这一点,她和阿祁心里都很清楚的。

    他们之间,一直就是感情要好的姐弟,很纯粹。

    殷行微微抿了抿唇:“哦。”

    她在对他解释。

    她在意他。

    就在这时,宫人高声唱道:“陛下驾到!皇后娘娘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