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论国师的倒掉 > 章节目录 第104章 嫉妒
    时景停下了脚步:“萧世子方便的话,就现在说吧。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萧谨安点头:“那个雨夜,庄妃娘娘宫里死了一个丫头叫春红。听说,是因她私自在观星台附近祭祀故人,犯了宫里的忌讳,所以才被掌事的尚宫杖毙的。此事,我已查实,宫里很多人都知道。”

    他顿了顿:“但大家都不知道的是,其实那一夜,长生殿也死了一个宫女,名叫春袅。”

    “长生殿?”

    那是时皇后的寝宫。

    时景皱了皱眉:“那个叫春袅的宫女是怎么死的?”

    萧谨安抿了抿唇:“溺水。”

    他望向了时景:“第二日一早,禁卫军在莲花池上发现了一具漂浮的女尸,仵作判断她死于前夜。

    那宫女是长生殿的,容尚宫处置迅果,很快就将尸首带走了。

    又因她平日里为人处事不太行,没什么与她交好的朋友,容尚宫对外声称将她调了任,也无人去查访她,所以此事并没有在宫内传开。”

    也就是说,知道春袅死了的人,除了那几个发现她是故意的禁卫军外,就只有容尚宫。

    时景皱了皱眉:“一个宫女溺水而亡,在宫里恐怕也不算什么骇人听闻的大事,为什么容尚宫要隐瞒此事呢?”

    萧谨安道:“我只是将查到的事实说给郡主听,至于如何判断,那则是郡主的事了。”

    他顿了顿:“啊,对了,还有一件事。我在走访的过程中,听到了一个传闻。据说这位春袅宫女手头很紧,经常靠给宫人们办事赚钱。”

    时景抿了抿唇:“哦。”

    萧谨安看了她一眼:“至于安庆门的守卫,我也去调查过。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当日在郡主进宫的这个时间点上当值的护卫都已被调任了。”

    “调任了?”

    “对,调任。调去哪的都有,但大多数早已不在京都城,要追查起来怕要费些时日。另外,那日负责记录的守卫,名叫赵强,他……第二日交了班后就去了醉红楼,死在了相好的床上。”

    “相好的?”

    “赵强的相好的名叫蕊香,是醉红楼里的姑娘,听说他们两个已经好了有两年了。

    赵强死后,蕊香受刺激太深,痴痴呆呆,不再能够接客,被老鸨卖给了东街杀猪的阿大。

    我派信得过的人去看过了,蕊香已经完全痴了,心智只有七岁小儿模样,问不出什么话来。

    那个阿大对她还算周到,所以我的人就没有多做什么。”

    时景目光微动:“赵强的死必有隐情,否则蕊香不会被刺激得痴傻。”

    她望向萧谨安:“萧世子,多谢你了。你身份特殊,我不好再多麻烦你。接下来的事,我会自己去查。”

    萧谨安抿了抿唇:“倒也不算麻烦。毕竟,要害死郡主之人,也想以此来暗算我。我也想知道埋伏在背后的人,到底是谁。”

    他顿了顿:“不过,确如郡主所言,我身份敏感,宫里的事或还能多打听一些,在外面……是万万不敢的,也就只能帮郡主到这里了。”

    时景看了他一眼:“萧世子留步吧!宫宴还在继续,你负责交泰殿的安全,还是莫要离开太远。”

    说完,她点了点头,便与裹在同一件斗篷中的殷行一起离开了。

    萧谨安望着那两个远去的背影,心中空荡荡的,一时也不知道失落了什么。

    良久,他才转身回到了交泰殿。

    他刚走,转角处竟又出现了两道身影,是申仪公主和她的侍女春杏。

    申仪公主的眼眶红红的,像是哭过了一场,而此刻,她红红的眼睛里充满了嫉妒和愤怒。

    “为什么?庆阳如此放荡,当着谨安哥哥的面就与男宠如此……可是谨安哥哥却毫不在意,喜欢一个人真的可以如此卑微吗?我不服!”

    春杏连忙劝慰道:“公主,别难过了。您才是庆国的大公主,是皇后嫡出,庆阳郡主虽有个郡主的名号,可她都不是皇亲国戚,不过是假把式。哪里有您尊贵?”

    “至于萧世子……”她顿了顿:“奴婢觉得,他也未必是真喜欢庆阳郡主吧?我听说,一个男人若是爱上了一个女人,那他心里是容不下这女人还有别的男人的。否则的话,就不是爱了。”

    “真……真的?”

    申仪公主问道:“那你觉得,萧世子为何要对庆阳如此热情?先前她脑子没坏的时候,他分明就不是这样的。”

    春杏想了想:“可能先前庆阳郡主上赶着追求萧世子,惹人烦。可后来,她不再这样了,萧世子反而不习惯了吧?”

    她抬头看了一眼申仪公主:“有些男人吧,就是那样的。你喜欢他的时候,他对你爱搭不理。但你一旦看不上他了,他又会像狗皮膏药一样缠上来了。萧世子,或许也是如此……”

    要不然,可没有办法解释他对庆阳郡主前后截然不同的态度呢。

    申仪公主皱皱眉:“这样……管用?”

    春杏道:“管不管用,总得试过了才知道。”

    她想了想:“要不,公主试试看?”

    申仪公主喝道:“春杏,你可别胡言乱语了!我堂堂庆国嫡公主,怎能像庆阳那样不知廉耻,做那等当众追求男人的事?不可能!”

    就算她舔着脸面去做了,可若是被拒绝了可怎么办?

    她可没有庆阳那样厚的脸皮,被拒绝万次也仍旧不当一回事儿。

    春杏连忙道:“可是,公主若是不试试看的话,萧世子可要被人抢走了呀!”

    申仪公主喝道:“抢走?谁?庆阳吗?她和那个男宠正是你侬我侬的时候,连宫宴都非要拉着他的手出席了,怎会去抢谨安哥哥?”

    春杏小声说道:“不是庆阳郡主。是……是那位燕国来的九公主。”

    她连忙道:“我刚才在后殿听宫女们闲聊,说燕国这次若不让七皇子娶回去一名公主,便要让他们的九公主留在这里成亲。宫女们都说,九公主一看见萧世子的时候眼珠子都直了,当场就说要嫁当嫁萧世子呢!”

    申仪公主的脚步往后退了一步:“什么?可恶!”

    可是她的心中却有道声音告诉她,此事还是非常可能的!

    太子哥哥已有未婚妻。

    二皇子和三皇子同一日生,如今才不过十五岁,虽然三皇子……胡作非为惯了,可到底还未曾到正经婚配的时候。

    再往下,就只有靖南王世子和萧世子了。

    二选一的话,倘若燕国九公主强烈表示自己的喜好,那父皇或许真的会答应这门亲事!

    “不,不行!绝对不行!”

    申仪公主的目光中闪过一丝狠戾:“春杏,我不能叫此事成真。所以……你去告诉温婉,她说的一石二鸟之计,我……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