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论国师的倒掉 > 章节目录 第113章 水蛇
    申仪公主一时语塞:“我……”

    她当真没有想到过这一点吗?那倒也未必。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虽然信任周温婉,但像这样复杂难缠的场合,温婉是必定不会出现在这里的。一旦她昏迷不醒,会遇到什么事,没有人可以万般笃定。

    可是,在刚才那个当下,申仪公主心中对萧谨安的爱慕与对庆阳的恨意同时达到了姐姐,让她完全地不管不顾了。

    但现在,那些冲入头脑中的气血逐渐褪去了,她开始后怕,甚至庆幸……

    这时,时景忽然对着申仪公主喝道:“赶紧过来,别站在那边了!”

    申仪公主懵懵懂懂地往地上一看,顿时花容失色:“蛇!怎么会有蛇!”

    她吓得连忙跑到了时景的身后,待看清刚才所站的地方时,脸上已然死灰一片:“怎么会有那么多的蛇!”

    汤池里,密密麻麻冒着水蛇的头,它们在努力地往岸上涌,而那些特别有干劲的水蛇,已经有数条游了上来。

    时景是不怕蛇的。

    从前她经常在大山里和罪犯打游击,走过的山路不知凡几,遇到的蛇虫鼠蚁那就更加不计其数了。

    区区水蛇,她不怕的。

    可这密密麻麻满池的蛇头在那舞动着,就算她不怕蛇,也难免头皮发麻浑身发怵。

    “得离开这里!”

    时景皱眉:“此处危险,你赶紧跟我离开这里。”

    申仪公主却道:“不,现在还不能走。”

    她偷偷瞥了时景一眼,像是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温婉让我躲在男汤,这里是安全的。”

    “安全?”

    时景不禁冷笑:“你觉得这场面是安全的?”

    她冷冷道:“水蛇多半是无毒的,但这些蛇看起来分外鲜艳,与我曾见过的水蛇不同,谁知道是不是什么奇异的变种?留在这里,难道你打算要被它们吞噬掉吗?”

    奋力游上岸的蛇越来越多,从三两条,变成了七八条,它们蜿蜒地游走,很快就要游到她俩藏身的地方了。

    申仪公主却攀住了时景的手臂,结结巴巴说道:“不能走,温婉在这里设了埋伏。她说过这次要让你有来无回的,比起这些蛇,出去才更可怕啊!”

    时景抿了抿唇:“所以,周温婉原本的设计,是让你将我引入隔壁的女汤?”

    申仪公主不敢抬头:“嗯。”

    她顿了顿:“宴差不多要开始了,靖南王妃不见了你我,必定会差人来寻,等到有人来找我们的时候,隔壁若有埋伏,必定也会离开。等那时,我们再走。”

    时景皱了皱眉:“那这些蛇呢?不怕吗?”

    申仪公主吓得脸都白了,但此时她却强撑着说道:“不过是几条蛇罢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那里有枯枝,对,枯枝!”

    她深吸了一口气:“打它七寸,它不死也该晕过去吧?”

    时景……

    她摇摇头:“这满池的水蛇迟早都会爬上来的,你觉得靠你用蛮力打,能打死几条?”

    “那……那怎么办?”

    申仪公主急得都快要哭了。

    时景想了想,一眼看到了那颗被她踢出去的白色药片,她抿了抿唇:“我有办法了。”

    她取了一根枯枝递给申仪公主:“你先保护好自己。”

    话音刚落,她飞身一脚,便将那颗白色的药丸踢进了还冒着泡的温泉水中。

    五步醉的效力实在是太强了,她刚刚好数到了五,池子里汹涌澎湃的蛇头便都歪了下去,然后一条条蛇身浮出水面。

    密密麻麻,铺满了整个水池。

    时景回过头来,将还在岸上的那七八九条水蛇对准了它们的七寸往池子里踢了过去。

    不多时,刚才还响着吐信子的滋滋声的男汤池,已然寂静一片,毫无动静。

    时景总算暂且放下了心,她一回头,看到申仪公主靠在假山的壁上吐个不停。

    “你怎么样了?”

    申仪公主面色惨白,勉强说道:“我……我没事。再等一等,等到有人来了,我们再出去。”

    时景想了想:“好。”

    她已拜托江九公子去叫人,想来也不会在这里等太久。

    申仪公主一时不敢看她,只好闷着头不说话。

    时景幽幽叹口气:“申仪姐姐,我不知道你为何对我的误会那么大,竟然到了想要我命的地步。但有一句话,我必须要告诉你:我,从来都不是你的敌人。”

    她轻轻摇头:“盼你吃一堑长一智,以后莫要再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了。”

    申仪公主撇过脸去。

    现在冷静下来了,她虽然还是讨厌庆阳,但的确……这次是她过了。

    “你若是想要报复我,那就告诉父皇好了。我不怕。”

    时景无奈地叹了口气:“申仪姐姐,撇开萧世子的事情不谈,这么多年来,你不喜欢我,是因为觉得陛下宠我,大过于你对吗?”

    她其实非常能够理解申仪公主的心情。

    一个家里,两个年龄相当的孩子,被稍微冷落的那个总是会意难平的,这是人之常情。

    尤其是受到冷落的那个是亲生的,倍受呵护的却是收养来的孩子时,那还会让亲生的那个孩子自卑,敏感,对自己产生怀疑。

    果然,申仪公主冷哼一声:“明知故问!”

    时景轻轻笑了一声:“申仪姐姐,那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呢?”

    申仪公主转过头来:“为什么?我想破了脑袋也不明白到底为什么。”

    她看着时景那张慌乱中仍然闪耀着光芒的脸蛋,幽幽地道:“或许,是因为与你相比,我长得实在是太普通了……”

    容貌,是她无数次辗转反侧之后唯一确认自己不如庆阳的地方。

    而这一点,让她更难过了。

    时景摇摇头:“世间或许有很多以貌取人的肤浅之徒,但一个父亲不会。不论你长相美丑,你的身上都流着他的血。所以,你当真没有必要因为外表而心存愤忿。”

    她顿了顿:“而且,你是一位真正的公主,你的价值并不需要用容貌去体现。”

    这道理简单,申仪公主怎么会不懂?

    她是庆国的嫡公主,时皇后唯一的女儿,哪怕她长成一个丑八怪,也仍然是这世间最尊贵的女孩子。

    可是……

    她抿了抿唇:“那……到底是为什么?”

    时景的目光动了动。

    真相当然没那么简单,她也猜得八九不离十了。只是,却没有办法在此时此刻对申仪公主说出来。

    她长长地叹了口气:“你就当陛下是可怜我父母双亡,所以才格外对我容忍一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