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玉京山上的树 > 章节目录 第九章 匆匆万年
    一万年究竟有多久?

    这是个凡人无法回答的问题,凡人百岁尚且难得,三百年则是一轮朝代更替,一千年更恍若另一个世界,后世一个成熟的古老文明的可考信史也不过五千年罢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至于一万年……

    当真是朝菌之于大椿,凡人无法揣度,只有神仙才能回答一二。

    先天甲木早就不是凡人,但它觉得自己应该也算不上神仙。

    总之,一万年就这么缓缓过去了……

    种植灵药的事儿,先天甲木从没落下过,但心中热情早就消退了,当初那个要把玉京山建设成洪荒第一大药材供应基地的梦想,也很早就磨灭殆尽。

    开始的那几十年间,先天甲木精神饱满,热情洋溢,种田之时仿若在播种希望。

    但越到后面,它的热情就越低。

    到如今,种田只不过是例行公事,机械性地采种、播种、催芽罢了……

    先天甲木很后悔,为什么自己不进入沉睡呢?

    睡过这一万年,醒来时自己依旧是那个心思活泼的“年轻人”。

    而不像现在,一万年的孤独与等待,几乎要摧毁掉它的感情与灵智,心理上总是觉得抑郁,简直了无生趣。

    那颗年轻的心,不可避免地陷入了垂暮之年。

    “长生不老对于凡人而言,不仅不是好事,反而是种诅咒。”

    先天甲木默然沉思:

    “肉身的长生并不等于心性的长生,以凡人心性获得肉身长生,即便身体永远年轻,在心智上也会老朽,抑郁、空洞,久远的时光会杀死凡人的心性……最后只剩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而已。”

    长生是神仙的专属,凡人得此,终究是德不配位,该死的还是得死,只不过换了种死法,从肉身的灭亡,换成了精神的腐朽,甚至后者通常死的更加痛苦,在抑郁的绝望中默默死去……

    “神仙,从来就不单指肉身长生之人,想成为一个真正的神仙,心性也需达到仙人的境界。”

    “引气入体、精于法术的只能叫【修炼】,而身心协同进步的,才能叫【修仙】,二者有着本质性的区别。”

    修命不修性,此为修行第一病!

    先天甲木隐约间明白了这句后世名言的谆谆教诲之意:

    “修命不修性,只会把自己炼成一个会仙术的凡人,沉迷欲望、任性妄为,算个什么神仙?”

    这里点名批评后世通天教主的截教万“仙”,明明是玄门正宗,却干的都是妖怪的事,吃人挖心都是家常便饭,放纵瘟疫,更是丧心病狂!

    万“仙”中有自知之明的也不少,一些弟子根本不敢自称为仙,只称为【炼气士】,炼气不炼心,可不就只能叫炼气士嘛……

    举教上下,算是能看的也就那么几个亲传弟子和外门翘楚。

    原始天尊厌恶截教,并不是没有理由的,虽然他的某几个徒子徒孙也不是什么正经神仙……

    相比起来,太清老子一脉才是最正经的修仙之辈。

    还有西方二圣,虽然他俩名声不好,但西方教中的成名者基本都是性命兼修,以救苦救难为宗旨,其中地藏王甚至能喊出“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誓言。

    你让截教那帮吃人挖心的“仙”喊一个试试看!

    只能说,西方教在后世大兴不是没有原因的,在这一点上,西方二圣没的黑。

    ……

    先天甲木想了很久,这才想通了关窍,它喃喃道:

    “或许我如今所需的,并非一本神功秘籍,而是一个【炼心】之法……”

    修行炼气并非先天甲木暂时所需,比起功法,它更需要的是一颗【仙心】,或者叫【道心】!

    这种无形无质,却能决定一个人处世之道的玄妙力量,才是一个【修仙者】、【修道者】最为重要的本源之力,因为“心境之道”是根本,“炼气修行”只不过是护道的手段罢了……

    “我有炼心之法吗?”

    先天甲木扪心自问。

    “有!”

    先天甲木自问自答,它回忆起了前世,那些自己年少时为了修仙而背诵的经文:

    “老君曰: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

    正是道门修性之辈必诵篇目之《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

    虽然太上老君现在还没化形,但并不代表其中的内容没用,真正的传世经典,其中的智慧不会被时光所磨灭,只因为它说的是万世不移的“道”……

    抑郁了怎么办?

    先清静下来!

    一篇《清静经》,送给所有的网抑云会员:

    “……夫人神好清,而心扰之;人心好静,而欲牵之。常能遣其欲,而心自静;澄其心,而神自清;自然六欲不生,三毒消灭。所以不能者,为心未澄,欲未遣也……”

    “……”

    说来也很奇怪,先天甲木前世也不是没有苦心钻研过这经文,但只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前人的注解虽有道理,可毕竟是人家的见解,你自己又没有真的领悟。

    然而现在,也不知是因为先天灵根的资质高得离谱,还是因为万年孤独打磨掉了这个未来人的纷杂心绪,使之符合了“清静”之意。

    总之先天甲木一默诵经文,就真的稳定了心境,经文之义也再无难度,只念了一遍就有了许多关于心境的感悟!

    见得好处,先天甲木又继续念诵,每念一遍,就有新的感悟,这些奇妙的感悟令它本是凡人的心境逐渐升华……

    一遍一遍又一遍,念诵《清静经》几乎成了先天甲木的本能,哪怕它已经不再主动念诵,也还是不由自主地念着:

    “老君曰:上士无争,下士好争;上德不德,下德执德;执著之者,不名道德。众生所以不得真道者,为有妄心……”

    “……烦恼妄想,忧苦身心;便遭浊辱,流浪生死;常沉苦海,永失真道。真常之道,悟者自得;得悟道者,常清静矣!”

    悠远的神识将经文越传越远,逐渐覆盖了整座玉京山!

    虽然天道未立,万灵难生,洪荒中有灵智的存在仅有寥寥几人,绝大部分生灵则只有本能,而无灵智,但闻得《清静经》,也各有反应:

    田间灵药闻得经文,本能地感到了好处,于是左摇右摆,招蜂引蝶,药香升腾!

    山间灵根闻得经文,枝叶轻抖,周遭先天灵气加快了涌入体内的速度,仿佛真的拥有了灵性,且正在听道!

    林间仙兽闻得经文,不觉呆滞,空洞的双目中似有灵光闪烁,于是不再嬉闹,纷纷伏地听经!

    玉京山上静悄悄,只有经声浩渺……

    ……

    在遥远的昆仑山间一处秘境洞天中,有三团灵光灼灼的气团早已聚满了先天灵气,只等天时一到,便生出灵智、化形成体!

    忽然,其中一团较大的“气”莫名奇妙地开始抖动,这抖动极有韵律,仿佛在呼应着远方的什么存在。

    渐渐地,一抹简单的灵性诞生了,它呆呆地望着远方,又看了看旁边的两个气团:

    我好像早产了几个元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