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玉京山上的树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 入阵
    “老祖!!!”

    在看清黑袍青年手中人头的身份之后,三族残存的旁系族人们心中宛若天崩地裂,齐齐傻在了原地。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祖龙,祖麒麟,两位纵横洪荒天地六十余元会的绝代强者,最终不幸陨落于诛仙剑阵……

    虽然三族内部矛盾极多,在数十个元会的积攒下,彼此早已仇深似海,内战打得头破血流,有你无我。

    但无论是谁,其实都没有对自家老祖有任何不满之意,只因三族老祖乃是它们的血脉来源、灵智来源,对族人而言,老祖就是真正的亲祖宗。

    而三族老祖治理本族,向来也是公平公正,威信极高,即便对嫡系亲生子孙多有偏袒,但在大局上总是能维持住族法家规,努力为族人们寻找出路。

    四祖,属于德高望重的祖宗级人物!

    然而如今,老祖却被敌人斩下了头颅,死不瞑目……

    龙族、麒麟族在呆滞之后,便暴怒至极,要为老祖报仇,即便战不能胜,他们也要死个壮烈!

    这,是属于洪荒最古老天地霸主的最后一份骄傲……

    “退下!”

    眼见族人们将要暴动,青龙、白虎、玄武三位大首领连忙喝止了龙族与麒麟族的残部:

    “现在冲上去有什么用?你们现在是我族最后的希望了,若再失去你们,我族便再无翻身之望了!”

    两族许多民众并不服气这三个新任首领的命令,在三人奋力劝阻住大部分人之余,仍有愤怒之人不顾劝阻,直往诛仙阵飞去。

    最终,他们毫无例外地在大阵中殒命,求仁得仁,如此而已……

    凤族这边倒比其余两族好了许多,毕竟只有祖龙与祖麒麟的头颅被拿了出来,自家的两位老祖却并无音信。

    而在这个时候,没有音信就是最好的音信……

    ……

    “不能再等下去了!”

    鸿钧当机立断,对着同样色变的阴阳与乾坤沉声道:

    “为了洪荒天地,必须尽快攻破诛仙阵,斩杀罗睺!”

    “二位老友,可愿与我共破大阵,还洪荒安宁?”

    啊这……

    方才还颇有大义,愿意出力斩杀罗睺的乾坤二人,在见了祖龙与祖麒麟死不瞑目的头颅之后,突然腿肚子一软,面上犹豫起来。

    良久,才见乾坤老祖无奈道:

    “鸿钧老友,不是我二人不想助你破阵斩敌,而是……而是连三族老祖都死了两个,我俩本事还不如他们呢,如何破得了阵法?”

    说来说去,还是他俩觉得没有胜算,不敢上去送死。

    别看他二人之前在洪荒各地大搞屠杀,痛快地很,但那也是趁着三族老祖不在,这才敢出来报仇的。

    本质上,就是欺软怕硬……

    鸿钧心头嗤之以鼻,方才杀得那么欢,真要你们拼命了,怎么又怂了?

    但鸿钧既然决意让他们帮自己破阵,那便不会放手,他严肃道:

    “二位,如今罗睺欲要灭世,我等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就算躲藏起来,莫非罗睺就会放过我们吗?”

    “今亡亦死,举大计亦死,同死,死洪荒可乎?”

    咳!后面这句是先天甲木以前教过的,正好被鸿钧活学活用在了这里。

    至于效果,自然是极其拔群!

    当鸿钧晓之以利害后,乾坤与阴阳终于再次下定了拼命的决心,既然不管怎么样都是死,还不如死得壮烈些。

    输了不过一死,可若赢了,此大义之举足可为洪荒后人永世传诵!

    见他二人面色逐渐坚定,鸿钧又适时抛出一条关键信息:

    “况且二位有所不知,我观此阵虽凶,但也并非不可破解。”

    “那四方阵门上各悬有一剑,只消摘下这四把宝剑,即可破阵。”

    鸿钧提议:

    “我们四人可同时各入一门,罗睺势必不能分神同战我等,待摘剑破阵之后,单凭一罗睺,我等足以斩他!”

    这话给乾坤二人提升了不少士气,以鸿钧之言,这罗睺也并非不可力敌……

    “等等!”

    乾坤老祖发现了盲点,不解道:

    “哪有四人?我们加起来也才三人啊!”

    鸿钧笑了笑,从袖中取出一窝盆栽,将之一扬,喝道:

    “道友,快快醒来!”

    盆栽忽然华光乍现,自其中跳出一名素袍青年人,青年人手托盆栽,冲着几乎看傻了的乾坤二人微微一礼,笑道:

    “先天甲木,见过二位老友!”

    这是谁?

    乾坤与阴阳面面相觑,而后才回想起来,讶然:

    “你是玉京山上那株诞生灵智的灵根?”

    “正是!”

    乾坤两人当时就懵了,几十个元会不见,人家不仅自本体化形而出,且连修为都不比自己差,甚至更在自己之上……

    一番见礼之后,青年人便与三人约定好了入阵方向。

    鸿钧入“诛仙门”,乾坤入“戮仙门”,阴阳入“陷仙门”,青年人入“绝仙门”。

    分配约定完成之后,鸿钧便肃然向三人一礼,百感交集道:

    “洪荒的未来,便靠三位了!”

    在史诗级的大义感召下,乾坤与阴阳觉得自己仿佛变成了光,于是再无恐惧,慨然长笑:

    “不过一死而已,诸位,保重!”

    “保重!”

    ……

    四人按约定,同时各入一门,鸿钧仗修为空手入阵,阴阳则把先天至宝太极图展开化作金桥,护住自己入阵,乾坤更是顶上极品先天灵宝乾坤鼎、手执先天至宝盘古幡入阵,堪称武装到了牙齿。

    而自称“先天甲木”的青年人则只是手执盆栽,颇有些可怜巴巴地入了“绝仙门”……

    “道友,你的演技很是一流啊……”

    蓦然间,小盆栽竟幽幽道:

    “分身饰两角儿,演得惟妙惟肖,我要是不亲眼看见,恐怕也要让你给哄了……你值得一座奥斯卡小金人!”

    年轻人却不以为意:

    “道友谬赞了。”

    事实上,这年轻素袍道人根本不是先天甲木化形,而是鸿钧的善尸化身……

    好家伙,正是打团的时候,你鸿钧居然演起来了!

    鸿钧善尸并没有名字,在出了罗睺的事情之后,鸿钧便从不为化身取名,以作警示。

    先天甲木幽幽一叹:

    “道友,我忽然觉得罗睺之事,是不是也是你本体故意演出来的?”

    年轻人皱眉,不悦道:

    “道友你怎可凭空污人清白!”

    “诛仙阵中凶险万分,贫道正要专心破阵,切不可乱我之心!”

    先天甲木:……

    行行行!我不说话了行吧?

    它颇为吐槽几句,但又不敢再多嘴,毕竟这位化身虽是鸿钧善尸,生性纯善,但万一破阵之时“不小心”漏了一两道绝仙剑气过来,恐怕……

    算了算了,不就是演员吗?多大点事儿嘛!

    【狗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