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玉京山上的树 > 章节目录 第七十四章 老生与新生
    冥河就觉得后悔,非常地后悔!

    遥想当年第一次紫霄宫讲道之前,自己虽居住在那个著名的污秽之地,但手头本事却根本不差,就算不及开挂的三清之流,也绝对不逊于女娲。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并且他还伴生了两把极品先天灵宝级的宝剑,论起战斗力,冥河倒是很有底气的!

    但他从诞生灵智起就有个毛病:

    胆小,怕死!

    只因他当年亲自见证过惨烈的三族大战,那生命凋零如雨点落地般容易的恐怖场景,着实是吓坏了这个刚刚诞生的懵逼先天神圣,并从此烙下了治不好的病根儿。

    别说什么【冥河乃是血海死气化形,怎么可能怕死】这种话,正因为冥河的生命来得过于艰难,才会使得他比普通神圣更懂生命的可贵与脆弱……

    由于怕死,冥河自化形之日起,就一直低调做人,苟命为上!

    他连血海都没出过,在洪荒上自然没有熟人,他一贯独居血海,深居简出,从不与人交恶,甚至还为了自保而疯狂提升修为与战斗力。

    可即便如此,冥河依旧不敢出门……

    用杨眉的话来说就是,这个可怜的家伙患有重度“社交恐惧症”与“自闭症”,属于严重的心理疾病患者。

    正因为怕死,所以在鸿钧第一次宣告紫霄宫讲道时,冥河明明修为不弱,位列绝对的洪荒第一梯队,却还是拒绝了前往天外天听道。

    他本以为紫霄宫讲道只是鸿钧想找人装逼而已,不去听也没事,可万万没想到,这一错过,就成了千古恨……

    冥河在血海里又待了几万年,偶然间碰见不少后天生灵进入血海采秽气炼制法宝,好奇之下,他便伪装一番前去套话,想弄明白外面的世界发生了什么变化。

    结果。

    面对自称“妖族学习小组组员”的拉人传道小妖,冥河傻傻地听完了小妖所讲的“仙道文明宣传单”中的内容:

    什么叫“妖族”?不是龙凤麒麟三族吗?

    什么叫“修仙”?这不是自个儿瞎练就行的吗?

    什么叫“政治”?什么叫“炼丹”?什么叫“礼制”?什么……

    以及,什么叫【血海】?

    这个对洪荒最污秽地区、也即是对冥河老窝的称谓,是鸿钧自行命名的,冥河这个宅男根本不这么叫它!

    好家伙,我连自己老窝的官方名字都不知道……

    冥河惊恐地发现,自己竟然成了啥也不懂的原始人,洪荒这短短几万年的变化,远远超乎了他的想像力!

    【小妖:冥河老祖,时代变啦!】

    后来,杨眉在自己创作的《冥河传·血海源记》中记载道:

    “冥河者,血海死气化形……自云先时避三族乱,居此绝境,不复出焉,遂与外人间隔,问今是何世,乃不知妖族,无论三清……”

    【狗头】

    ……

    总之,冥河就这么傻傻地在血海里窝了将近十个元会,一直等到紫霄二讲之时,才火急火燎地往东海尽头赶。

    错过了一次,那必然就不能错过第二次了!

    冥河想着。

    但当他真正在听鸿钧讲道时,他却直接一脸懵逼:

    什么是“不朽金性”?什么是“精气神”?什么是“仙文”……

    冥河终于明白过来,第一次讲道是打基础,第二次讲道则是基础进阶,自己没有基础,怎么可能听得懂进阶知识!

    冥河肠子都悔青了,他头一次痛恨自己的多疑和惜命,为什么自己在第一次讲道时选择了不来?

    冥河:

    曾经有一份珍贵的讲道摆在我面前,我却没有珍惜,如果鸿钧能给我再来一次的机会的话,我会连滚带爬也一定要来听道……

    就在冥河陷入绝望,觉得自己的人生一片灰暗时,杨眉出现了!

    “这位同学,可有哪里的课程听不懂?”

    趁着课余时间,杨眉摆弄着自己的长眉毛,笑着对冥河问道。

    冥河一愣,转头望向这个“慈眉善目”的年轻紫袍道人,一瞬间,他仿佛看到了人生中前所未有的希望之光……

    在杨眉的主动雪中送炭之中,纵然是极度社恐的冥河,也不禁放下了全部的戒心,开始了恭恭敬敬的求学补课之旅。

    杨眉授课虽然没有鸿钧那么专业,但毕竟耳濡目染了这么多年,加之他理论知识之丰厚犹胜三清,是以教起资质本就不凡的冥河来,倒也轻松随意。

    从最基础的仙文读写,再到各项杂科,以及最后的修仙功法及理论,杨眉一一详细授予冥河。

    冥河得此名师指点,先天神圣那高得离谱的资质也开始发力,学习成绩一日千里!

    而在这堪称艺术的授课过程之中,其他听不懂鸿钧讲道的新生也自发汇聚过来。

    每次鸿钧下课之后,便有无数新生黑压压地围坐过来,与冥河一起听取杨眉的宝贵授课。

    一双双求知若渴的纯净目光聚集在不停解答学生疑难的杨眉身上,师生和谐相处。

    这一幕,注定会烙印在所有受益者的心头,永世难忘……

    因为学生越来越多,杨眉难以兼顾,老朋友后土便自发来帮忙,一起教给新生基础知识。

    而这一幕落在有心人眼中,便使其各怀心思:

    “大哥!我们要不要帮帮杨眉道友?”

    太一兴冲冲地对帝俊道。

    帝俊则目光深邃,久居上位的他早已养出领袖气质,政治思维几乎成了他的本能:

    “不,不能帮。”

    “为什么?”

    太一不解:

    “我们和杨眉道友关系不错,连小组都是他提议……”

    帝俊闻言皱眉,刚想教教弟弟什么叫帝王心术,却冷不防他一旁的红裳纤影已经向杨眉蹦过去了!

    帝俊:……

    姐姐,别当着太一的面打我脸啊!

    ……

    性子活泼的羲和可不管倒霉弟弟怎么想,她一向不喜欢政治,在妖族小组也只是挂了个组长名义而已,实则啥都不管,政事全扔给两个倒霉弟弟和十个小组长。

    眼见故友杨眉需要帮助,她直接跳了出来,免费给同学们补课,以分担杨眉的压力。

    除了后土与羲和,连鸿钧的亲传弟子三清、女娲也主动来帮了忙。

    特别是太清,他为杨眉帮忙的兴致很高,连他的两个弟弟也不懂为啥大哥这么积极,但既然大哥却去了,元始和灵宝自然也就跟着去了……

    或许是不习惯插班生吧,大部分老生对新生们并不友好,除了杨眉、后土、羲和、女娲、三清之外,只有零星几个热心老生来帮了忙。

    而其它所有老生们则都冷眼旁观……

    这第二次讲道,一开始就出现了与第一次不同的景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