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崛起烽燧 > 章节目录 第一章 从军行
    “披铁甲兮,挎长刀。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与子征战兮,路漫长。

    同敌忾兮,共死生。与子征战兮,心不怠。

    踏燕然兮,逐胡儿。与子征战兮,歌无畏。”

    百余人的行伍,音律不齐的唱着传颂千年的古战歌。

    这条通往安北都护府的官道上,如这样的队伍,今日已不是第一队了。

    大乾,隆盛九年八月,十万胡骑南下。

    烽燧狼烟不过半日,便将胡骑南下的消息传回无定河南岸的安北府。

    安北都护李思哲,率安北府边军两万,会同左右南岸四守捉城边军两万,计步军两万八千,骑军一万两千,共四万人渡河。

    两军战于无定河北岸,四万大乾边军与十万胡骑连战十日,大乾关内道援军五万赶到,胡骑望河兴叹,五万余残骑北归,安北军四万战兵不足万人,自此此战基本结束。

    安北都护府沿千里无定河横卧在大乾帝国的北方,西面是千里沙漠,东面是千仞山脉,千仞山脉的另一侧是安东都护府。

    千里无定河将这块平原分成两份,安北都护府于南岸筑一府十城,北岸星罗三十六镇一百零八戍,棋布三百二十四烽燧,甲兵十万余。

    八月底的一战,战陨三万多人,幸好,此次胡骑南下求快,没有如往常先破河北镇戍,后渡河劫掠南岸。

    九月初兵部军令如山,各道折冲府抽调五万府兵前往安北都护府,一方面补充兵力,一方面替换戍期已满者。

    大乾以武立国,男子十五束发,便会前往各折冲府录名,冬日训练选锋,选中者为府兵,授永业田,两年期满的府兵补充到边军中,前往四大都护府戍边,等到府兵就位,边军因战致残或者戍边三年以上者顺着府兵来的路,回到自己的家乡折冲府。

    五年期满者由折冲府考评,评优者补充到禁军,评上者经吏部授官为各州县尉,评中者归于刑部添为捕快,评下者归家。

    此时,苏策身着皮甲,左手牵着一匹青驳驹,马驹歪着头,用湿润的大眼睛看着苏策。

    马驹的乌黑纯净的眼睛,让苏策想起来一只叫做贝贝的京巴狗。

    很多的记忆已经斑驳陆离,很多人和事已然想不起来了。

    一想到家中老迈的父母,还有家中的娇妻,苏策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两年前,跟随着村正和一帮小伙伴们去余杭折冲府参加选锋。

    选锋是每个大乾帝国的男子都会参与的盛事,经过折冲府三个月的军伍打磨,合格者可以拿到选锋令——一枚被打磨掉刃口,有着特殊印记的箭矢。

    获得选锋令的人,可以选择成为一员府兵,也可以选择县学读书,不过要是过不了县试,又不想从军,那就交回选锋令,终生不得踏入仕途,作为平民,平凡一生。

    本来苏策的打算是拿到选锋令之后,考入县学,江南道文风昌盛,加上自己私塾所学,考取功名后,不说位列朝堂,做一方县令也不算白过这一生。

    可能是因为两世为人,让苏策的精气神比起普通人更足,身体的恢复速度也远超常人,苏策也搞不明白出了什么问题,但是每天不管多累,一觉醒来,力气都会涨很多。

    再加上三岁开始家里的老父就以培养府兵的方法训练苏策,让苏策自小就打下来一个好底子,虽然没有生撕虎豹那么夸张,但却有着比常人很快的反应速度,更充沛的气力。

    虽然不是天生神力,但是十几年水磨功夫下来,折冲府的正值壮年的都尉已经在拳交力气上比不过苏策。

    折冲府三个月的时间,还没有苏策十二岁的训练强度大,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满级号进了新手村。

    之后的近两年时间,苏策就在折冲府接受训练,也以首名拿到了选锋令。

    官道十里一驿,众人随着骑着戎马的折冲府旅帅苏宁进到驿站里面,驿站的东侧是一个边长百丈的方形平地,折冲府的队正,伙长,伍长督促着年轻的府兵以伍为单位围坐在一起,十余个驿卒担着扁担,苏策已经不是像第一次见到那么感到惊奇,稀罕。

    官道驿站就和原来世界的高速服务区一样,那些驿卒扁担下挑着各种府兵所需。

    苏策看着同期的府兵们,有人耐不住嘴馋,掏出铜钱买下驿卒扁担中的果脯,看着府兵被酸掉牙的果脯酸的口水低落,众人传出笑声。

    从军和科举是大乾百姓改变出身的唯二办法。科举有不第,从军有伤亡。所有的出人头地都是有代价的。

    苏策眼神望向南方,也不知道怎么样家中的兰儿昨夜有没有盖好被子,这姑娘睡觉不乖。

    兰儿,全名王兰,是苏策去年过门的妻子,苏家和王家只是杭州城外大湖庄的小户人家,两家有祖上留下的永业田,谈不上大富大贵,却也年年有余。

    一个时辰的休息时间,苏策很快从离家的思念中清醒了过来。从大青,也就是那匹青驳驹背上的布袋中拿出一块死面饼,掰碎了放在粗瓷碗中,撒好自己在家做好的调料,也就是盐加上一些香料的粉末。

    在伙长们从驿站抬回驿卒们提前熬好的羊汤,已经有士卒排着队去买热羊汤了。

    苏策从怀里摸出来两枚铜钱,这羊汤可不是免费的,一手端着粗瓷碗,一手拿着两枚铜钱,也排上了队。

    热腾腾的锅里面没有肉,只有白色的羊汤,羊汤很鲜,把铜钱丢到竹筒里面,换来半葫芦瓢的羊汤,面饼和羊汤迅速混合起来。

    “苏策,你这吃法有点北地的感觉!”插着腰收钱的队正刘成冲着苏策打趣道。

    “您也试试,味道不错!”苏策没有和队正多说话,端着碗回到自己伍的地方。

    府兵们很快安静了下来,吃着各自碗里的食物。

    苏策用木勺往嘴里刨着碗里的泡好的碎饼子。

    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

    这句话是无数人的梦中遗憾,即便是有了异乎常人的身体素质,做到上面任何一点也不容易,实力机遇缺一不可。

    他犹记得自己上辈子就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打工仔,远大前程并不适合自己。

    即便是从军,为的也不是马上封侯,只是希望可以稍微过一个不那么平凡的人生而已。

    吃完碗里的食物,用清水清洗完粗瓷碗,苏策和同伍的人靠着眯了不到半个时辰,便又要赶路了。

    正是秋高气爽的时候,路上苏策发现了一件事,这冷兵器作战真的很讲究季节。

    每年春季,大乾都会派骑兵北上草原,此时大乾的战马冬季靠着充沛的粮草贴了一声膘,草原上的马一个冬天饿得瘦骨嶙峋。

    夏季高温,冬季寒冷,不管是草原上的九胡,还是大乾边军,都不会轻言兵戈。

    到了现在时节的秋天,草原上的马儿缓过劲了,便会南下劫掠。

    想到折冲府的老兵们晚上闲聊灌输的经验,今年九胡没有劫掠到粮草,这个冬天在北岸的戍堡和烽燧堡不知道又会被攻破多少。

    一道无定河,两岸埋枯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