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崛起烽燧 > 章节目录 第三章 猎兔
    一般所谓的胡骑犯边,要么是上万人的大股入侵,要么百十人的小股侵扰,要问大乾边军最烦什么,便是百十人的小股入侵。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人数过万,胡骑南下的速度最慢,安北边军有足够的时间组织防御,一如五个月前。

    百十游骑最可恨,灵活,狡诈,残忍,一旦偷渡过河,不知道多少边地百姓遭罪。

    大乾军马不弱于草原马,但是大乾军队六成着铁甲,行军速度不如胡骑,所以大乾边军最烦游骑。

    也不知道广袤的草原怎么胡人部落打垮一支,过几年又会冒出两支,自有文字,青史之间,北地狼烟便不时出现。

    赵俊俊和周正两人的谋划很实际。

    “苏策,明日我和俊俊,准备去下套子,猎几只兔子,打打牙祭,还能落些兔皮。”

    苏策看着自己有些红肿的手,便知道这两位为的不是打牙祭,而是兔皮。

    “烽帅允了吗?”苏策看着检查武备的李丰小声地问道。

    “之前就允了,不过不能离堡太远。我看过了,河湾那边,草长的丰,那里边准有很多兔子,咱们不贪,六只足矣!”

    周正偷偷看了一眼李丰,看到李丰点头,笑着说道。

    李丰是军屯出身,今年已经二十七岁了,满脸的胡茬子,娃娃都四个了,相比起手下这不到十八岁的少年郎沉稳太多了。

    苏策把碗里的米饭吃完,再把最后一片干肉放在嘴里当做零食细细咀嚼,洗完碗,众人便爬进了被窝,锅里留了点热水,苏策为了不让自己齁死,喝了大半碗,这顿饭是李丰做的,量大管饱齁死人。

    躺在炕上,众人很快入睡。

    少年人总是好动,一大早,六个人呲牙咧嘴的咬着柳木棍,清洁牙齿,李丰煮了一锅粟米,粟米五升,水有点加多了,干肉放了不到二两,切的还贼小,三合粗盐,量大管饱齁死人。

    吃完午饭,苏策三人穿着皮甲跑去一里外的河湾,赵俊俊在兽道上设置简易的捕兽套,材料就地取材,枯草搓出纤维,缠绕成线,草原上什么最多,不是牛羊马匹,亦不是兔子土狼,而是老鼠。

    赵俊俊设置的陷阱抓不住兔子,兔子的力气大,只能抓抓老鼠。

    苏策给稍弓上挂上弓弦,抽出一支白羽箭,手臂微提着稍弓,冲着远处的周正点点头。

    周正咧着嘴,少年人的活泼在脸上浮现,三米长的长枪,横扫千军,割断了不知道多少草叶,打草惊蛇,现在是打草惊兔。

    聪明点的兔子会钻回老窝,傻点的在枯草间亡命奔逃。

    苏策眯着眼睛,观察着草丛中的异动。

    “嗖!”

    “嗖!”

    “嗖!”

    三支白羽箭,平直的划过空气。

    “好箭法!”

    苏策冲着周正傻笑,收获不错,三支箭,射中了两只兔子,刚刚入冬的兔子正肥,放下弓弦,把弓弦收好放回皮囊中。

    周正把白羽箭拔出来

    “没伤着箭,换个地方!”

    苏策点点头应道:“可!”

    赵俊俊认真的布置陷阱,冲着两人嘱咐道:“别去太远!”

    苏策和周正不傻,万一碰到游骑,离烽燧堡太远,那是自找死期。

    一个上午,三个管烽卒累的不行,回烽燧堡的步伐都有些凌乱。

    周正和苏策抬着一杆长枪,在长枪上绑着着一串肥兔,细细一数竟有九只。

    赵俊俊拎着一堆根茎物,这是他找着的草药。

    苏策和周正听着赵俊俊不厌其烦的嘱咐:“这个是甘草,这个是麻黄,这个是柴胡,要是得了风寒,煮水喝,睡一觉就能去掉风寒,我在河湾那边发现了一小片,以后去了要记得带些回来。”

    三人回到烽燧堡,将手里的的东西放下,冲着烽帅行礼。

    “收成不错!兔子给我,草药放在箱子里,去休息吧!”

    得到夸奖的三人,脸上带着红润的笑容,傻乐。

    李丰抽出障刀,刀子一划,用手分离这肥兔的肉皮,兔皮堆起来,兔肉,内脏能吃的兔心,兔肝放在一个木盆中,其他的丢到另一个破旧的木盆中。

    不到半个时辰,小河烽燧堡的堡顶上挂起了一串兔皮,李丰心疼的从盐罐中掏出粗盐,小心的抹在兔肉上。

    “周正把这些杂碎丢到外面去!俊俊去上哨!”

    一边处理着兔肉,李丰一边指挥着手下五个年轻人。

    “烽帅,要不中午的饭我来做?”苏策看着李丰准备上手做饭,想到昨天晚上那顿齁死人的米饭,询问李丰。

    李丰正头疼怎么做饭呢,昨天那是大家伙好几天没吃上热乎的,对味道没有要求,现在苏策冒出头,不管好不好,总是个盼头。

    “你来整!”

    苏策连忙点头。

    抽出自己的障刀,从李丰手上接下唯一扇没有盐腌的兔肉。

    障刀从肉上刮出不到二两乳白色的脂肪留作备用,从自己的布包中拿出来一个竹筒,里面的调料是苏策最后的存货了。

    想了想,又去箱子里面拿出来一些甘草,从一楼打了一盆凉水,把甘草洗干净切片,兔肉切块。

    兔脂丢到锅里,熬出荤油,丢入甘草片,从竹筒中挖出一汤勺调料,也一同放进去,紧接着兔肉下锅,放入椒姜盐,盖上锅盖,盛饭的木勺来回翻炒,一股肉香开始在烽燧堡弥漫开来。

    倒半碗清水,盖上锅盖,焖煮,过了一会儿,看着兔肉熟透,盛到菜盆中,放在灶台上借着灶台保温。

    大乾军队平日每卒每日粟两升,盐一合,或者替代成其他食物,这不是战时,战时的食物种类用李丰的话讲那是进了酒楼。

    今晚有五斤兔肉,苏策倒了一升米进锅蒸成米饭。

    西边的天空染成了红色,米饭也蒸好了。

    六个大海碗,碗里平均分配着米饭,谁也不多谁也不少,李丰拿着木勺把兔肉一勺一勺倒进六个海碗里。

    作为烽帅的特权可以独享一只兔腿,晚上上哨的周正和苏策两人也自有优待,两人分食一只兔腿。

    有平均,有特权,有优待,这是大乾边军的潜规则,没有人会去抢同袍嘴里的肉,吃饭是这样,作战也是如此。

    因为不均和贪墨在军律中是斩刑!

    吃饭的时候,没有人说话,并不是食不言寝不语,而是苏策做的饭好吃。

    李丰学着军中将领的作风,给这个夹一块兔肉,给那个丢一块兔心,收买人心的动作,生硬却暖心。

    只是吃完饭,抹了嘴,李丰闷出来一句:“以后上哨每人两个半时辰,我两个时辰,苏策就不用了,以后就做伙头!”

    周正,刘三郎还有平日高冷的关岳齐声应喏,显然多上半个时辰哨和口腹之欲,三人一致选择了口腹之欲,毕竟谁也不想吃完齁咸的粟米,半夜起来找水喝。

    苏策也乐得如此,不上哨不意味着活比别人少,烽燧堡物资匮乏,每人多领三十支箭,不是为了加强军备,而是留作打猎补充肉食所用的。

    胜仗和美食是军队保持士气的法宝。

    只是烽燧堡条件简陋,毕竟这里是帝国边疆的最前沿,一切为战争让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