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崛起烽燧 >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夜话隐忧
    晚上孟浩叫来了包括苏策在内的四位校尉,军营禁酒,不喝酒,但是饱食一顿还是可以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没人空手而来,除了苏策,这几位校尉的年龄都比苏策大四五岁,熬出来的品阶,苏策从六品上的勋官,无形比其他人高出来一截,但是军中实力至上。

    苏策有实力,有品阶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苏策嘴甜不傲,几天时间和众校尉处的不错。

    当然,苏策空手而来,都是军中糙汉,做晚食的重任就交给了苏策。

    大火上架着行军锅,肉,菜,豆,一锅乱炖,苏策调制的调料往里面倒了半竹筒,香味一下子窜了起来。

    “苏校尉,这调料方子能给某一份吗?不白拿,十贯钱。”年纪最大的张校尉有些不好意思问道。

    “行啊,就是个调料方子,钱就算了,都是军中泽袍,说这个就生分了!”苏策嘴上很客气,对于苏策来说就是简单的几味香料搭配。

    张校尉脸上露出了笑容,拍了拍苏策的肩膀:“哈哈,苏校尉大气,张某不才,苦巴巴熬了七八年,才有了现在的位子,索性认识的人多,以后苏校尉遇到什么事情,来找我老张,大忙帮不了,小忙尽管吩咐。”

    军中将校尉官那个不是厮杀出来的,而且从一个兵变成一个官,谁没有点真本事。

    “哈哈,那就多谢张大哥了!”苏策知道这位张校尉可不是苦熬出来的。

    张校尉对都护李思哲的儿子李洪涛有救命之恩,还是以前李洪涛,现在的守捉郎将李洪涛的烽帅。

    军中关系复杂,有严苛的军律压着,加上监军府由皇族子弟组成的金甲军监督,军队里面排除异己的事情有,却并不多。

    不过苏策交好这些人,目的也很简单,谁也不想军阵之中,两旁的友军晚一步。

    苏策答应的痛快,其他人也只觉得苏策处事大气,这样的人只有交好,谁也不会傻乎乎的打压,现在他们这个阶段还不存在你死我活的竞争,各凭本事就行。

    吃着美味的晚食,众人聊着边关的趣事,加上苏策穿针引线,众人聊的话题逐渐深了。

    “唉,这几天我总觉得心神不安!”一位李姓的校尉叹了口气,说完话就不在说了。

    话音刚落,众人都不聊其他的了。有的人的直觉很恐怖,这位李校尉就是这样,不求功劳,只希望自己手下的人都能活着。

    虽然在军中显得懦弱,但是懦弱并不是无能,去年无定河北岸大战,第一个冲进九胡薄弱处的就是他带着的一伙正军。

    这种对于危险的预知能力,对于局势的敏锐直觉,并不是人人都有的。

    气氛严肃了起来。

    “各位都知道我老李是什么什么人,箭射过来,老李的头自己会低头,邪了门了,每次老李心惊胆战的时候,总是有大事发生,还记得三日前的军报吗?”李校尉停顿了一下给了众人回忆的时间。

    “八月中,常都尉率步军一千遇六百九胡,激战半日,斩敌二百,折损一百余。”

    “此九胡,皆着半身镜面大铠,巨盾,短剑,白面蓝瞳。”

    “这是这几天传的新九胡吗?”苏策问了一声。

    “众所周知,九胡其实与我大乾人差异不大,浅色瞳,肤色稍白,卷发卷须,军报所说的极大可能是一支我们没有遇到过的九胡。”张校尉回答了苏策的问题。

    大乾武备无双,通常大乾和九胡作战,战损上阵一比三,中阵一比五,下阵一比十。

    劣势兵力下,大乾折损一人,九胡折损三人。

    而这次军报中大乾以多打少,战损竟然接近一比一,那位常校尉要么是指挥不当,要么这支新九胡的实力就是真的恐怖。

    着甲六成,军阵无双的大乾的强大无疑是刻在大乾军人骨子里的信条。

    但是这次军报却无形中击碎的大乾军人的骄傲。

    “怕是指挥不当吧,听说这位常都尉去职,入了辎重队。”孟浩看到气氛有些凝重,岔开了话题。

    很快饭局散了,众人忧心忡忡的离开,苏策回到自己的帐篷。

    辗转反侧,脑海里都是那位李校尉的话,这是个人精,什么心惊胆战,什么邪门,这是在藏拙,所有的示警都是属于局势的敏锐直觉和分析。

    这件事情不简单,千人以下的战报哪里会通传全军。

    苏策翻身起来,点燃油灯,拿着三日前的军报。

    半身镜面大铠,巨盾,短剑,白面篮瞳。

    步军作战,皆是军阵碰撞,九胡人的气力不比大乾差,差就差在军阵上。

    只有大乾这样以府兵为基础,用两年时间将军规基础军阵刻在骨子里的府兵,才能成为军中大将手中的棋子,因为复杂的军令只有大乾这样拥有职业军人的军队才能玩的溜。

    而现在突然冒出来的这支新九胡,有相同的大铠,巨盾,短剑,说明这股势力有自己的军备生产。

    军阵可以和大乾硬碰硬,这说明军队训练有素。

    汉人也有大铠,不过被更灵活轻便,防御力相同的甲胄取带了。

    苏策盯着军报上的字,忽然一个念头闪过。

    这不是九胡,而是一个大乾没有遇到过的国家,这个国家来自北方。

    只有国家才具有组织能力将军队的武器制式化。

    想到这里,苏策心里沉重了起来,面对九胡,部落化的九胡力量根本集中不起来,所以大乾可以以二十万大军压制百万九胡。

    但是现在出现了一个疑似国家的存在,一旦这个存在整合了九胡,对于准备不足的大乾无异于灾难。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现在一股陌生的敌人已经出现,很可能通过九胡掌握了大乾的信息。

    而大乾现在还只是一知半解,面对这样的敌人,有心打无心,那安北军这些年的所有努力,一朝崩溃大概率会成为现实。

    苏策,摊开纸,磨墨,提笔,把自己的所有推断写在纸上,写的过程中,苏策越想心里越是惶恐,北进大军崩溃,无定河精锐可都在北进大军中。

    北岸要仅仅是大军,那么情况不对也可以退回来,但是不要忘了还有一百五十万流民百姓也在北岸。

    写完信,苏策知道不能等了,掀开帐篷这就去找晚上吃晚食的各位校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