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崛起烽燧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战前
    风从龙,云从虎。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这句诗在苏策所写的急报末尾,也正是这句话让李思哲在沉思一夜后,下定了决心。

    钝刀子割肉,大乾在无定河埋下的白骨太多了,多到了李思哲从来不敢去看。

    府兵埋骨,作为边军都护,李思哲每年要签发多少部下折损的文书,都是十八岁的热血男儿,一批又一批,李思哲作为安北都护府的都护,五年时间,足够将一个善良的将军磨砺成一个坚毅的大帅。

    “令安北军备选三万人北进,大军征调箭矢,非不可避之战,无故不可出战,此令传递全军,毕一功于一役,泯灭九胡,为大乾定百年安定。”

    军令如山,大乾从不嗜杀,这道军令下了是什么后果,李思哲心里很清楚,但是五年,七万九千三百六十七道阵亡文书,让李思哲早已经将个人荣辱抛于脑后,可怜将军生白发,五十岁的李思哲明白这道军令意味着什么。

    人神公愤,遗臭万年!

    但!

    李思哲不愿!

    不愿再有儿郎埋骨边地。

    “咚!咚!咚!”

    ……

    帅帐九通鼓声响起。

    在草原中部与九胡还有新出现的胡人对峙,小股兵力作战的大乾北征大军,所有将校都面色一变,带号将军将军队丢给军司马,百余带号将军骑马前往帅帐。

    三通鼓,守势,稳扎稳打!

    六通鼓,攻势,全军压上!

    九通鼓,死战!死战不休!

    正在交战的骑兵不管损眼前已经取得优势的战场,快速撤退,正在犬牙交错的步军,弓弩手攒射,掩护刀盾手撤离。

    “七日后死战,大军以中军步军,弓弩手为守,徐徐推进。两翼骑兵截断后路,给九胡下战书,七日后决战,此战胜,草原无胡,此战败,全军覆灭,后退者,斩!乱军者,斩!前进犹豫者,斩!此战刀痕于背者,去职削勋,家人三代为民,我会率亲卫战于战阵百步,都护帅旗所向,皆我大乾兵锋之处。”

    一代儒将李思哲,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会在战场还攥着优势的时候,下达这样死战不休的军令。

    但是无人反驳,埋锅造饭,肉干,糖块,烈酒,箭矢,配发到每一个人的手中。

    苏策随军而至,直接被李思哲调于帐下,此战都护府帅旗列于战阵之上,会抽调军中勇武尉官护旗。李思哲将正军备选打散补充到来时二十万,现在只有战损至十八万的北征大军中。

    此战无援军,无后军,只有一万督战。二十万大军齐出。

    苏策站在帅帐外,看着不断领着军令拍马疾驰的带号将军们在帅帐中领了军令,丝毫不做停留的快速奔回自己的营地。

    大战前的一天,军中的肃杀之气让天上的鹰隼不敢飞跃,安静的大营中,所有人都在磨刀,没有人小声的交谈,军司马面无表情的收取兵士的遗书。

    有一队有独子无后者组成千人的骑兵,已经准备就绪,大战一启,他们将一往无前的撤回无定河北岸。

    一封家书值万金,大乾府兵从一开始就明白,从军不是为了自己的荣辱,而是大乾百姓可以安居乐业。

    “吾之舍生,民之乐颜!”

    “吾之忘死,民之安乐!”

    “吾之兵锋,大乾国威!”

    “吾之白骨,大乾气节!”

    ……

    压抑的气氛下,平日里的军律只会更加严苛,大战未启,新军备选已经有人往南逃了。

    大战未启,督军队的横刀已经染上了自己人的血,登名造册,夺永业田,家人贬为奴婢。

    沙哑粗犷的边军军歌响彻大营,李思哲在帅帐外冲着南方跪地磨剑,明天将会有李思哲抽调一百人的军中尉官和他的五十亲卫一同护着都护旗。

    死战,将帅在前,将帅退者,见之者,军律授权,斩其级。

    苏策把自己所剩无几的调料倒在羊腿上,今天军中除了禁酒外,所有人饱食,军中司马调配着明日战食,一两熟肉,一两糖块,二两烈酒,一壶清水。

    死战不是傻乎乎的一窝蜂冲阵,大乾军镇中有明确的军阵,死战全军三线,前两线正军交替作战,第三线辎重队携带物资。

    大乾死战的次数屈指可数,立国之战,大乾太祖率十万甲兵,五万辎重,硬捍二十万骑兵,从巳时战至酉时,五个时辰的作战,硬生生熬死了十七万骑兵。

    苏策知道自己明天的任务,每临大战,抽调精壮尉官护旗,这是军中惯例,苏策自嘲一笑,也许是写了那封信的原因,自己被李思哲选中了。

    军令传达全军,苏策来时就知道明天战况最激烈的地方就是帅旗之下,斩将夺旗,战阵首功,但是苏策并不后悔。

    军中本就是搏命之地,九死无生意味着荣耀,军人的荣耀。

    苏策的遗书中写好了身后事,一封家书,一封休书。

    “……双亲可收孤儿,以做未来赡养……吾妻,不可殉情,寻一良人,替吾看遍万水千山……父母双亲,吾妻出嫁日,家中积财,置办十里红妆……”

    “某苏策谨立放妻书一道:

    丈夫许国,实乃幸事!

    愿妻相离之后,重梳蝉鬓,美扫娥眉,巧逞窈窕之姿,选聘高官之主,弄影庭前,美效琴瑟合韵之态。

    十里红妆,三年衣粮,便献柔仪。伏愿娘子千秋万岁。

    ……”

    苏策吃完羊腿,将写好的两封信,用胸口割下来的布条将自己的一缕头发绑成一束,一同放在竹筒里,认真的抹好封印,盖上自己的印章,若是此战不幸身陨,这个竹筒会从安北都护府被军中司马取出,和抚恤一起送到苏策的老家。

    信是遗言,布条和头发以后要放在衣冠冢里面。

    苏策把自己的竹筒交给军中司马,领下来的两壶箭仔细的检查一遍,点了点头,军中将作的手艺一如既往的细致,红羽重箭上的羽毛都分不出差异。

    脱下盔甲,检查着每一处甲片,用沾水的布擦拭甲片,涂了油的甲片上本就一尘不染,再在用干布把盔甲上的水珠擦拭掉。

    把磨好的刀枪放在身旁,这才放心的闭上眼睛。

    帐篷外军司马把收集到的竹筒按照军中编制分好类别,放在木箱中封好,交给选出来回去的骑兵,然后不放心的打着火把一遍又一遍的巡视营地。

    军中主将是锋利,无往不前的矛头,那军中司马就是宽容,事事具细的坚盾。

    大乾已经为明天的死战做好了所有准备。

    而九胡和那个新冒出来的公爵军队也在做着战前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