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崛起烽燧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 边军传承
    当公爵利沃夫发现了大乾军阵的顽强,但是现在说退,已经不可能了,要不是今天有五万罗斯大军作为中军压着军阵,硬捍着大乾军队最精锐的锋线,恐怕九胡人早已经崩溃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长老们,我的士兵已经没有了力气,从早上到中午,我已经失去了两万个士兵了,现在,我需要一个让士兵喘息的机会,半个时辰就可以,让士兵们吃饭喝水,不然我的士兵崩溃后,就没有人帮你们挡住凶狠的大乾人了!”

    公爵利沃夫压制这不安,九胡人虽然说是六十万,但是能攻击大乾人的只有进阵的十五万人,和外圈的十万人,一大半的人都闲着。

    “公爵大人,您可以下令,我的骑兵会打出一个空隙,让您的士兵脱离作战。”

    “呜!呜!呜!”

    包围在大乾军阵外的九胡人和罗斯人开始后退。

    现在两军谁也没有必胜的把握,九胡人的箭雨虽然不能致命,但是当十几万支箭矢落在一片狭小的位置时,粗制的箭矢便有了致命的可能。

    “御!”

    “御!”

    “御!”

    ……

    在九胡不记箭矢损失的情况下,大乾军阵有了一丝慌乱,箭矢撞在甲胄上发出密集的噼里啪啦声。

    “有点难对付!”都护李思哲看着黑压压的箭雨,眉头拧成了一团。

    那支精锐的步兵眼看着就要全线崩溃了,九胡人的这阵箭雨让这支疲兵有了喘息的机会。

    “圆阵动,骑兵出,全军前压,不能给他们机会!”李思哲这道军令让整座军阵滚动了起来。

    既然九胡人要让罗斯人退下去,那么他们就要付出代价。

    骑兵们圆阵露出的空隙钻了出去,游骑在前,陷骑在中,战骑在后。

    一小队一小队的骑兵从圆阵的各处出击,之后汇聚成为三个大的骑兵军团。

    一万游骑,一万陷骑,三千战骑,狠狠地冲上去缠住跑了一上午的九胡骑兵。

    马力不足,九胡骑兵很快被大乾的骑兵缠住了。

    游骑在边缘不断的用稍弓把重箭射到九胡骑兵的头顶,战骑分割,陷骑碾压。

    精锐的骑兵明白什么是贪多嚼不烂,预估着马力,截断了四五千九胡骑兵,盏茶时间就让分分割出来的这些九胡骑兵失去了生命。

    衔尾而击,不在杀敌,而是打碎敌人顽抗的决心。

    实际上两军对垒,攻心为上。

    九胡人和罗斯人上午损失的人太多了。

    罗斯人只剩下了不到三万人,九胡人剩下四十多万,现在被大乾的骑兵不断的分割,这个数量还在不断减少。

    只是一上午的时间,他们一直被大乾军队压着打,所以他们并没有看到自己这一方的遍地死伤。

    九胡人和罗斯人想要的暂时休战的目的没有达到。

    局部战术上的失误会引起局部溃败,进而影响全局。

    九胡人虽然没有学过兵法,但是也知道现在只能拿人命填出来一个喘息的时间。

    十万九胡骑兵调转马头不在撤退,而是迎着大乾的骑兵冲了过去。

    大乾的骑兵还是依附在军阵边上作战。

    大乾的骑兵和九胡的骑兵一队一队互相交错在一起,除了名为战骑的具甲骑兵会选择冲锋外,其他骑兵的作战方式还是以骑射为主。

    二十步的交战距离,弓弦声急促而发。

    坠马者没有人会去救,因为自己人的战马对于坠马者的威胁才是最大的。

    混战不休!

    军阵很快挪了过来,骑兵开始回到军阵休整,然后再次出击。

    九胡人现在已经失去了开战前的一半兵力了,罗斯人的士气也低到了极点。

    翻越狼烟山的时候,自己的公爵大人告诉他们,他们将要去开辟一个荒芜之地,哪里有肥沃的土地,遍地的牛羊。

    这些罗斯士兵看到了牛羊,但是却碰上了另外一种文明的精锐军队。

    黑色的札甲不比自己身上的镜面大铠防护力弱,而且还兼顾了灵活。

    锋利坚韧的横刀很轻易的就把自己心爱的短剑磕出豁口,但对方也只是卷了一点刃口。

    横刀,长枪,盾牌,陌刀,弓弩不同武器的接替作战,让他们领悟到了不一样的作战方式。

    每每击杀一名敌人,自己往往要付出三人甚至更多的牺牲,看着受伤后马上撤后,又有一个新的对手出现,这些罗斯人一上午打的很迷茫,庞大的军阵时时刻刻都在吞噬着他们的生命,以伤换命的买卖,罗斯人做的很神伤。

    膻味很重的肉干,带着腥味的羊乳,味道不错,食物到了胃里,给身体一丝丝的补充着能量,但是肌肉的酸痛感却不是短短半个时辰就可以缓解的。

    趁着九胡人用着生命争取来的时间,九胡人和罗斯人开始重整军阵。

    看着不断迫近的黑甲军队,所有人都明白了大乾人的决心。

    此战,不死不休!

    同时,李思哲手下的军司马也在快速的统计伤亡。

    “第一阵,折损两千两百人。”

    “第四阵,折损两千一百人。”

    “本阵,折损六千九百人!”

    ……

    很快李思哲就算出来了自己下午的可用之兵。

    上午一场硬碰硬的大战,大乾折损了四万人,其中有一万两千人魂归故里,致残者七千,其他伤者暂时也没有了战力。

    “敌军呢?”

    吃着肉干,糖块,口感不好,却能快速的恢复体力,再喝一大口咸甜的水,李思哲嘴里含糊不清的问道。他需要敌我双方所有的数字,这样下午作战他才会合理的安排。

    “抓到战俘,问了问了出来,此战罗斯人五万,九胡人把所有能上马的人都征调了出来,一共六十万。里面还有女人。”

    军司马说完之后一句话,看来一眼李思哲,女人都上了战场,九胡人看来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呵!军阵之上只有生死,没有男女!”

    儒将是一个美称,但是对于敌军来说,却代表了狠辣残酷。

    “喏!辅兵刚刚打扫完战场,粗略数字已经报了上来,斩获带镜面大铠的有两万人余,九胡人二十七万余。”

    “呼!我大乾将士武威!”李思哲松了一口气。

    二十万打六十五万,一比六的战损比,上半场,胜了!

    十五万打三十五万,己方士气正旺,敌军疲态已显,此战必胜。

    “传令,战况通报全军,半个时辰后全军出击,敌军崩溃只需要一通鼓。让各部不要冒进,稳扎稳打,谁敢脱队作战,坏我军大事,哼!”李思哲明显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不过该敲打还是要敲打的。

    上午作战不是没有问题,好几个队都有些冒进,结果被人数更多的敌军包围,险些导致军阵缺陷。不过人已经死了,作为主帅不可能去处罚他们,而且他们的身后事还要据理力争。

    “往长安派去信使,八百里加急,告诉户部尚书周清澜,老子要掏空他的户部。”

    军司马有些头疼,自己这位大帅,说是儒将,平日里喜欢舞文弄墨,一到战场上就有些放浪形骸了。

    “咳咳,都护,此言是否有些……”

    李思哲嘿嘿一笑:“哈哈,老夫已年五十,领兵作战这是最后一次了,日后要给下面这些小的腾地方了,一辈子谨小慎微,临了了,老夫还不耍耍性子啊,这辈子可不能白活,老夫在长安看上一套宅子,此战之后就求皇上赏给老夫,弄孙含怡的日子,想想就美死了。下午的时候让底下这些苗子去领兵,听了一上午了,也得操练操练!”

    军司马揉了揉自己的突突跳的太阳穴,摸着自己已经花白的胡子,自己这代人已经老了,该挪位子了,安北都护府的担子也要有更年轻的人来抗了。

    “都护大义,咱们也是从老将手里接下来的担子,咱边军一代一代的传下去,不能到咱们这里断了传承,打仗的本事也教了,下面这些人成龙成虫就得看自己了,此战之后,您退了,我也该退了,回家先饱揍一顿老大老二一顿,娘的,成婚多久了,三孙女,一个孙子没有,气煞我也。”军司马摸着自己的胡子,有些恼怒,心里下定了注意,替皇上监了半辈子的军队,就不能享受享受了,就让皇上给自己买个宅子,不用太大,在都护的宅子旁边买一个小宅子就行,跟了都护大半辈子,可别想丢下他。

    不过一想到都护两个儿子生了五个孙子,三个孙女,都护弄孙含怡,自己可不能差。给自己的小儿子找门婚事,老大老二狠狠地揍一顿,关起来,啥时候两个儿媳妇肚子有了动静,啥时候再放出来,到时候两老头溜着孙子玩,嘿嘿,美极了。

    “仨孙女不够分,再生两个孙女,老夫做主了,肥水不流外人田,把你那仨孙女许给我大孙子二孙子三孙子,再生两个给小四小五也来一个。嘿嘿,一辈子没求过你,咋样,老夫这次回去至少一个国公,可委屈不了你。”李思哲此刻身上哪有一丝儒帅的影子,就像是乡下老农一样,脸上带着媚笑,一张老脸拧巴的真难看。

    “去去去,我仨孙女,天生丽质,你那些狗都嫌的泥娃娃,净想美事!”军司马还想着可以和老帅待上一辈子,谁知道这老不休打上了自己的孙女主意。

    不行,一定不能把宅子安在都护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