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崛起烽燧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 胜!
    半个时辰,军阵挪动六百步,一万正军掩护带着三万伤兵回了大营,辎重队带上了殒命的泽袍。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黑色面甲下看不出苏策的神情。

    那个男儿没有统领一军的志向。

    两百重骑兵,这是分给苏策的兵。

    李思哲把一百颗种子撒进了战场,总有人会成材,也有人折戟。

    “出!”

    人一过万,人山人海的说法不是虚言,衔尾追杀让九胡人和罗斯人的军阵迟迟无法摆好。

    这是机会,大阵压后,一百支骑兵被分了出去,李思哲留在手里的还有五千骑兵。

    底层的人永远不理解上层的深意。

    但是有一个道理要明白,任何出人头地的机会,没有走到最后,那永远只是机会,而不是真的出人头地。

    两百重骑,苏策没有贸然冲入混乱的敌人军阵中。

    骑兵对冲永远是骑兵最绝望的战术,现在显然绝望的不是大乾骑兵。

    “弓!”

    “奔!”

    “射!”

    三声口令传不出多远,但是训练有素的大乾骑兵可以看清楚自己临时主将的动作。

    苏策卖弄自己的骑射技艺,只是射速比身后的部下快了一点。

    没有连珠箭,只有一支支势大力沉的红羽重箭将马背上的九胡人击落马背。

    边军中的这些大乾骑兵最是识货,花里胡哨只会浪费宝贵的气力。

    “离!”

    苏策高呼一声,调转马头,从九胡人的边上划出一个弧线,身后的重骑没有让苏策操心。

    苏策爱上了这种心意相通的感觉,每一骑都会不折不扣的执行自己的命令。

    “枪!”

    “破军!”

    “破军!”

    苏策在回转的时候看到九胡人的队伍中出现了一个空隙,战机稍纵即逝,分割包围剿灭,这是刻在骨子里的战斗本能。

    一骑当先,左手御马,右手抓着枪杆,臂肘夹着枪尾,枪身平直。

    再健壮的人也不会选择硬扛着骑兵对冲的力道,用最少的气力击杀敌人,是折冲府从一开始就强调的事情,苏策不会逞能。

    “聚!”

    一声令下,两百重骑以苏策为首,快速排列成一个箭矢阵,前排持枪,后排持弓。

    握着触感粗糙的枪杆,镔铁的质感让人心里很踏实,并不用担心拼杀的过程中,枪杆折断。

    “援!”

    苏策的动作也带动了周围的三支骑兵,快速的聚集阵型,要是苏策这一团骑兵破阵成功,他们将会把破出的缺口尽可能的扩大。

    苏策很快锁定了目标,那是一个须发灰白的中年胡人,在他的瞳孔中,一个冲锋的大乾军官正对着自己冲杀了过来。

    短弓连射三箭已经是他最后的努力了,他看到了三支用尽自己全部力气的箭矢撞在了那名敌将身上,能够射穿两层皮甲的箭矢碰撞到铁甲片上,从箭头后折断。

    蝼蚁尚且有求生之志,更何况是一个人,抽出自己的厚背弯刀,这是他十九岁南下抢来铁料,让草原上的匠人打造的,这是他一生的荣耀。

    “呀喝!”苏策大呼一声,枪尖刺穿目标的胸腔,用力向上一举,向右横甩,卸掉对撞的力道,胡人的尸体将右边的一个胡人砸到马下,左手抓住枪杆,扭身向左横挥,划开一人胸口,把一人拍出两米砸到另一个胡人的战马身上。

    双腿猛磕战马,战马吃痛,奔跑的速度上了一截。

    没有什么精妙的枪法,之后挥砸,暴虐的巨力,让一个个胡人掉于马下,倒地的胡人鲜有直接丧命的,内脏被巨力震碎,躺在地上哀嚎,马蹄很快让哀嚎的源头停下。

    坠马者十死无生!

    苏策的枪杆上很快染上了血迹,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苏策的铁枪要用最快的速度清理阻碍战马奔跑的障碍。

    随着苏策突入敌阵三百步,后面跟随着的三团骑兵也顺势跟了上来。

    左突右杀,注意力都在寻找空隙上。

    有空隙突进,没有空隙就用一杆铁枪杀出来空隙。

    军阵接触上来罗斯人的步军方阵,这会儿李思哲把指挥权交给了本阵的将军,远眺观察着放出去的一百队骑兵。

    聪明人知道抱团,鲁莽者被战功蒙蔽了双眼,这时候李思哲捕捉到了一支在胡人内部搅局的骑兵,人数不多,只有三个团六百骑。

    在一个黑甲骑将的带领下从胡人的一侧开始冲阵。

    没有一击即走,而是硬凿。

    “鲁莽!”李思哲已然给那位领头的尉官下了定义。

    但是随着观察,李思哲又有点看不懂了。

    苏策选择突进的路线不是弧形,而是不会减速的直行。

    胡人的骑兵兵团连横五里,苏策回头看来一眼身后的重骑,心里快速清点,比起刚刚冲阵多了三个团,当然折损的人也有,却不多,因为只要马速不降,奔驰的骑兵伤亡会降到最低。

    “随我再突,凿透敌阵!”

    苏策看到了后面骑兵面甲下坚定的眼神,此时深入敌阵五百步,一里半,调转马头,马速意味着马速降低,伤亡大增,迅速的权衡得失,可能现在选择回头,四个团能活下来两个团。

    但要是能够凿透敌阵,其他同袍减少的伤亡就不是三个团了。

    苏策定了主意,思考的过程中一个没留神,一把斧头飞了过来,砸在自己侧身露向敌军的后背。

    苏策后背感觉有汗留下,但是苏策知道这是错觉,大概感受了一下,右手单手持枪,胳膊夹着枪杆,挥扫,左手往后背一摸。

    一把短斧到了左手,斧刃的刃尖有血迹,后背被划了一个小口子让苏策很恼怒,这是自己第一次受伤,苏策要把这把短斧留下来,日日提醒自己不要忘记危险,把短斧丢到弓囊中,自己那把硬弓刚刚掉落丢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敌阵已溃,全军压上,降者不杀,此战已定!”李思哲看到胡人的骑阵已乱,击溃敌军的战机来了。

    至于刚才被骂鲁莽的骑将,谁说的,明明是一员智将,就和自己一样以儒雅随和闻名。

    胡人的骑兵已乱,拥挤起来,碰撞倒下的胡骑比苏策这三个团造成的坠马者都多。

    军阵威力巨大,但是乱阵的后果反噬也同样巨大。罗斯人被大乾弩兵攻击破坏的摇摇欲坠的军阵,随着九胡人的乱阵也变乱了。

    “降者不杀!”

    “降者不杀!”

    ……

    圆阵再次变化,以一队五十人为小单位,高喊着并不标准的胡语向着北方冲锋。

    乱阵之下,胡人的心也乱了,纷纷调转马头向北方逃跑。

    此时苏策已经冲出了敌阵,整整冲了无力,战马已经疲惫不堪,苏策收拢自己的手下,两百骑的一个团现在可怜只剩下了七十骑,跟随的三个团还剩下三百多人。后半段要不是苏策打开了缺口,让九胡人的反扑失败,这四百骑一个也活不了。

    但是大军决战就是这样,总要有人拼命牺牲,才能给同袍减轻作战的压力。

    看着同袍门连辅兵也骑着战马追杀敌军,苏策只能不甘心的拍着自己座下满身大汗的战马,黑子尽力了。

    辎重队也追了上去,苏策这四百骑好像被遗忘到了战场的一角。

    大乾历,隆盛十年九月末,大乾北征大军二十万与九胡罗斯联军六十五万人决战,中部草原,因战场所在的地方有一个由完整石块构的大石丘,史称“大石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