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崛起烽燧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 归家心切
    折冲府的都尉苏明见到苏策很客气,尊重来源于实力和地位。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当初同一批的府兵里面,有人伤残,有人陨命,有人平庸,苏策算是混的最好的了。

    当然这是苏策对旁人说的,好似战场上功劳和捡的一样。

    但只有苏策知道自己怕是“染”上病。

    惊醒杀人的事情,苏策这些天不是没有听过,实实在在的发生在各折冲府的归途中。

    没有了同生共死的泽袍,谁敢睡的着,睡觉的时候,眼睛都恨不得睁着。

    苏策知道这些失控的人,杀死泽袍的时候,主导他们神智的并不是他们,而是以前那个在战场拼杀的自己。

    苏策也知道自己得了这种失心疯,只不过两世为人,苏策能守住自己的理智。

    但是,病了就是病了,那怕这不是身体上的病症,而是精神疾病。

    戍边的日子,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九胡人摸上来,所以上哨的人从不敢松懈。

    高压环境也是边军轮调频繁的原因,当然大乾人对此也并无研究,只是避免拥兵自重。

    白天苏策表现的很正常,但是到了夜里苏策也和其他人一样抱着自己的横刀睡觉,回去的路上,都尉苏明都会以边关太累,让部下好好休息的借口,扎营在荒郊野地。

    为的就是让这些没有安全感的府兵们不发生营啸。

    白天行军的路程也是有过考量的,和去戍边时追求速度走官道不同,回去的路上,尽量经过繁华的城池,一点点的将这些府兵心里的不安感消弭。

    不到百人的队伍,骑马而行,却花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才赶到了苏州府的地界。

    每个人都归心似箭,但是军律所在,现在还不能回家。

    他们这批人戍边期间打了大仗,尸山血海都走了过来,但是正是因为如此,他们还要在折冲府内待上一旬时间,等到所有人都“恢复”正常了,才可以归家。

    对外的说法是等封赏,实际上杭州府早就把封赏发了下去,就在折冲府都尉苏明启程的时候就发给了府兵家里。

    以武立国,没人希望有悲剧发生。

    都尉苏明是一步步靠着苦劳在职官这个体系中爬上来的,没有策功,考得只是苦劳,看似作为都尉,实际在军中还真没有小自己十几岁的苏策地位高。

    所以一路上对苏策也很客气。

    回到折冲府后的一天,苏明和一位兵部来的吏员交接好了文书,从此之后苏策就不归折冲府管了。而是归于兵部调用,不过一般来说没有大战或者空缺的军职,空闲的时间就是关起门来过自己的日子。

    一旬时间转瞬即逝,其他府兵回家等待下一次调用,或者被安排到禁军或者州府中。

    苏策穿着自己的甲胄拿着自己的武备告别都尉苏明,此时的苏策早已经是归心似箭,名和利都有了,他现在只想回家。

    隆盛九年九月离家,到现在隆盛十年十二月,寒冬腊月,南方的湿冷让骑马的苏策身体凉透了,但是回家的渴望让苏策免疫了寒冷。

    这些天苏策也通过苏明了解到了自己的封地,有些特殊,并没有封在户籍地,而是封到了长安万年县的渭水旁。

    这让苏策有些头大,这也意味着苏策过完年就得举家搬去长安。

    离家越近,苏策就越是心急,恨不得马上见到自己的家人。

    腊月的南方还有绿色的点缀和北方的荒凉相比,苏策更喜欢这样的风景,毕竟这里是他度过了童年少年时代的地方。

    离开家的时候,苏策嘴边的胡须都没有长出来,现在也开始苦恼自己留不留胡须了,比起一脸美髯,苏策还是喜欢干干净净的下巴。

    苏家在余杭地区是大族,苏策家只是一个偏支中的偏支,但是立下功勋,授了爵位,苏家族长也要给面子迎接苏策回家,这是礼。

    单人独骑,苏策赶到了生养自己的小村庄。

    源源的看着一群人堵在路上。

    距离越近,这群人的面孔就越清楚。

    离家游子今日归,

    高堂双亲问前程。

    乡老唱功扬威名,

    名利不如家乡语。

    苏策下马,自有族人帮着卸下盔甲,族长九问扬家名。

    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在同村府兵羡慕的眼神里,今天的主角就是苏策,但是苏策却羡慕已经回家的同村府兵。

    他还有走完整个流程,苏老爷子今天大摆宴席招待乡党和族中来人,族谱上已经把苏策这一支放到了主族一房,这些都是爵位带来的。

    直到中午苏策才迈过火盆回了家。

    中午,族长作陪,苏老爷子今天笑的比这两年笑的次数都多。

    吃完午饭送走族人,关上家门,苏策和双亲妻子四人,围坐火炉旁,苏策这才交代了这一年多的经历。

    听到苏策轻描淡写的讲述边关的生活和战场的战况,苏老爷子眯着眼睛看着自己这个独子,哪里不知道这孩子是在骗人,但是却没有拆穿。

    苏老爷子年轻时候那也是府兵出身,不然哪能有田地放租,过着地主老爷的生活。

    边关上的事情还是不让妇人知道为好,不然哭哭啼啼的还要自己哄。

    直到听到苏策说封地封到了长安,苏老爷子这才睁开了眼睛。

    “策儿,你这怕是被兵部收录了。”

    “收录?爹,这是什么意思?”苏策有些不解。

    “傻孩子,兵部收录都不知道,也对,这话也没人给你说,但凡被兵部收录,那是当做将种去养的,现在的军中大将年轻时那个没有被兵部收录,专心栽培,这是有军中大将为你做了保,你想想军中有没有哪位大将和你有过接触?”

    苏老爷子年轻时候做过一位都护的亲卫所以知道这回事情,但是兵部收录一般是保密的,毕竟这关系到大乾军队的指挥权,所以即便是知道了也不能放在明面上。

    而要想成为将种,就必须有军中大将做保,这做保可不是仅仅做个保证,还要用时间去栽培,兵法,武艺,谋略,每样都不能缺。

    苏老爷子知道的也只是只言片语,毕竟这只是军中上层的游戏规则。

    苏策封爵,封地不会封在本地这一点,苏老爷子知道,这是避免地方大族做大,一般都是异地封地,但是封到长安,还去了职官,没做后续安排,这些线索才让苏老爷子响起了年轻时候听到的只言片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