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崛起烽燧 >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长安渭水封地
    过年,苏家很热闹,来了很多亲戚和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朋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来者是客,苏策疲于应对。

    周围十里八乡的都知道苏家要去长安了,苏策还是个开国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这样的想法很多人都有,但是苏策一个都没有收。

    原因很简单,信不过。

    苏家人少,这些人赶着凑上来,为的可不是效忠苏家,为的是一个在长安“施展抱负”的机会。

    上次苏家族长过来又是操办,又是上族谱的,为的也是机会,苏策也只是应下了,以后有人去长安求学可来苏家。

    至于说带人,苏策直接拒绝了,落得个生性凉薄的骂名。

    苏策很早就明白一个道理,志比天高,命比纸薄。在杭州一个开国县伯很大,在长安那样王公遍地的地方,一个开国伯,怕是连圈子都进不了。

    与其带着这些野心勃勃,以后不一定闯出什么祸事的人,引来家破人亡,还不如在一开始拒绝。

    也有人求到了苏老爷子头上,不过苏老爷子也只是打着哈哈,还提前给苏策交了底,就一句话:“没有同生共死的交情,谁也不要用。”

    这句话也点醒了苏策,烽燧堡的那些兄弟都有官身,苏策叫也叫不来,但是决战领军作战的那些骑兵,却有人过得并不好。

    苏策有今日哪里敢忘那些跟着他一往无前冲阵拼杀的同袍。

    一封信,五千里,一个半月时间到了定北都督府,李寂帮着联络了一下。

    到了四月底,苏家来了一队骑兵,说是骑兵,但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些人的身手或多或少都有些不灵便。

    苏策要的不是精骑,就在当初那些跟着他冲阵的人选出来的。

    虽然这些人也能用,但是带着后遗症的这些人,那个还能上战场?在旁人眼里就是最差的选项,但是在苏策眼里这些人就是他最信任的人,因为这些人曾经义无反顾的把自己的性命交在了他手上。

    苏老爷子本来审视的目光,在苏策与这些人开怀畅饮的笑声中消失了。

    他知道儿子这是真的痛快了。

    苏策见到这些人的时候,眼眶里面都是眼泪,一封信,这些人就来了,同时他们也让自己的家人去了长安苏策的封地。

    二十骑,受过伤的怎么了,我养,别人嫌弃他们,苏策不嫌弃。

    这次大战后,封爵者人数二十多,但是其他人都挑的精兵,只有苏策没有去找那些精兵,找的就是这些伤兵。

    很多人都在背后嘲笑苏策不懂事,不找些精兵,但是面上那个也不敢说个不是,都得竖起大拇指夸苏策照顾同袍。

    等到这些举家搬迁,几乎掏空了苏老爷子攒了十几年的老本。

    走走停停到了隆盛十一年六月初,苏家才到了长安地界。

    天子脚下,蛟蟒缠生。

    小家小户的人,第一次到了长安就是繁华的国都盛景迷住了眼睛。

    八水环绕,千舟扬帆。

    这是帝国疆域的中心,也是帝国政治军事文化荟萃的中心。

    在震撼人心的力夫号子声下,一船船从南方运来的稻米物资从城外码头运上岸,骆驼,驽马,骡驴拉着板车将长安城需要的物资从九门运入,分流到各个坊市。

    皇城坐落在长安城的正北方,宫城环绕在皇城外围,占据了五分之一的长安城,剩下的地方是外郭,也就是常被人提在嘴边的长安城。

    长安城对于苏家人来说是一个陌生的地方,这座城太大了,东西宽十八里,南北长二十里。

    难怪南衙十六卫总是喊着不够用,当然这也是因为十六卫中还有四卫分别为左右监门卫,左右千牛卫,左右监门卫负责守卫京师诸门,左右千牛卫负责皇帝的仪仗。

    其他十二卫才是中坚作战的力量。

    一座城池的防卫,可不仅仅是城墙,还有街面,长安本就是大乾龙兴之地,即便是现在还依然有着抹不掉的军城属性。

    一百零八坊,每一坊都像一座小型的城池。

    城中道路宽阔,六丈高的巨型瞭望塔一里一个,星罗棋布。

    瞭望塔,坊门,城墙,城门处处都需要防卫。

    所以南衙十六卫看似人多,但是也只有一半人在位。十二万人洒进长安城溅不起多大水花。

    北衙禁军也叫天子六军,羽林﹑龙武﹑神武各两军。

    南衙北衙相互穿插守卫皇城,宫城。

    苏策一行人直奔苏策的封地,就在渭水旁,实封一百户,只是苏策到了之后才发现,这哪是享福。

    户部和兵部的吏员在苏策来之前,就带着苏策食邑一百户到了苏策的封地,真真只有一百户,每户一人那种。

    年龄都还小,看着户部和兵部的吏员们带着甩掉包袱,一脸轻松的笑容离开,苏策的脸都黑了。

    苏策现在都想不要这个爵位了,这哪是爵位,这是要坑死苏策呀。

    四五岁的娃娃,这叫一丁?

    最小三岁,最大的也只有十二岁,连成丁都不算。

    大乾十五成丁,这些娃娃就是苏策的食邑。这是挖了一个能把苏策活埋的大坑。

    苏策两世为人,还是头一次被坑的这么惨。

    不过,也不能怪户部坑他,谁让他家里没有权势,再者,还来的那么晚,年龄大点的都被挑走了。

    索性还有二十个亲卫家人帮衬着,不至于苏家四口人带着一百个娃。

    虽然在这上面坑了苏策一下,但是在其他方面却没有坑苏策。

    一座坐落在长安城的伯爵府,一百户一年的口粮,这些可是实打实的给了苏策,兵部还给了苏策这半年的俸禄,一堆铜钱。

    这里以前是一个村子,村里的人都被长安县衙迁到了长安城里面,把地方腾出来留给了苏策。

    亲卫的家人把小村庄收拾的很干净,房子挺多的,能看出来这里以前是一个二百多户的小村庄。

    其中以前地主家的那套院落苏策一家住,亲卫们也都挑的苏家家周围住着,当然每家每户现在都塞着一堆小孩子,有亲卫自己家的,也有府兵遗孤。

    “阿郎,很晚了,睡吧!”

    “你先睡吧,我想会事情!”

    空荡荡的房间,苏策看着在土炕上铺着毯子睡觉的妻子,心中无限悲凉,这也叫伯爵。

    家中连点家具都没有,这时候苏策想起来自己在长安城里面还有套伯爵府。

    小三百口人住进伯爵府也不是不可以,苏策却不愿意。

    苏策两世为人,现在冷静下来后,发现这是有人要给自己一个下马威。

    府兵同生共死,但是上层呢,要真是铁板一块,那现在的皇帝就睡不着觉了。

    长安的水很混,苏策提前都做好了准备,但是苏策没有想到水混的同时,还很深。